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逐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罚酒?

第三章 罚酒?

瓦岗 2021-06-11 20:45:01
会持家堡待几天,基本上,都要来这里。  但是,每个月都要种草,却,每个月都有新的野草从坟头周围钻出,那些家伙的生命力还啊顽强不屈。  将手上的野草扔到一旁,顾寻眉头微蹙,站站起身来。  一串脚步声从青冈林内传来。  不一会,花和尚和廖祖亮顾寻不时弯腰,拔着坟上的青草。。...

逐唐

推荐指数:10分

《逐唐》在线阅读

  落凤坡位于顾家堡西北,站在坡上,可以清楚地瞧见全堡,也能瞧见清澈的曲溪从南边的山谷像一条翠绿的带子蜿蜒而来,然后,绕过顾家堡流向东北面的沟谷坡地,消失不见。顾寻娘亲的坟墓位于一片青冈林里,只是一个隆起的小土丘,没有墓碑什么的。

  顾寻不时弯腰,拔着坟上的青草。

  虽然,有着后世记忆的他知道躺在坟里的那位已然没有了感觉,然而,坟上的野草仍然就像长在他心里一般,乱糟糟的颇为不好受。

  他每个月都在会顾家堡待几天,基本上,都会来这里。

  虽然,每个月都会拔草,然而,每个月都有新的野草从坟头四周钻出来,那些家伙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

  将手上的野草扔到一旁,顾寻眉头微蹙,站起身来。

  一串脚步声从青冈林内传来。

  不一会,花和尚和廖祖亮的身影出现在顾寻面前。

  这两人来做什么?

  莫非想要斩尽杀绝?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不过,顾寻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那两人走了过来,等着他们说出来意。

  廖祖亮也不知道花和尚为什么要来见顾寻。

  出了顾氏祠堂之后,花和尚便要廖祖亮带着他来见顾寻,询问了好几个路人之后,方晓得顾寻来了落凤坡,于是,他就把花和尚带了过来。虽然,他觉得顾寻很可怜,花和尚寻对方多半不怀好意,然而,他还是不得不这样做了。族长廖士元有所交代,让他必须听从花和尚的号令。

  距离顾寻七八步左右,花和尚站住了。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逢。

  花和尚的目光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里面充斥的欲望排山倒海一般朝顾寻涌来,顾寻的目光则冰冷如雪。

  “小子!”

  花和尚大大咧咧地朝顾寻打了个招呼。

  “什么事?”

  顾寻笑了笑。

  花和尚裂开大嘴,同样笑了起来,他向前一步,朝顾寻竖起大拇指。

  “小子,你很有骨气,某家看得起你,像你这样的人窝在这个肚子不拉屎的鬼地方没啥意思,不如随某家一起到郡城讨生活,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若是有本事的话很快就能出人头地,到时候,回到这个鬼地方把那些得罪你的老家伙杀个干净就是了……”

  听他这样一说,廖祖亮脸都被吓白了。

  看得起自己?

  随他去吃香的喝辣的?

  这家伙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了无知乡民。

  大隋朝是没有玻璃镜子的,铜镜什么的太过昂贵,不过,平时他能够通过清澈无波的曲溪水面来观看自家的倒影。说实话,顾寻的长相不太符合这个世界的审美观,眉清目秀有着月亮笑眼的他颇有点像后世东亚年轻人推崇的花美男……

  花和尚眼中的欲望赤裸裸的不曾有丝毫掩饰,他不会看错那种表情,当一个正常男人在观看艳舞之类的就会露出那种眼神。

  这家伙想要搞基?

  对象还是自己?

  顾寻心中出奇的愤怒。

  于是,他笑得更加舒畅了。

  “多谢这位,嗯……多谢这位光头兄,不过,我习惯了喝曲溪的水,不习惯喝郡城的井水,好意也就心领了!”

  “不识抬举!”

  笑容突然在花和尚脸上凝结,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表情,他紧握双拳,指节发出一阵脆响。

  “小子,竟敢拒绝花大爷,敬酒不吃、想吃罚酒?”

  “罚酒?”

  顾寻笑得很是开心,目光森然如雪。

  “喂!什么罚酒?光头兄,你倒是说说看!”

  花和尚阴沉着脸,他扫了身旁战战兢兢的廖祖亮一眼,沉声喝道。

  “你!去林子外面候着……”

  “诺!”

  廖祖亮慌忙应了一声,连滚带爬地往青冈林外奔去。

  瞧着廖祖亮的身影消失在林子里,花和尚转过身,他死死地盯着顾寻,伸手在裤裆那里掏了掏,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邪邪的笑意。

  “小子,你很好,有骨气,花大爷受不了啦!这就让你瞧瞧罚酒是什么滋味,一会要是太疼的话,莫要又哭又叫哦!”

  说罢,他哈哈大笑,往顾寻大踏步冲来。

  花和尚膀大腰圆,个子极高,折合成后世的长度单位,接近一米八,一旦疾奔起来,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风声呼啸,气势惊人。以往,他和别人交手,还没有真正动手,只是这么一冲,就有人被吓得丢下武器投降。

  他以为顾寻只是嘴硬罢了。

  自己只要当真动手,那个瘦小子还不吓得屁滚尿流。

  然而,当他向顾寻冲过去的时候,却瞧见那厮摆出一个不丁不八的姿势,脸上仍然带着嘲讽的微笑,这让他更加愤怒。他决定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当然,要小心别把那张漂亮的小脸打坏了,不然,一会儿干起来就没有了兴致。

  一想到那个场景,他硬了。

  “呔!”

  借着前冲之势,花和尚当胸一拳朝顾寻打去。

  他只用了三分力,生怕一拳把顾寻打死了。

  顾寻冷哼了一声,稍稍往后退了半步,然后,扭腰出拳。

  找死!

