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战争 > 景王传奇小说

景王传奇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战争

作者:南门玄铠

时间:2020-09-14

小说简介

战乱前夕的大陆,频临碎裂的景王朝。宫廷黑幕,迷雾重重。  野心勃勃的将军,姑息养奸贪大的执政,诗和远方求活的平民,四面烽火的义军。  兵临城下城下,哪一位英雄提刀跨马,主将征战,谁来保护好岌岌可危的王朝。  到底是红颜倾国,宁爱美人莫知江山;但是江山千里,下首第一员大将就是自己的义子周一都,这个人本姓王,因为从小兵到伍长,从伍长到百夫长,百夫长到旗将,旗将到骑马统军,再到都将外人以为是耍的一手好枪,其实都是周天朔一手扶持而上。条件就是拜周天朔为义父,做周家的好狗。第二员大将周天幽穿的一身黑色重甲,胸前两片护心镜磨得锃亮,两手不停揉搓,紧张的手心泛出黄汗,本想蹭在胸甲上,又怕脏了护心镜,只好偷偷的抹在屁股后面的棉袍上,就见那棉袍也已经泛黄,看得出也不止一次了。。……

《景王传奇》情节预览: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而这聚宝台经过多年的不断改进各项硬件都分外完善。内里第一层是侍卫休息室以及后勤的洗衣做饭各项用品的各个部门,第二层是各部门办公值班室,而关键的第三层则是执政处的办公室和会议室。这聚宝台陈设装饰倒没什么可称赞之出,就是其中大部分房间地板中央设管道直通最下面的供应室,夏天供冰冬天供碳,可保证整个聚宝台冬暖夏凉仿佛就是空调一样。

  赵彤等着亚特出了门才问起欧阳辉来:“嘿嘿,欧阳执政,听说亚特执政在东方几个州的丝绸生意都被你把住了。进货都要去你的丝绸行,是也不是?”

  留玉仗剑大喝:“谁敢投降!!”全关士兵唬的无人感动。留玉知道即使唬到一时也熬不过今晚了。当即发令,“原马夹官驻军在前,其他士兵在后,出关死战!”那些驻军没法,稀稀拉拉的发声喊,冲向叛军,留玉却只派出一半手下士兵作为督战队在驻军之后出关。

  执政会议上,七位执政对此意见颇为一致:出兵。然而关于其他方面,倒是多不一致。马老儿缩在执政椅上,先开始照例的议会觉,反正年纪大了,懒得管这破事。亚特坐的笔直,漠然的看着其他几个老头,“这次西海州叛变,我管辖的中央禁军自然负责平定。不过,这个装备、粮草、马匹、车辆是不是该给足一下?”

  城墙上的士兵都大惊失色,留玉面色严肃,站立不动。而黄默本是西海州的军官,赖留玉的手段,巡查又严才没有开门投降。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指挥手下准备开门。这时就见剑光闪出,黄默人头已经落地。

  下首第一员大将就是自己的义子周一都,这个人本姓王,因为从小兵到伍长,从伍长到百夫长,百夫长到旗将,旗将到骑马统军,再到都将外人以为是耍的一手好枪,其实都是周天朔一手扶持而上。条件就是拜周天朔为义父,做周家的好狗。第二员大将周天幽穿的一身黑色重甲,胸前两片护心镜磨得锃亮,两手不停揉搓,紧张的手心泛出黄汗,本想蹭在胸甲上,又怕脏了护心镜,只好偷偷的抹在屁股后面的棉袍上,就见那棉袍也已经泛黄,看得出也不止一次了。

  其他几个执政也不说话,低着头,耳朵倒是竖着的。

  里培华:“两位开完会没什么事,要不去我的媚春楼放松放松?”

  景源倒是准备散会,童双钱却拽着欧阳辉说:“欧阳执政且慢!听说南部各州收的钱有点多,铁甲军军纪貌似也不大好。那边的种田的穷光蛋貌似最近不老实啊!”

