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战争 > 朱梓本纪小说

朱梓本纪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战争

作者:朱梓铮铭

时间:2021-04-04

小说简介

从贵族到平民,在战火中的成长,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最后成了君临天下的帝王。他像黑夜里的一只孤狼,深幽的而坚定地的目光一直在找寻幽暗的尽头,位极人臣他不需,荣华富贵他嗤之以鼻,他只要你记忆中的那个背影。寒潭岭是一个背靠百断山的土山,由于它很长,像一个堤坝,在百断山前绕一个弯后,在百断山下形成一个像西的扇形开阔的平原,正对西面平原是一片从百断山延伸下来的山岭一直向北与寒潭岭相接,形成一个阶梯形的断层,这段山岭被称作北岭,再向西北就是寒潭岭在纵深了,绵延近三百里,途中又有很多枝枝杈杈似的山岭。在百断山前的弯里有一个潭水常年冰冷彻骨的水潭,它汇集寒潭岭上一条小溪的水,因此这片山岭得名寒潭岭。。……

《朱梓本纪》情节预览:

  大地剧烈的抖动起来,隆隆的响声如闷雷一般,望着远方铺天盖地而来的西蛮军,朱毅举起的右手毅然向下一挥,顿时一片喊杀声漫卷着赤红的海啸从岭上向西蛮军扑去,隆隆的马蹄声震得细碎的山石向山下滑落,第三、第七重骑兵团速度慢慢的提升,等到岭下时就达到了最大冲击速度。两翼的第四、第六、第五轻骑兵师团呈扇形分布在重骑兵两侧,远远地看上去就像一只血红色的巨弓带着滚滚烟尘向西蛮军扑去,这时西蛮军也变换了阵势,两翼的轻骑兵忽然加速向中间靠拢,形成一个巨大的弧形,然后一直加速,渐渐的形成一个U字形的战阵,在中间的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西蛮最引以为傲的重装甲骑兵。西蛮人打的算盘很明显,就是把赤骑军的两翼轻骑兵和重骑兵分开,然后由人数和装甲上占优势的重骑兵一举冲毁赤羽军的重装甲骑兵,然后再用重骑兵去屠杀赤羽军的轻骑兵。重装甲兵是决定一场战役的根本所在,一旦重装甲骑兵被摧毁,那么轻骑兵在对上敌军的重骑兵时就是被屠杀命运的开始!朱毅看着战场上的变化,在两军快要接触时那双尖锐的眼睛突然精光一闪,随即命令旗兵打出旗语:左右两翼向两侧避开西蛮军,中军分两路避开西蛮中军,冲击两翼敌军。当旗语打出的瞬间,姜哲担忧的说:“元帅!”“无妨,军师。”“不!元帅!这样做太冒险!那只是为撤军时准备的,挡不住西蛮人的!”当朱毅把中军让出来时,姜哲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姜哲平时都是古井无波的,在赤羽军之前的战役中不管情况如何,他总是面带微笑的,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面对十万大军的直接冲击,任谁都不能再淡定了。“无妨!军师,让人准备吧。”朱毅淡淡的说道。姜哲看着像石雕一样的朱毅,终是没有再说什么。朱毅的战术一向以变化莫测出人不意闻名,因此当赤羽军的战阵突然改变,西蛮军两翼在遭受一边倒的屠杀后出现了一阵恐慌,不过在看到赤羽军中军以及两翼都空当时,西蛮军的恐慌顿时被兴奋的嚎叫代替了。刚刚第一次的较量中,赤羽军直接退让,重骑军并没有和己方的重骑兵直接对抗,只是给两翼轻骑兵带来的损失严重了一些,六万轻骑兵在一次冲锋后只剩下四万多骑,而赤羽军的重骑兵也只是伤亡几百人而已。但是只要冲到赤羽军的后方,任何损失都是可以接受的!凭借着重骑兵的冲锋,在赤羽军后方不管遇到什么抵抗都能轻易粉碎,这样以来此战赤羽军就必败无疑!所有的西蛮军都在兴奋的往前冲,希冀能拿到赤羽军高层的首级,然后封官加爵,荣华富贵。但是他们没想到,在前方等待他们的不是荣华富贵,也不是封官加爵。而是整个西蛮人的噩梦!

