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死亡中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遥远的枪声

第一章 遥远的枪声

吕子健 2021-07-22 14:54:32
着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冯坤看了几眼接听再次提醒,赶快用手背抹了下满是水珠的下巴。  “头儿,什么事儿?”  电话那边,一个沙哑中年人女子的声音缓缓地响了,“情况有变,你赶快去27号地区通知小婉撤走。”  “但是……”  “也没但是!”女子用饱含六点零五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死亡中心

推荐指数:10分

《死亡中心》在线阅读

  沉沦许久的夕阳消失在昏暗的地平线上,冯坤从被窝里懒洋洋地爬了出来,他擦了擦惺忪的眼皮,一把抓起床头放着的闹钟看了下时间。

  六点零五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个时间起床对于冯坤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因为工作的需要,他不得不把黑夜当成白天来过活儿。

  穿衣,洗漱,一把老旧的牙刷恶狠狠地在自己充满腥臭味的口腔里来回搅动着,咕噜咕噜,水龙头被按下,掺杂着血丝的泡沫刹那间被冲刷得一干二净。

  水池边放着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起,冯坤看了一眼来电提醒,赶紧用手背抹了下满是水珠的下巴。

  “头儿,什么事儿?”

  电话那边,一个低沉中年女子的声音缓缓响起,“情况有变,你赶紧去13号地区通知小婉撤离。”

  “可是……”

  “没有可是!”女子用充满威严的语气命令道。

  “是!”冯坤从抽屉里掏出一把早就上好膛了的手枪,关上了门边的电闸,急匆匆就离开了。

  车子安静行驶在306省道上,这条路是整个县城唯一的一条主干道,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可路上并没有同往常一样拥堵不堪,相反却畅通无阻,只是偶尔会从路边的羊肠小道上窜出几辆冒着浓烟的柴油货车向相反的方向驶去。

  冯坤坐在驾驶室,一丝不苟地注视着前方。

  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

  “坤,刚刚小婉那边的信号突然断了……”

  一个急刹,汽车就这样笔直地停在马路中央,纹丝不动。冯坤惊恐地睁大双眼,用难以置信的神情望着安静的马路。

  路灯开始渐渐亮起,而最远处似乎有火光升腾起来,但却越变越黑,最终变成一个密度无限庞大的黑洞,吞噬着一切冰冷的物体。

  为什么会这样?

  夜色愈发浓烈起来,街边的烧烤摊冒出阵阵青烟,混杂着店家参差不齐的吆喝声,让人烦躁不安。

  “老板,来两斤糖炒栗子。”徐以刚扶了扶领口的麦克,冲着冯坤的汽车悄悄走了过来。

  车窗被缓缓摇下,依旧一脸迷茫的样子注视着前方。

  “冯队,查过了,没有任何消息。”

  “我们被那王八蛋耍了。”冯坤一字一句着说道,“小婉可能已经被……”

  “什么!?”徐以刚皱了皱眉头,攥着纸袋的手顿时蹦出几根让人看了触目惊心的青筋。

  “他妈的!现在怎么办?”

  “先上车,回队里再说。”冯坤摇上车窗,踏下油门,重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一间破旧的仓库内此时挤满了人,光线忽明忽暗十分压抑,正中央的一张藤椅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被死死绑在上面。

  “砰!”一桶冰冷的井水狠狠砸了过来,女孩咳嗽了几声,挣扎着抬起了头。

  “你醒啦,可以啊。”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走到正对面的位置,用两根手指捏着一个迷你耳机冲女孩轻声说道。

  “我很想知道,你在我这儿潜伏了这么长时间,就一点儿没害怕过么?”男子转动着耳机,若有所思的说。

  女孩的双眼被散乱的头发遮住,但仍旧掩盖不了她眉宇之间的愤怒。

  “这世界上,只有你怕别人的份儿,没有人会怕你!”

  男子转了转眼珠,露出狰狞的微笑,“哦?不会吧,很多人都怕我啊。”

  “你怕我吗?”男子用枪指着身边一个人问。

  “怕,怕怕……”

  “你呢?”

  “我也怕,大哥,小心走火……”

  男子收回枪,摊了摊手,“你看,他们都怕我,所以你说的显然不成立。”

  “呸,你妈妈那么高尚的一个人,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畜生,老天真是瞎了眼!”说完女孩再次咳了几声,几滴鲜红的血液滴在了雪白的裤子上。

  “我是畜生?”男子用枪口拖起女孩的下巴,“你知不知道,我救过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嗯?”