  花和尚加了两分力。

  拳到中途,顾寻突然变拳为掌,一把兜住了花和尚的拳头,他的手掌不大,手指并不能将花和尚的拳头彻底包住。

  当两人的拳头和手掌相互接触之后,花和尚的拳头仍然继续向前冲去,然而,只冲出半尺左右,当顾寻出掌的右手臂屈肘之后,也就不得寸进。

  怎么可能?

  “呀!”

  花和尚狂吼一声,面色涨得通红,脸上青筋毕露,他用力蹬着地面,几乎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拳头上。

  仍然不得寸进。

  顾寻脸上带着嘲讽的微笑,面色几乎没有变化,一点也看不出使劲的样子。

  这不科学啊!

  如果花和尚来自后世的话,或许会这样惊呼。

  他眨了眨眼,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力量,虽然和那些有名的壮士没得比,却也普通人厉害得多。前段时间,花和尚曾经和东城老杜打赌,他单凭双手就将一头被捆绑好的耕牛硬生生举过头顶。

  这样一个瘦弱的小子竟然比自己的力气还要大,怎么可能啊!

  就在花和尚愣神之际,顾寻动了。

  他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就在他动的时候,花和尚也动了,巨大的力量沿着手臂涌了过来,无可阻挡,当顾寻向前跨步时,他不得不往后退了一大步。

  蹭蹭蹭……

  顾寻接连向前跨出几步,同一时间,花和尚身不由己地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一张脸像是涂满酱油一般红得发紫,其中,有用力过猛的缘故,当然,更多的因素则是因为感到了羞辱。

  下一刻,顾寻松开了手。

  花和尚像见鬼一般慌慌张张地往后跳去,背靠着一株青冈木方才停了下来,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牛耳尖刀,刀锋长约一尺,寒光闪闪,森冷如雪。他举起尖刀,将刀尖对准了顾寻,惊慌失措地喝道。

  “别过来!”

  顾寻缓缓向花和尚行去,途中,顺手折下了一根一尺多长的树枝。

  花和尚紧要牙关,他微微弯腰,左手摆在前方,右手握着牛耳尖刀放在身后,小心地向前行去。

  眼看两人就要迎面相撞。

  几乎同时,两个人停下脚步。

  “呔!”

  脚尖在泥地上微挪了一下,花和尚作势欲扑,嘴里发出一声呼喝。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想要借着呼喝之声顾寻上当,顾寻若是被这喝声影响,身上一旦露出空门,他便会一刀捅去。果不其然,被花和尚这一吼,顾寻的身子便为之一晃,露出了破绽。

  花和尚像捕食的猎豹一般扑了上去。

  左手虚张在顾寻面前一晃,遮挡住对方的视线,右手则握着牛耳尖刀朝顾寻的左边腰部捅去。

  顾寻拳脚本事来自后世,不像枪棒之术和射术一般由外祖父教导。

  最初去到美国,因为被蛇头勒索的关系,他们一家人生活得非常困苦,东躲西藏只能在那些招收黑工的餐馆或者血汗工厂度日,毫无自由可言。许久以后,因为一些机缘,方才获得了绿卡,脱离了那种生活。

  顾寻做过许多事情,十八岁的时候为了生活不得不成为了美国大兵,参加过第二次美伊战争,在阿富汗的群山之中待过两三年。在战争中,在军队里,他流过汗、流过血、也受过伤,算是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他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自学了不少东西,懂得了许多知识,其中,杀人技巧自然必不可少。

  花和尚的小花招并没有让他上当,他只是将计就计罢了。

  一个滑步往右侧转去,花和尚这一刀贴着他的腰间穿了过去,差点在他衣衫上割出了一条口子,仅此而已。

  “操!”

  花和尚怒骂一声,身子晃动,牛耳尖刀强行扭了过来,斜斜地削了过去,然后,翻腕往前一扎,顾寻若是继续往右侧滑行,这一刀就能准确地扎在他胸口上。

  顾寻像是未卜先知一般,脚下一顿。

  花和尚这一刀同样落了空。

  “去你妈的!”

  花和尚疾步向前,手中的牛耳尖刀舞出一道道的寒光。

  顾寻踏着轻巧的脚步,在寒光中闪躲腾挪,看上去危险得很,花和尚却不能伤他分毫。当花和尚发狂的时候,顾寻还能在闪躲的间隙用小树枝抽打在花和尚脸上或是屁股等部位,比起疼痛来羞辱的意味更浓。

  并且,仿佛生怕气不死花和尚,顾寻一边抽一边在他耳边不停说道。

  “慢了,太慢了,太慢了……”

  “啊!”

  花和尚发狂地大声喊叫,气得几乎吐出血来。

  气喘吁吁的他手脚越来越慢,牛耳尖刀的轨迹也变得散乱起来,招式什么的毫无章法可言。

  “没意思!”

  顾寻摇摇头。

  寻了个空隙,他悄无声息地出腿,脚尖上撩,正中花和尚胯下隆起的那儿。

  花和尚丢开牛耳尖刀,双手捂住胯下,就像赤脚站在烧红了的烙铁上面一般,双脚踮起不停挪动。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额前滴落,转瞬之间,他全身就被汗水弄湿了,像是才从河里爬起来的一般。

  最后,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双手捂着那话儿在地上卷缩成一团。

  半晌,疼痛方才减轻一些,花和尚抬起头,泪眼模糊中,顾寻手里握着他丢弃的牛耳尖刀站在他身前。

  全身如坠冰窖。

  他只觉心脏往下一沉,像是要往无边的黑暗坠去一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顾寻 第二章 大笑一声出门去 第三章 罚酒? 第四章 杀人之后 第五章 土鸡瓦狗 第六章 妥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