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梦游八国》在线阅读 > 正文 《梦游八国》第二章 欺 兄 霸 嫂

《梦游八国》第二章 欺 兄 霸 嫂

梧桐阅读 2020-11-23
马宝利老娘小说名字叫作《梦游中八国》,提供更多马宝利老娘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马宝利老娘小说在线阅读。梦游中八国小说马宝利老娘节选:马宝利有一个哥哥,家中仅有母子三人。母亲秋种夏作秋收获多,耕作十亩薄田。到冬天里就给人家做手工营…...

梦游八国

推荐指数:10分

《梦游八国》在线阅读

马宝利老娘小说名字叫做《梦游八国》,这里提供马宝利老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游八国小说精选:马宝利有一个哥哥,家中只有母子三人。母亲春播夏作秋收获,耕种十亩薄田。到冬天就给人家做手工营生,赚几块钱。苦拔苦掖,好不容易把哥俩拉扯长大。等大儿二十二岁时,母亲变卖了四亩地,才给大儿娶了一房媳妇,这才算有一个完整的家。这一年马宝利已经十七岁。他人小鬼大,聪明过人,当然,他那一包坏水,也比一般人多。他上过小学六年级,在村里就算是个秀才了。就在这一年,他从心底有了更大变化,他三年前就享受过女人的滋味。这几年一直在强烈的压…

马宝利有一个哥哥,家中只有母子三人。母亲春播夏作秋收获,耕种十亩薄田。到冬天就给人家做手工营生,赚几块钱。苦拔苦掖,好不容易把哥俩拉扯长大。等大儿二十二岁时,母亲变卖了四亩地,才给大儿娶了一房媳妇,这才算有一个完整的家。

这一年马宝利已经十七岁。他人小鬼大,聪明过人,当然,他那一包坏水,也比一般人多。他上过小学六年级,在村里就算是个秀才了。就在这一年,他从心底有了更大变化,他三年前就享受过女人的滋味。这几年一直在强烈的压抑下生活。到现在,身体基本成熟。生理有了反应,他有了强烈的性饥渴。他看大嫂特别美,**嫩粉嘟嘟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高高的胸脯,细细的腰肢。和他说话总是笑眯眯的。他总想上前亲她一口解解馋。

嫂嫂对他不薄,看他年纪小,有时就让他搂一把,赏他一口。嫂子总是只让他亲一口,第二口就不行了。这时,天南地北都在打仗,每日枪声、炮声不断,各种消息也不胫而走。但这里是解放区,前方打仗,解放区人民要支援。

这一年大哥随支前队去了大前方。临走时对他说:“你要好好在家,照看好咱娘!你还小,不能去前线。记住,看好家,在家中,你可是个大老爷们了!”

马宝利家中有三间草房,哥哥在家时,哥哥和嫂嫂住西屋,马宝利和娘住在东屋。哥哥走了两天,他就不干了,非要去西屋陪嫂嫂睡觉。老娘当然不允许。

马宝利就说:“我就怕嫂嫂一个人害怕,我和她做个伴,她就不害怕了!”

老娘说:“我的傻儿子,只有你哥才能和你嫂嫂在一起!你小子疯了?”

马宝利说:“我为啥不能和嫂嫂睡觉?我和嫂嫂作伴,我也不会干别的。我就要去,我就要去!你要不让我去,我就去南坑跳井死了算了!”马家屯村南有一个常年不干的大水坑,坑边有几眼水井,说也邪了,那水井每年都要死一个人。井特别浅,可是跳下去就活不成了。村里人就说那是海底龙王的出气孔。一提起去南坑跳井,人人都害怕。后来就成为吓唬人的一个筹码。

老娘一听“睦生”儿子要去南坑跳井,这还了得?“睦生”儿子死了还不要了她的老命?

老娘可怜他是个没见过爹的“睦生”,心里虽然一百个不同意去和嫂子作伴,但也挨不过他的执拗,就说:“你去可以,只是陪你嫂嫂说话,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许干!我和你都搬过去住!”

马宝利马上躺在地上打滚说:“你不相信我!你要去了,我就不起来了!”

老娘说:“好好,娘我不去就是!可是你不能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娘就让你去!”

马宝利指天骂地说:“娘啊,你不知我还小嘛?我能干啥坏事?”老娘想,可也是,他还小!就点点头说:“这样最好!”

马宝利这才欢欢喜喜地搬着铺盖去了西屋。

马宝利说:“嫂子,我和你做伴来了!”

嫂子惊奇地说:“你不能来,这样不好!”

马宝利说:“是娘怕你一人害怕,就让我来给你作伴!”