  “连小孩子的主意你都打,说畜生都是高抬你。”

  男子慢慢起身,用凝重的眼神注视着她。

  “宋先生,化验结果出来了,血型完全符合客户的要求,建议尽早安排手术。”一个穿着大褂、大夫模样的男人拿着一张报告单进了屋内。

  男子的神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他转过头,用一种极其贪婪的眼神盯着面前脏乱不堪的女孩。

  “你们几个,带她先去洗个澡,完事之后送进冷库里,记住千万别弄死了。”

  “是,遵命大哥!”周围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发疯似的抬起女孩冲了出去。

  “不要……不要,啊!畜生……”

  屋子里顿时寂静无声,就只剩下男子和大夫两人。

  “宋先生……”

  男子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还有事么韩大夫?”

  “哦,没,没事了……”

  男子转了转眼珠,对着他轻轻笑了笑,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韩天明摘下口罩,一把瘫在了墙上,头顶的白炽灯泡兀自发着昏暗的光亮,一阵轻风吹来,剧烈晃动着。

  晚上八点,重案组办公室。

  咣当一声,冯坤将自己的警官证重重摔在桌子上,“他妈的!老子早晚剁了他!”

  徐以刚端过一杯刚刚沏好的热茶,“冯队,消消气。”

  冯坤两手叉腰倚靠在桌边,望着他轻轻摇了摇头,没好气地说:“不喝!”

  徐以刚无奈将杯子放在一边,就站在他身旁的位置,“不然我们还是请求特警支援吧?”

  冯坤不停搓着绯红的面颊,好一会儿才传来一记低沉的声音。

  “请?都请人家多少次了,可每次都是扑了个空。”

  窗外的雾气越来越重,快要让人窒息的节奏。

  “这孙子太能躲了。”

  突然心头一惊,冯坤定了定神望向桌子上放着的老式固定电话,转头对一众人说道。

  “哎,对呀?”

  一辆套牌没开灯的奔驰行驶在公路上,男子点燃一根烟,甩灭了手里的火柴。

  “下了高架往左开,咱们绕道回去,路上机灵着点儿。”

  身旁,一辆警车拉着警报呼啸而过,男子狠狠吸了口烟,侧过头哈哈大笑起来。

  九点,车子准时停在了一栋山间别墅的门前,男子走下车,径直走向侧面的一间仓房内。

  按钮按下,巨大的卷帘门缓缓升起,男子轻车熟路地找到开关,屋内顿时灯火通明。

  老旧的大衣柜被一把挪开,背后,一扇迷你的小门映入眼帘之中。

  男子掏出钥匙打开门,一步步走下平缓的台阶。身后,卷帘门再次缓缓落下,待完全关闭后,浓重的夜色便被彻底阻隔在外面。

  树林深处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洁白的月光倾洒在大地上,宁静祥和的景象,一如初春般美好。

  阴暗无比的会议室内此刻坐满了身穿便装的刑警队员,几束光线透过窗帘的间隙照进屋内,散落在遍布灰尘的地板上,投影仪刹那间被点亮,一张巨幅的证件照片被投映在了银幕。

  冯坤揣着一根细细的教鞭走了过来。

  “这个人叫宋杰,是郡城地产公司的老板,六年前因非法集资被判入狱五年,后因在狱中表现良好减刑一年,出来后他投资地产业做了大亨,但境况并不是很好。几个月前我们收到线报,说他参与一起跨国毒品交易,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该活动的组织者与发起者。据目击者称,这个组织的藏毒手段极其残忍,并且行踪不定。我们掌握他大量的犯罪证据后组织了几次抓捕但都未果,经上级研究决定,派遣一支特别行动队配合我分局公安干警成立专案组,以网状方式深入并逐一打击犯罪分子的爪牙,亲信。上级命令我们务必在两个月之内将元凶宋杰缉拿归案,否则所有办案人员就地辞职!”

  “都听明白了吗!”

  天花板上吊着的白炽灯再次亮起,会议室重新归复光明,每位队员将专属于各自的命令文件背熟后转身离去。文件粉碎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张张整洁的稿纸刹那间被抽成细丝,跌落进垃圾箱内,等待着即将被付之一炬的命运。

  “冯队,办公室你电话。”一个穿制服的警员跑到冯坤的身边对他说。

  “谁的?”冯坤一脸愁苦模样地说,不料就在警员跟他使了个眼色后立马情绪大变,门都没来得及关便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被一把推开,冯坤一把抓起桌上放着的话筒,毕恭毕敬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头儿,有什么吩咐么?”

