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战争 > 侠客朝堂小说

侠客朝堂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战争

作者:山海传说

时间:2021-07-21

小说简介

锦衣督武,侠客朝堂。波澜不惊了二十余载的大周在这个严冬时节因太子的死而泛出了波澜,这是一个耐心的等待许久的契机,为那些含冤而死的的不愿逝去的灵魂。一介布衣,彼岸麻烦缠身,十年迈尽少年心。他在西北的风雪之中,缓缓地拨剑,这一刻,锋芒惊世!这时,伙计已然注意到了黒袍人在烛光下的影子,明白来人不是鬼,可是仍然对黒袍人的诡异心存畏惧,他缩在柜台后怯怯的回道:“这位客官,小,小店已经打烊了,您有什么事儿,还请明日再来吧。”黒袍人不语,只是默默地侧身对着伙计,兜帽下的脸庞在摇曳的烛火下晦暗不明,伙计僵着脖子,双手抠着柜台,眼珠子直往后瞟。……

《侠客朝堂》情节预览:

  “哦?这是为什么?”

  这时,伙计已然注意到了黒袍人在烛光下的影子,明白来人不是鬼,可是仍然对黒袍人的诡异心存畏惧,他缩在柜台后怯怯的回道:“这位客官,小,小店已经打烊了,您有什么事儿,还请明日再来吧。”黒袍人不语,只是默默地侧身对着伙计,兜帽下的脸庞在摇曳的烛火下晦暗不明,伙计僵着脖子,双手抠着柜台,眼珠子直往后瞟

  长江水自建康城的西南角被引入,最终汇去秦淮河。因为连年战乱又是新都,驰道废弛。建康的物资大都从水路进城,所以水运繁荣,也自然吸引了众多贫民在河流入城处聚集讨生活,形成了一片鱼龙混杂之地。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父亲有所不知,自战国时期陶朱公发明法烛,历朝历代冬日大雪封山,薪柴短缺时都是用此代替木柴,究其原因是因为法烛价格低廉,制作简单。但今年,儿子原以为情况会有所不同。“

  两人一路无话,一走出赤脚巷,一辆普通的马车便在他们面前缓缓停下。一个十七八岁的布衣少年掀帘而出,少年五官端正,眉目清晰,与晏左成十分相像,而眼睛却是清澈灵动像极了晏平江。毫无疑问此人就是先前二人提到的晏明德“拜见曾祖,父亲。”晏明德搀扶晏平江上了马车,晏左成紧随其后。三人在马车坐定后,马车开始缓缓前行,晏明德则从柜子里拿出了二条白腰带,分别递给二人。“御旨百姓服丧三日,百官服丧三月,曾祖和父亲贵为丞相和户部尚书理当配上。”

  ”来啦,来啦。“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不是说了,打烊关门么!怎么还往里招呼?“话音一落,内侧的布帘便被人掀了起来,一个身着褐色皮袄的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搓着双手走了进来,他上来就对缩在柜台的伙计一顿骂

  “阁下的答案要死的,还是活的?”黑袍人的呼吸明显一滞“活的如何,死的又如何.“

  离开茶摊,老人问自己的孙儿”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中年人闻言眉宇间焕发了神采”这件事孙儿一早就在调查了。“

  ”扔了。“

  ”晏平江,是你不懂,百姓是国家的根基,你保世家就是在亡大周。“这一道熟悉清脆的声音突然在晏平江的脑中响起,他心道”我懂的,只是你太急,太急啊。“

  古来不见青史,

  却说另一边,张掌柜回到内堂,黑袍人身上的黑袍几不可见的抖动了一下。“如何?”张掌柜扫了一眼桌上他杯中丝毫未减的茶水,微笑道“自然办妥了,只是在给阁下答案之前我尚有两个问题要阁下答复。”

  这是一个注定不会被载入史册,但却一定会被百姓口口相传的清晨。冰封的河面上笼罩着轻纱似地薄雾,沐浴着清晨的第一缕霞光,两艘巨大的破冰楼船缓缓驶来,旗杆之上飘动着的黑幡在薄雾之中隐约可见“饮烟”二字。都城还在沉睡,楼船之上,有人撞响了铜钟。一连三下,声音浑厚像波纹一圈一圈荡向远处,唤醒建康,涤散晨雾。一个身穿褐衣,腰系白带的老人缓缓收回附在钟上的手,回到船舱。旁边的中年大汉,上衣被褪系腰间,露出了肌肉虬结,鼓胀的上身。他将手中举着的一人高的大钟轻轻一颠,像喇叭一样双手捧着,颈项和额头青筋迸出。

  “孙儿…………“”行啦,知道你笨。“中年人噎了一下,面色尴尬。

  ”饮烟山庄庄主,沈云朝。“

  ”西北饮烟山庄最近十年重新崛起的西北势力,掌握着西北与关内外的所有贸易。庄主名叫沈云朝,二十一岁。不过这个沈云朝一向神秘,做事低调。“老人呆了一会,长叹一声,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三日后,冬日里难得的艳阳天又是年后,街上行人躦动。建康的街道大都平直宽阔,房屋商铺秩序井然。但,除了一个地方,建康城西北角的赤脚巷,九曲十八弯的阴暗窄道,层叠相错的竹棚,就像是建康的另一种黑夜。这里聚集的都是最底层的百姓,三教九流,是连鞋都穿不起的船工的集聚地所以得名赤脚巷。当然,你不可能要求连温饱都成问题的居民去注意居住环境。狭窄的青石板路上流淌着融雪混合了牲畜粪便和各种脏东西的腐臭黑水,一个身穿布衣中年男人不自在的踮脚躲避,修剪得宜的眉毛扭曲在一起,脸涨的通红,窘迫的样子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他紧跟着同样身穿布衣的老人,老人脚踩一双草鞋,裤脚挽起,在黑水中闲庭漫步似的行走,全然不管身后的人跟的有多狼狈。老人走进路边的一家茶棚,中年人紧随其后。茶棚很热闹,十多人聚在一桌叫嚷,其他地方反而比较空,老人随便找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半天没人来招呼,老人抚须含笑的看着茶倌凑在热闹的那一桌,并不介意。可一旁的中年人介意,他何时被如此的怠慢过,他使劲的在桌脚蹭鞋,老人感觉到了桌子的震动,侧首淡淡的瞥了中年人一眼,只一眼,中年人就立刻僵住了,半晌,他才嗫喏道:”爷爷身份尊贵,何苦来这种地方。“

  阁中自有乾坤。“

  “它已经是了,明德你是不是还有话没说。”晏平江依旧没有睁开眼睛,神色平静难辨喜怒

  ”算了,也怪我,当初没坚持将你留在身边。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当官做人,别给我晏家惹事就行。“

更多

章节目录

我的侠客同人堂在哪  我的侠客贡献堂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军事战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