嫂子想想说:“我不害怕,你还是回去!要不,你在那边?别过来,不许越界,听不听?”

马宝利说:“人家好心好意,你却当成驴肝肺!我能干啥事?不就是跟你作伴吗?”

嫂嫂可是个好人,她可怜马宝利,也喜欢马宝利,所以平时就把他当孩子对待。他要搬过来陪自己睡觉,她只是想小叔子怕嫂子一人孤单害怕,陪陪睡觉,壮壮胆子罢了。她后来又想,虽说一直把他当小孩,可是现在他不小了,啥事都知道了。万一他不老实该怎办?担心出别的事情。当时婆婆阻拦,她没有说话。到后来婆婆耐不住马宝利的软硬兼施又松了口,她也就没有反对。但真要搬过来,她就心里打小鼓了,因为他不小了,他不是小孩子了。反过来又想,他在家里还是个孩子,要不哪能让他亲自己?亲一下,那不是和侵害一样吗?

到现在还把马宝利当小孩?老娘错了,大嫂更错了!在农村,女的在一起就知道唧唧喳喳,张家长李家短,两个蛤蟆四只眼,对那些男女之事很少乱说,对男女的风流韵事说起来津津乐道、说个没完。可是在中年男子堆里,没有脏字不说话,不说“荤的”没劲头。马宝利和那个嫂嫂偷吃了禁果,男情女欲什么都知道了。他有事没事就往这些人堆里凑,学了不少的“松”话。他知道,“十六长毛,十八长眼,二十岁才不长不短”。他知道,“可长可短,可粗可细,可硬可软”。他知道,“可深可浅,可近可远”。他还知道,“一摸二搂三嘬,比当神仙还快活!”就凭他的身体发育,就凭他的心术,把他当成孩子就大错特错了!

马宝利想,哥哥不在,弟弟顶上,这是合情合理的事。因为是老娘卖四亩地给大哥娶的媳妇,当然应该有他的一半。嫂子平时对他好,他就想和嫂子亲热。满足他心里和身体的需要,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第一天和嫂子睡在一个炕上,他规规矩矩,井水不犯河水。老娘过来和媳妇了解情况,知道小儿子就是陪嫂子睡觉,没有干别的勾当。心里很高兴。第二天,马宝利还是规规矩矩,只和嫂子聊天,讲笑话,谁也不靠谁的边。第三天还是一样。老娘知道马宝利是个“坐怀不乱”的好小子,就放心大胆地不再过问此事了。

可等到第四天夜里就不行了。头三天是马宝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克制住自己的性欲。第四天,他瞄见了嫂子的**嫩的大腿,小巧的脚丫,胸前两个大馒头颤颤悠悠,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一头拱进嫂子的被窝里,一嘴就叼住嫂嫂的一个大馒头。一手摁住另一个馒头。他的动作把嫂嫂吓慌了,她刚要喊,马宝利一下亲住嫂嫂的嘴说:“别喊,你别喊!我让你高兴还不行吗?你一喊,让别人知道你也不光彩。我就说是你勾引我!他们准说你是个浪妇,**,对我可没事!”这句话真把嫂嫂给震住了,嫂嫂不敢反抗了。因为那年月,女人是低**,如果发生风韵事,有理无理女方先受指责。说母狗不撅尾巴那公狗能上架?

马宝利一看大嫂不说话了,肯定是给吓住了。他就大胆用手顺势往下摸,摸呀摸,摸过山包摸过河,一把摸到荒草坡,伸手就把瓜蒂搓。嫂嫂彻底不动身了。一会儿,嫂嫂开始眯着两眼不看马宝利。其实他比哥哥的身体还好,那功力充沛的肾脏,供应着坚强动力。他一遍又一遍和嫂嫂沟通玩耍、亲热,比和他大哥在一起还快活,不但如此,他还把他听到别人说的方法、姿势在嫂子身上实践。每天晚上,办完那事,他还不会好好睡觉。嫂子裹一双小脚,非常小巧好看,他就抱着玩,玩到再也不能玩时才抱着小脚睡觉。这样一连好几天。她高兴得再也离不开这个会令她夜夜舒的好小叔子了。。。。。。转眼过了一个多月。老娘头几日还去探听此事,后来看到**、小儿每日没有变化,就放心了。这样一个月后,感到不对劲,就去问**。

老娘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嫂,这些日子,。。。。。宝利,他,他没有欺负你吧?”

**闪动着惊慌的眼神说:“没有没有,他,他,每天就说和我说些笑话!没有干别的事情!”

老娘可是过来之人,啥能瞒过她的老花眼?这件事还是让老娘看出来了。

她用老花眼盯着**说:“没干过别的事?你不说实话吧?你说,是不是宝利欺负你了?”