  寒潭岭下一点赤红带着滚滚烟尘向着岭上奔来,直到朱毅身边才回旋勒马翻身下来,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了一个军礼道:“主帅!前方六十里发现敌袭!率众十万!”这是一个斥候。朱毅没有回头,双眼依旧看着前方。“是谁的旗号?”在朱毅身后副帅郭义问道。“敌人打的是金乌旗!”“是西蛮人的游骑兵,哈尔吉还是和北狄联手了。”军师姜哲说道。这时斥候还礼退了下去。“军师,人送走多长时间了?”朱毅问道。“快三个时辰了。”姜哲平淡的回道。“可以了,传令!”(众将抱拳行军礼)“命郭义北线总指挥阻击北狄!”“得令!”“命骑军第一、第二师团绕过北岭协助步兵第一第二第第五师团阻击北狄!”“得令!”“命第三、第六重甲兵师团向北岭防线靠拢,协助防守!”“得令!”“命第三、第七重骑兵师团中军迎战西蛮!”“得令!”“命第四、第六轻骑师团右翼迎敌!”“得令!”“命第五轻骑师团左翼迎敌!”“得令!”“第八近卫骑兵师团、第七、第八预备役原地待命!”“得令!”望着领命离去的众将朱毅的眼中闪现出一抹果决的精光,然后又恢复平静。“这次西蛮人和北狄人精锐净出,看起来是想吃尽我们啊。”姜哲说道。“就凭他们?”朱毅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说:“他们的胃可装不下我朱毅!”“哈尔吉把骑兵从西线尽数调出来,看来西线的袁庆可能退回嘉峪关了。”“从嘉峪关到这里,中间隔着百断山,如果哈尔吉从嘉峪关调兵到这里,就必须绕过百断山脉,再经过腾格里草原,路程至少三千里,就算他们日夜不停的赶路至少三天才能赶到,我们两天前才从克里多草原撤回来,哈尔吉再厉害也不可能提前知道我们会撤到寒潭岭,况且希尔曼也只是将我们困在这里,并没进攻。”“这样看来,哈尔吉和希尔曼计划很久了。”“可不止他们两个人!”朱毅突然严肃的低喝一声。“嗯,萧太师可是视我们为眼中钉呢。”姜哲淡淡的说道。“哼!想除掉我朱毅的人多如牛毛,不过到现在我依旧活着!那个老匹夫想除掉我们,那我们就陪他好好玩一玩!”朱毅的眼中散发着丝丝寒意。这时,西蛮的军队已经可以看到先头部队了,金乌旗在夕阳下不停地折射出刺眼的金光。

