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逐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妥协

第六章 妥协

瓦岗 2021-06-11
的家伙……”  廖士元在大树下来回踱着步子,牙齿紧咬,时不时咯咯直响。  “死得好、死得好……”  他站定身子,指指花和尚的尸体,不停地地说。  这家伙的私自行动中也并不一无是处,起码让他不晓得了那个瘦弱少年也不是他想像中任人宰割的一只羊,不是一头廖士元站在大树下面,在他身前不远处,廖祖亮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一旁,摆放着花和尚的尸体,有蚊虫扑在了那家伙身上,不时飞起,在廖祖亮身旁盘绕落下,他不敢抬起头,就算被咬得再狠,也不敢有丝毫动弹。。...

逐唐

推荐指数:10分

《逐唐》在线阅读

  阳光被大树挡在院外,在院子里留下了一地阴凉。

  廖士元站在大树下面,在他身前不远处,廖祖亮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一旁,摆放着花和尚的尸体,有蚊虫扑在了那家伙身上,不时飞起,在廖祖亮身旁盘绕落下,他不敢抬起头,就算被咬得再狠,也不敢有丝毫动弹。

  “混账!”

  听到廖祖亮说花和尚擅自去找顾寻因而被杀之后,廖士元怒喝了一声。

  “你应该先和我说一声……”

  跪在地上的廖祖亮猛地哆嗦了一下。

  “该死的家伙……”

  廖士元在大树下来回踱着步子,牙齿紧咬,不时咯咯作响。

  “死得好、死得好……”

  他站定身子,指着花和尚的尸体,不停说道。

  这家伙的擅自行动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让他晓得了那个单薄少年不是他想象中任人宰割的一只羊,而是一头能够暴起伤人的猛虎。出现在明处的猛虎并不可怕,只要猎人够耐心、够聪明、一旦制定好计划就能够杀虎,真正可怕的是躲在暗处让你来不及防备的狡诈的家伙。

  “把这厮丢到乱葬岗喂狼……”

  院子一角,有几个庄客站在那里,他们忙走了过来。

  “且慢!”

  廖士元举起手,喝了一声。

  那些家伙忙退了下去。

  “去弄一副好点的棺材,将这家伙装进去放在阴凉的地窖里好生安置……”

  “诺!”

  那些人同声应道,又忙不迭地走上前来,七手八脚慌里慌张地把花和尚的尸体抬了下去。

  廖士元有些厌恶地瞧了仍然跪伏在地颤颤发抖的廖祖亮一眼。

  “滚下去……”

  廖祖亮应了一声,慌忙站了起来,却因为跪得太久,腿部血液运行不畅,一个踉跄,又跪倒在地,之后,费了一番功夫之后方才狼狈地站起身来。接下来,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之际,廖祖亮终于发现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

  他站在那里,可怜兮兮地望着正在沉思的廖士元。

  “说!”

  廖士元瞄了他一眼,面色阴沉。

  “大爷,我在堡门口遇见了二少爷……”

  廖祖亮战战兢兢地说着,尚未说完,廖士元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冲上前去,飞起一脚踹在廖祖亮身上,将他踹倒在地,随后,他像疯狗一般用力踩踏卷曲着身子用双手护着要害部位的廖祖亮。

  “混战东西,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不早说……”

  廖祖亮不敢回话,也不敢大声呼痛,唯有像猪仔一样哼哼唧唧。

  “来人!”

  廖士元踹得累了,终于停了下来,他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整理了一下发冠,大声喊道。

  不一会,一群人跑了进来。

  “给我去操家伙……”

  廖士元扫了那些家伙一眼,厉声喝道。

  “诺!”

  那些人不约而同地应了一声,便要转身离开,这时,廖士元突然改变了注意,把他们喊住了。他沉吟片刻,指了指其中一人,把他叫到身边吩咐了几句,那人连声应是退了下去。

  然后,他看了看剩下的人,再看了看仍然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廖祖亮。

  “你们把这个蠢货弄下去,别再让我看见他……”

  “诺!“

  有人应了一声,他们走上前去,将躺在地上的廖祖亮搀扶起来,一行人鱼贯着退出院子。这时,先前那个被廖士元叫去做事的心腹手下急步走了回来,他将一卷东西递给廖士元,然后,跟在廖士元身后急步走出院子。

  不一会,两人就出现在顾家堡的街上。

  一路上,廖士元走得甚急。

  不时有人向他拱手或弯腰行礼,廖士元并未忘了回礼,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看上去,就像一个前去赴宴时间太赶因而行色匆匆的宾客。

  当廖士元两人走出顾家堡来到曲溪河畔的时候,廖昌斌一行正好被顾寻的箭术压制不得不趴伏在地,惨叫声不绝于耳。听到那些凄惨的叫声,廖士元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廖家下一代的重要任务几乎都在那里,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还好能听见中气十足的惨叫声,要是那些家伙躺在地上一片静默,那样的话,廖士元多半要崩溃。

  睁开眼,廖士元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他让身后的跟班留在原地,然后,独自一人沿着小径往河边狂奔起来,一边奔跑一边高声喊道。

  “顾二郎,顾二郎,手下留情……”

  这个时候,顾寻正用自己的衣袖给丫头擦嘴角的油渍,那个小家伙躲在船舱里的时候就把半只腌兔吃完了,对小孩子来说,饥饿才是最让他们害怕的东西。

  瞧见廖士元独自一人出现在河边,顾寻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这个老家伙果然不蠢!