  依旧是那个中年女子浑厚而又低沉的声音。

  “行动都安排好了吗?”

  “照您的指示,都安排好了。”冯坤用自信圆滑的腔调对她说。

  “那就好,不过……”

  “不过什么?您说就是了。”

  “算了。”听得出来女子在电话那头苦笑了几声,“注意安全就是了。”

  “冯坤,谢你了。”

  女子说完便挂了电话,冯坤望了望没了声响的话筒,好久才将它放下。

  “你先出去吧。”冯坤转身对身边的警员说道。

  门被轻轻关上,诺大的房间就只剩下自己一人,冯坤打开电脑坐在椅子上,仿照上级下发的新版文件格式用自己刚刚在台上的发言稿拟定起一份命令出来。

  三环外一家金碧辉煌的私人靶场内,宋杰全副武装,他架起一把巨大的狙击枪于水平台上,一枪一枪扣动着扳机,几乎弹无虚发,潇洒的枪机声引得周围站着的众喽啰连连叫好。

  “哥,人来了。”一个穿着与其他匪徒显然都不同款式西装的男人轻轻走了过来,低声对宋杰耳语道。

  “哦?是么,太好啦!快让他进来!”宋杰摘下防噪耳机,热情洋溢地向门口走去。

  门外,一个微微弓着腰板的男人呆呆伫立着,脸上竟看不见一丝的喜悦之情。

  “文警官,欢迎欢迎,哈哈哈哈。”宋杰张开双臂,一把搂过被他叫做警官的人。

  “这……给你……”男子轻轻抖了抖肩膀,颤抖着从袖口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递了过来,“你要的情报。”

  宋杰打量了下这张纸,轻笑着将它翻开,但只是轻轻扫了几眼便再次合上了。

  “行,知道了,你太辛苦,去见见你的老婆和孩子吧。”说完宋杰还用一只手用力在文姓男子的头上搓了几下,之后便反身将他推给身边的人。

  一处阴暗的角落,两个人抬着用不锈钢制成的牢笼缓缓走了过来,铁笼内,一个女人被用凉水浸泡过的麻绳反绑住手脚,凌乱的头发间积满了灰尘,已然看不清真正的模样。

  文姓男子发疯似的冲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在铁笼边,双手用力地伸了过去。

  用凉水浸泡过的麻绳干了以后就会越来越紧,久而久之,被勒着的地方就会渐渐开始腐烂、生蛆。

  “涵涵!”男人拼命想去摸一摸女孩受伤的身体,女孩也望见男子,挣扎着坐了起来,拼命摇晃被束缚了的手脚。

  “别!别动!”男人惊恐地睁大着双眼,拼命对女孩喊道。

  “畜生,**还有人性吗!”宋杰一把抓起冲过来的文警官,恶狠狠地盯着他,“别他妈忘了,你跟我保证过什么?”

  “你也别忘了你的承诺!”男人毫不示弱地回击道。

  “我只答应过你保证她们母子的性命,可没说过连柴米油盐都管啊?”宋杰将他一把扔在地上,无奈摊了摊手,戏谑地笑了起来。

  男人跌坐在地上,恶狠狠地攥着拳头。

  “省省吧。”宋杰点燃一支烟,轻吸了几口道:“留点儿力气好接着干活,要是想早点家人团聚,你就给我听点话,少他妈动花花肠子,你听见了么?”

  男人突然被几个喽啰压着跪在了地上,宋杰轻轻蹲了下来,将仍在燃烧的烟头塞进男人的嘴里。

  一阵青烟伴随着一声触目惊心的吼叫,消失在寂静的屋内。女孩被重新抬了回去,几分钟后,文姓男子才整理了下衣衫,匆匆忙忙走出靶场。

  当天夜晚,仍旧在那间隐秘的地下室内,此刻密不透风的石室内只有一台巨大的排风扇兀自转动着,里面也只有一盏古朴造型的台灯发这亮光,宋杰端坐在桌前,望着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条轻咳了几声,然后缓缓端起一杯沏好的茶水,轻抿了几口便放了下去。

  无论污浊的城市多么拥堵不堪,山间的清泉永远显得那样宁静淡然,与世无争,一副看透世间百态的虚假模样。

  冯坤关了电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下手腕,轻轻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腰。

  时针指向早晨九点,冯坤简单洗漱了下,褪去所有的衣物躺在床上,并调好了闹钟。

  天亮了,该睡觉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遥远的枪声 第二章 血战长廊 第三章 因 第四章 未果 第五章 暗流 第六章 暗源之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