  当西蛮军冲到岭下时,突然从上岭上滚下一块块巨石,轰隆隆的向岭下直冲过去。随着西蛮军冲锋的布鲁索统领看到巨石后,心中猛然一惊,虽然这些巨石不能对西蛮军造成多么大的阻拦,如果想用这些巨石来破奔袭而上的西蛮军,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况且巨石并不是太多。骑兵的高机动性在巨石还没有冲到军中就可以避开巨石,但是赤羽军的历来战绩以及朱毅战术的出神入化和擅用奇兵的传说让布鲁索不敢轻易认为赤羽军会用这么愚蠢的方法阻拦他,随即他命令全军散开。但是就在西蛮军开始分散开的时候,布鲁索终于看清楚哪些巨石的真面目;这些巨石是姜哲以防万一为撤退时准备的,时间仓促也没有准备多少,但是姜哲命人用数十股藤条将巨石两个两个的拴在一起,中间留出一段拧在一起的藤条,同时在藤条中插满削的尖利的松木棍,这样如果在正面冲击西蛮军的骑兵就能对西蛮军起到极大的杀伤力为撤退争取时间。这时西蛮军都在极力的避开巨石,但是当他们看到巨石中张着獠牙翻滚的藤条后,顿时肝胆欲裂,不少人破口大骂:“汉人!****你祖宗!!”这时姜哲看着开始慌乱的西蛮军心中略略松了一口气。西蛮人生活在腾格里草原南部,西蛮人的领地向南和西秦接壤,向东是百断山脉但是有一段和大汉接壤,北边就是他们的世仇图雅人,西蛮人靠放牧营生,又特产天马,因此西蛮军的骑兵相比天下任何一国的骑兵都要强悍的多。西蛮骑军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缺少系统化的训练,只有从实战中锻炼,其他时间士兵就卸甲回家变成牧民,所以西蛮人打仗大多数靠的是军队人数和马匹的优良优势取胜,但是这样的战术在赤羽军面前可是讨不到一点好处的。姜哲主要照顾了西蛮人的重骑兵,重骑兵相对轻骑兵来说机动性差了很多,就算西蛮重骑兵避过巨石,他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避开藤条。这时在山岭的半山腰出现了滑稽的一幕;西蛮军的两翼像决堤的水一样散开,但是中军却在缓慢的像两边分散,在坡度不算低的山腰上西蛮军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在巨石冲到西蛮军中时,顿时人仰马翻。布鲁索看到军队被巨石冲散,而且重骑兵也被阻拦下来,在这山坡上很难再发挥作用,这时如果赤羽军的骑军反冲锋过来,那么他们面对的就是惨败!所以布鲁索当机立断决定破釜沉舟,他命令重骑兵向山下冲锋,应对赤羽军的反冲锋,但是巨石裹带着的藤条已经冲进了重骑兵中,西蛮的重骑兵虽然有着精良的装甲但是在巨石和藤条面前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一旦被藤条卷到,那么一身重甲就成了了累赘。布鲁索望着回撤的重骑兵,然后猛然转身带着三个万夫队剩余的人马避过翻滚而下的巨石直冲朱毅所在的方向,只要拿下赤羽军的主帅,夺下帅旗,就能打破赤羽军的斗志,那么这场战役就没什么悬念了。但是朱毅显然不打算让他的如意算盘打响。这时避开西蛮军的赤羽军骑兵已经调转马头开始向西蛮军冲锋了,布鲁索似乎也感觉到赤羽军的骑军正在向他们冲锋,率领着部下拼命的向山岭上冲。朱毅看着战场的变化,从卫兵手里提起自己的赤王枪,抖了一个枪花后,右手提着赤王枪,枪尖对地大喝一声:“冲!”然后率先向岭下冲去,顿时第八近卫骑兵师团、第七、第八预备役骑兵师团铺天盖地的随着朱毅向下冲去。西蛮人的军建制度和赤羽军的不一样,西蛮人的万夫队相当于赤羽军的一个师团,但是西蛮的万夫队的人数比赤羽军的一个师团满编制一万五千人要多两千到五千人。尽管刚刚西蛮军在赤羽军的重骑兵面前吃了一个大亏,但是并没有大伤元气,战斗力不可小觑。赤羽军近卫师团身经百战和重骑兵一样都是赤羽军的王牌军队,有碾压西蛮轻骑兵的战斗力,虽然人数上差距很大,但是只要他们能缠住西蛮军的轻骑兵,等岭下的赤骑军冲上来,那么这场战役胜利就没有多少悬念了。朱毅一马当先,将西蛮军射来的箭矢用赤王枪挑开,对面的布鲁索也在用他的精钢双鞭格挡着赤羽军射来的赤翎箭,精钢双鞭散发着深紫色的光芒,那是鲜血长期浇灌形成的,一看就知道死在这幅双鞭下的人不计其数。持续了十几秒,两人终于碰撞在了一起,朱毅的赤王枪上来就是一个横扫千军,布鲁索来不及反击,用双鞭在身前交叉着格挡了一下,顿时迸发出一串耀眼的火花。布鲁索心中一惊,朱毅这一枪的力量太大了,把他的虎口都震得生疼,双手也发麻。如果被这一枪扫中,他就是不死也得半残。一招过后,两人错开,分别冲进对方的军阵中开始大开杀戒,朱毅的赤王枪每扫过一个地方就会带起数串血花,艳红的鲜血撒在他的战甲和赤红色的披风上让精钢战甲和披风也渲染上凄美的艳红色。布鲁索也在收割着赤羽军,鲜红的血水让他的兽皮披风也染成鲜红色,他的脸上也竟是浓稠的鲜血,配合着他那长长的络腮胡子,显得更凶残。两人在杀了一会后,像是约定好了一样突然转过身对着对方冲击过去。这时双方的兵士早已杀红了眼,到处混战,当朱毅和布鲁索相对冲锋时旁边的士兵也在途中阻拦,两人赤枪横扫、双鞭乱舞一路杀过来,终于两人交战在一起,赤王枪舞动中带出阵阵赤红色的残影,双鞭也散发出片片黑盲,砰砰锵锵的金属撞击声自两人交战出震耳欲聋的传出来。