  要是那老家伙兴师动众而来,顾寻只能痛下杀手了,能杀多少杀多少,若是不敌,也就乘舟顺流而下。之后,绝对有机会回来找廖家算账,不管在哪个世界,千日防贼都非常不易。只是那样的话,事情也就闹大了,顾寻只能遁入深山,要嘛隐居打猎为生、要不成为独行大盗,这两个选项都不是顾寻想要的。

  毕竟,现在还是大隋的天下,乱世虽然出现征兆了,毕竟,尚未真正来到。

  “廖大爷,你慢些走,小心摔倒……”

  顾寻一边笑着,一边高声喊着。

  “多谢顾二郎提醒……”

  廖士元听话地放慢了脚步,脸上的笑容变得灿烂许多。

  “爹……”

  从那些趴伏在地的人身边经过时,廖昌斌战战兢兢地喊了他一声,就要站起身来。这时,廖士元瞧见顾寻将一支竹箭搭在了弦上,表情有些吊儿郎当,像是在玩耍一般,他的心不由往下一沉。

  “孽畜,不许动……”

  他低吼一声,接着补充了一句。

  “所有人,都不许动……”

  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立刻趴下身,继续先前的姿势,不过,高声喊痛的家伙没有了,一个个紧咬牙关,久不久蹦出一声呻吟。

  廖士元来到了河边,顾寻放下了弓箭,赤手空拳地跳下小船。

  “顾二郎,小的们不懂事,一个个甚是轻狂,以为除了老天爷之外就是他们最大,老夫一向头疼得很,不晓得该怎样管教……说起来,世叔我要多谢你啊!多亏你教训那些家伙一番,以后,他们才能懂得天高地厚的道理,不然,日后只有死无葬身之地……”

  说话时,廖士元的表情非常诚恳,就像那些话语真的出自肺腑。

  顾寻笑了笑,摆摆手。

  “廖世叔,不客气……这是我该做的!”

  什么是你该做的?

  听了顾寻的话,廖士元气得牙疼不已,不过,在他脸上可看不见这些。

  他害怕和这狂妄的小子继续交谈下去会暴露自己的真实心情,也害怕会少活几年,立刻,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不管怎样,多谢贤侄了……这是一点小小谢礼,不成敬意,还请贤侄收下。”

  说罢,廖士元将一卷东西递给了顾寻。

  顾寻低头瞧了一眼。

  那是原本属于他家的五十亩良田的地契、以及买卖田地的契约书之类的,如此说来,廖家是低头服输了。

  “这怎么使得?多亏廖世叔帮助,家父这才多活了一些时日,这些田地是世叔真金白银买来的,使不得、使不得……”

  “如何使不得!”

  廖士元正色说道。

  “世叔我是长辈,长辈赐,不能辞,快快收下……若不是害怕你家大郎败了这份家当,当初,世叔也不会收下了,如今,二郎你是少年英杰,一定能够光耀门楣,还是物归原主为好。”

  话虽然说得漂亮,其实,廖士元心里在暗暗发苦。

  当初,知道儿子带人去找顾寻算账之后,他其实准备带上所有人前去帮忙,然而,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妥。廖昌斌一行加上庄客一共二十来人,如果这些人都搞不定顾寻,仓促之间,他只能带上十几人,恐怕也不成。

  所以,他带上了顾家的地契。

  要是儿子搞定了顾寻,地契自然派不上用场,要是,儿子等人吃瘪,这时候,只能暂时认输物归原主。如果,顾寻年轻气盛出手无情,本方损失惨重,那时候,只能悄然回堡集结所有廖家人与其拼个你死我活。

  他最中意的是第一个结果,最害怕的是第三个,现在,出现了第二个结果,自然算不上好,却也不是太坏。

  “世叔既然这样说,小子也就不客气了!”

  顾寻笑着将那卷文书塞进怀里。

  “那些家伙……老夫就带回去好好管教了!”

  廖士元盯着顾寻的眼睛,沉声说道。

  “几位世兄其实不错,世叔若是管教,下手可要轻点!”

  顾寻打趣说道。

  “嘿嘿!”

  廖士元干笑了两声,随后,两人拱手作揖就此别过。

  小子,让你猖狂、让你得意……

  我们走着瞧!

  回过头,廖士元脸上不见丝毫笑意,他面色铁青地疾步而行,脑海里浮现出各种算计。

  老狐狸!

  顾寻瞄了一眼廖士元的背影,转身上了小舟。

  他如何不知道对方是暂时退让,这时候多半对自己恨之入骨,一定在想办法对付自己,不过,他又有何惧?

  轻轻一撑长蒿,小舟轻盈地离开码头,荡入溪水中央。

  “丫头,我们回家!”

  “好呀,回家!”

  一缕霞光落在丫头脏脏的脸上,分外好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顾寻 第二章 大笑一声出门去 第三章 罚酒? 第四章 杀人之后 第五章 土鸡瓦狗 第六章 妥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