  等这些将官都走后,只剩下几个嫡系留下。周一都便问:“义父,我们这样干,京师的大军如果前来征讨,”伸出食指往上指了指“京师那人真能保我们,那几个执政真会放过我们?”周天幽闻言,上前把住周一都的左手,用力一推:“你小子怎么搞的,什么都不知道!这次造反就是要把那人推上去。只要那人上去了,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那几个当执政的老东西早让大家看不惯了!”

  其他的赵彤,里培华,童双钱倒是没说什么,反正不关他们的事。西海州叛乱就属中央禁军最近,当然就是亚特的事了。

  周天朔哈哈一笑,扔出将令牌:“诸位兄弟,现在各自速速率领所部往州府集结。各处驻军有不从者,定斩不饶!”

  然而第四都的都将马瞎子居然没来,周天朔不禁大怒,一巴掌拍的虎师椅颤的左右摆,下面诸将吓得浑身一抖,周天幽连汗都不敢擦了。就见周天朔坐起身,瞪着传令兵就问:“第四都的人呢?怎么没来?你怎么传的令?我不是说了,死活都要骗过来吗?你小子是不是偷懒逛窑子去了?”

  西海州州府,周天朔看着座下两列将官,兴奋的全身带劲,似乎所有的骨骼、肌肉蕴含的力量能撕开一头牛,动一动就能把这大厅震碎,连空气都和勃勃的野心一起跳动。

  会议结束,众军官有说有笑的走出白虎堂。亚特看了看风如玉的背影,给角落里的黑影使个眼色,就见那黑影转过角落便不见了。不远处就见一个怯乏的后生远远的跟上了风如玉。

  如此场景帐内这些将官哪敢有异议,都低着头拜伏不已,只会说:“唯长官之命是从!”这周天朔哈哈大笑,也拔出剑来说道:“既然各位将官都同意,那么我们就在此歃血为盟,约为兄弟,同谋反,同富贵!”然后划开一个小口,“天神在上,在场诸位同甘苦,共富贵,有违此誓,天诛地灭,鬼神不容!”话已及此,众人无奈,纷纷起身,也拔出刀来划开手掌,齐声发誓。周天朔看着这群轻而易举收拢来的“兄弟”,心中畅快,这时那李授统领向前一步说道:“将军,这第五都的留玉和第六都的留铜是从京师调过来的,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加入我等义军。而且我们西海州兵微将寡,如何才能抵挡的了朝廷大军的征讨?”周天朔微微一笑:“现在叫大哥,李授兄弟不必担心,那留玉所部已被我分开包围在西部各关隘,连门都出不了。而那个留铜初来乍到,刚调遣过来,我前日得探马报告他们已到两关道。而我早已在那里布置好伏兵。另外,西海沙漠的浑天黑和北边的马帮,南边的曹十七以及西海州内大大小小的匪寇都已经被我收编,这些人数足够我扩充两个都的兵力。我西海州,虽百姓寡少,士卒不都,但民风粗犷,五万精兵可敌那京师二十万老爷兵。有何可虑?!”

  等浑天黑砍翻最后一个督战队的时候,才发现马夹关已经成了空城。。。。

  周天幽虎目一瞪,众将官无不胆怯。这边周一都也拔出刀来大吼一声:“左右护卫何在?!”只见两边屏风冲出大群卫士,齐齐拔出刀来:“周长官所言甚是,我等都听周长官号令,若有不从合当齐力诛杀!”又只听见帐外雷鸣一样的声音,震耳欲聋,齐声大喊:“反了!反了!反了!!!”

  那些马夹关驻军不过害怕留玉手段,等刚与叛军相交,便大都投降。后面的督战队便倒了大霉,本以为反正已无生路纷纷死战,誓死保卫留将军。哪知道留玉带着剩下的士兵从南门逃进狂沙山脉之中。

  冯正义倒是看风如玉更不顺眼了,提议说起来冠冕堂皇,反正主帅肯定不会同意放假的,正好收买人心,一分钱没花还落得做好人。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军事战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