**的脸马上涨得像紫茄子。低头说:“我,我,我没法他呀!”

老娘一切都明白了,这个混小子骗了她。她回头就去找马宝利,马宝利早跑的无影无踪。

马宝利见老娘去问嫂嫂,就知很快露底。他怕老娘找他算账,就趁机溜之大吉。

马宝利不去别处玩,就爱和那堆年龄比他大的混混、痞子凑在一起。马家屯村子不大,只有二百多户,绝大多数姓马,千口人中就有几个老光棍、小痞子。马宝利整日就和他们混在一起。打牌、下棋、赌钱、抽烟、喝酒,没事就侃大山、说闲吧情,满嘴是骚话连篇。任何人说不出来的话和事在这些人的嘴里都能说出来。

马宝利的哥哥去支前的当天晚上,有一个远方叔问他:“你哥走了?你嫂不孤单吗?”

马宝利问:“叔,她孤单不孤单和我有啥关系?”

远房叔说:“你个傻小子,你没听说,小姨子有姐夫半个屁股,嫂子有小叔子半个身子。所以,你小子可别让你嫂子守空房。说不好听的,你哥去支前,那炮火连天,还不定死活呢!”

他听了叔的话,所以那天晚上拼死拼活也要和嫂嫂作伴。

这天他又跑去和这伙人凑热闹,有一个本家大哥乍他说:“傻小子,这些日子怎么样/啊?哟,我看你这几天人逢喜事精神爽。是不是,鸦占鸾巢哇?”

马宝利被笑得很不自然,说:“大哥啊,我高兴还不好吗?我哪能办那事?”

“嘿嘿,大哥问你,是不是吗?喂,你小子是不是钻了你嫂子的被窝?你说你说,你要不说我就让你‘老头看瓜’!”“老头看瓜”就是让自己的脑袋钻进自己的裤裆里。在农村,大家逗乐经常用这种方法。马宝利深知“老头看瓜”很难受,为免受其苦就乖乖地点头招认了“鸦占鸾巢”。

这时那个远房叔过来说:“好你老侄子,你胆子不小哇!说你干了你真干了。你和她睡觉她就干?她不把你踢下炕?”马宝利精神头来了,他说:“她踢我?她欢喜还欢喜不过来呢!第一次上去她就不让我下来!。。。。。”远房叔一扭头骂了声“不要脸”就不再说话了。可能是当叔叔的不宜说小辈的毬事。可是这个大哥可不依不饶,说:“你小子占了你哥哥的位置,你可要天天给她打气,哼,用不了几天就会让她打起‘腰鼓’来,等你大哥回家一看,哟,我媳妇可发福了!这不就省得你哥哥卖力气了吗?也好,不管是谁的种,反正都是马家种,小伙子,好好干吧,谁当孩子爹都行!”这个大哥一阵奸笑后,就被人叫去打牌了。

傍黑,马宝利回家吃饭,老娘就在门口等他,见他进门老娘就是一秫秸,打得他晕头转向。他故意问道:“娘啊,我干啥坏事啦?”

老娘一把拽到东屋说:“说,你是不是欺负你嫂啦?”

“啥叫欺负?”马宝利嬉皮笑脸地说:“我只和嫂子做个伴,我干啥坏事啦?”

“你小子嘴硬,看我不打死你!”老娘顺手抄起擀面杖在马宝利头上摇晃,“你说,你是不是和你嫂子干,啊,干了对不起你哥哥的事情?”

马宝利架住老娘拿擀面杖的手说:“娘啊,你老处事不公平,你用四亩地给我换个嫂子,那地可有我一份,那嫂子就有我一半。哥在家我不去找嫂子睡,那哥走了还不让我去?我不能让她守空房,我和她睡怎么了?里外都是马家人,有了孩子也没有错种!”

气的老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用擀面杖恶狠狠指着马宝利说:“你你你,你个畜牲,你说的什么混账话?你你这样对得起你哥?你对得起你嫂?今,今天不是你搬回来就是我搬过去,反正不能让你小子胡作非为!”马宝利想,你搬过来不搬过来还不是半斤八两?

这正是:“睦生”自小没见爹,老娘放手他作孽,欺兄霸嫂荒唐事,船到江心怎解决?欲知后来事,请看第三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梦游八国》引子:三 国 臣 民 《梦游八国》第二章 欺 兄 霸 嫂 《梦游八国》第三章 嫂 子 有 喜 《梦游八国》第一章 睦 生 子 《梦游八国》第九章 塔 拉 哲 寺 《梦游八国》第四章 土 豹 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