布鲁索越打越心惊,他之前只是听说过朱毅武艺高强、力可拔山,号称大汉第一猛人,那时心中还有些不服,他是西蛮最优秀的武士,出于他的傲气总想会一会朱毅,这次和北狄人联手就是他在一手促成的。可是现在和朱毅交手时才知道朱毅名副其实了,他的双手已经没有了知觉,虎口也崩裂鲜血丝丝的溢出来;面对朱毅的进攻他一点反攻的机会都没有,只有被动的防御,他心里明白,在这么下去他定然被朱毅斩于马下!这时赤羽军的骑兵团也和西蛮军的重骑兵撞击在了一起,赤羽军冲过西蛮军后又从平原上向山岭冲过来,当西蛮重骑兵退到岭下时速度已经远远比不上赤羽军了,况且西蛮重骑兵刚刚被巨石和藤条摧残过,已经损失将近五千人,四万重骑兵只剩下三万五千多人,虽然赤羽军的重骑兵只有将近三万人,但是在速度上西蛮人已经落下了绝对下乘。重骑兵主要依靠厚重的装甲和冲击速度给敌人造成势如破竹的杀伤,如果重甲骑兵没有了速度,就相当于没了牙的老虎。现在西蛮军就面临着这样的局面,本来绝对的优势被赤羽军的一个滚石打的灰飞烟灭,这让布鲁索倍感懊恼。但是他现在已经无暇顾得其他,朱毅的枪芒已经在他的身上留下十数道伤痕,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就在他苦苦支撑时,岭下两军也在进行惨烈的厮杀,巨石从岭上滚下还没有停下,一直向前冲,这就让西蛮军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后面是巨石和带刺的藤条,前面是冲击而来的赤羽军,这相当于是两面夹击,西蛮重骑兵只能硬着头皮和赤羽军交锋,西蛮军把三米多长的拒马枪平举对着赤羽军,同样赤羽军也用三米多长的赤樱抢平举向西蛮军冲去。刚一照面就迸射出冲天的血花,拒马枪和赤樱枪在钢甲上擦出一串串火花,有的在巨大的惯性下刺透钢甲穿透对方的躯体,然后便是直接对撞,西蛮军像撞在一堵墙上一样,猛然一滞,后面的骑士一个接一个的挤在一起,前方是赤羽军在阻挡,西蛮军的速度渐渐慢下来,然后后面的藤条疯狂的收割西蛮军,前方的赤羽军还在源源不断的冲过来。布鲁索和朱毅对上一招分开后看到岭下的战况时顿时心中在滴血,那可是西蛮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打造出来的啊,现在眼看着就要报销在这里了,布鲁索心中大急,和朱毅的交手也开始慌乱起来。朱毅见状笑道:“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布鲁索看到从岭下飞奔过来的赤骑军以及越来越犀利的朱毅,心知自己逃不过此劫,在挡下朱毅的一招后说:“朱元帅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我布鲁索见教了!不过就算你吃掉我的重骑兵但现在你在我的包围圈里,你的兵力也不可能支撑到你的重甲兵支援!”周围的赤羽军已经死伤大半,被西蛮军包围了起来。“布鲁索?看来你是想拿下我?哈哈哈哈!无知小儿!就是你父亲也不敢说能用区区几万人就能拿我朱毅的人头!今天我就用你的首级送给哈尔吉一个礼物!”“狂妄!”布鲁索不服输的喝了一声。布鲁索是哈尔吉的三儿子,武艺高强,在西蛮足以排前三,但是他预见的是大汉第一猛人号称赤王的朱毅,结局可想而知。不过布鲁索还是挺厉害在朱毅手下坚持一百多回合后终于力竭向包围圈外逃去,这时赤骑军已经快冲上山岭了,可是朱毅没打算放过他,赤红的长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残影穿透布鲁索的后背直接将他从马背上带飞出去,然后死死的钉在地上。西蛮军见到主帅被钉死在地上,顿时阵脚大变,原来的阵势不复存在,士兵开始溃逃,朱毅策马到被钉死的布鲁索身边拔出赤王枪领着剩余的赤羽军杀向溃逃的西蛮军。岭下的战斗也毫无悬念的结束了,西蛮重骑兵被藤条绞下马后就失去了重骑兵的所有优势,等待他们的是赤羽军的全面屠杀,赤羽军在付出将近五万人的代价后,终于把西蛮骑军全歼了。

  寒潭岭是一个背靠百断山的土山,由于它很长,像一个堤坝,在百断山前绕一个弯后,在百断山下形成一个像西的扇形开阔的平原,正对西面平原是一片从百断山延伸下来的山岭一直向北与寒潭岭相接,形成一个阶梯形的断层,这段山岭被称作北岭,再向西北就是寒潭岭在纵深了,绵延近三百里,途中又有很多枝枝杈杈似的山岭。在百断山前的弯里有一个潭水常年冰冷彻骨的水潭,它汇集寒潭岭上一条小溪的水,因此这片山岭得名寒潭岭。

  地平线上扬起漫天的烟尘,伴随着远方渐渐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大地也跟着颤抖起来,这时在夕阳遍布的寒潭岭上,一身戎装的朱毅端坐在他的赤王驹上,夕阳直射在他脸上,晚风吹动他精钢战盔上的赤羽翎,赤红色的披风也跟随着飘动起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在他的后方是一片赤红色的“海洋”!那是赤羽军的精锐,赤骑军。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军事战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