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神笔绘逍遥》第八章 浪女回头金不换

《神笔绘逍遥》第八章 浪女回头金不换

梧桐阅读 2020-10-19
何雪情郗天真无邪小说名字叫作《神笔绘消遥》,提供更多神笔绘消遥何雪情郗天真无邪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神笔绘消遥何雪情郗天真无邪比较完整版。神笔绘消遥小说何雪情郗天真无邪节选:何雪情安排好坐后桌,这大姐头是班长,成绩始终位居三甲。郗天真无邪成绩也不…...

神笔绘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何雪情郗无邪小说名字叫做《神笔绘逍遥》,这里提供何雪情郗无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笔绘逍遥小说精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校园内传来朗朗书声,略含稚嫩的声音清脆悦耳,可坐在教室里的郗无邪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这小学,无聊地能磨死人,而且还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灵台闪过一道红光,想出了让课堂四十分钟延长到四十五分钟……郗无邪无奈啊,可满腔怨气无出发泄,压抑啊。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郗无邪刚坐正身子,就发现身旁一双厉色尽显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他。郗无邪简直欲哭无泪,新学期排座位,也不知道班主任发什么…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校园内传来朗朗书声,略含稚嫩的声音清脆悦耳,可坐在教室里的郗无邪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这小学,无聊地能磨死人,而且还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灵台闪过一道红光,想出了让课堂四十分钟延长到四十五分钟……郗无邪无奈啊,可满腔怨气无出发泄,压抑啊。

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郗无邪刚坐正身子,就发现身旁一双厉色尽显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他。郗无邪简直欲哭无泪,新学期排座位,也不知道班主任发什么神经将他和何雪情安排坐同桌,这大姐头是班长,成绩一直位列三甲。郗无邪成绩也不差啊,上学期期末考试还是第十名呢,怎么说也领了顶小红花回家啊!

这排座位的原则不是好与差互相帮助吗?郗无邪怎么也想不出什么理由让自己在班主任心中需要这位官威极盛的班长帮助。她人虽小,还没郗无邪高大,但她官威确实不小。

现在,她就开始顶着领导的帽子耍威风了。

胳膊带着那象征着大队长的三道杠使劲朝郗无邪眼前晃悠,借着晨曦尽量将光反射到郗无邪脸上,郗无邪移动下身子,她也晃晃胳膊,就是让那醒目的三道杠出现在郗无邪的眼底……

我也是有身份的人!

忍无可忍的郗无邪忽然挺起腰板,手伸进了书包里,他也有杠,不过只是一道,小队长一个,唉,想到这里,伸进去的手又缩回来,郗无邪很难想象自己带着一道杠摆出小队长姿态的模样,一定,很欠抽……

“郗无邪,你不好好早读,我记下了。”何雪情很是得意地在她那小笔记本上写上时间,人物,事情。大致意思就是郗无邪贼眉鼠眼地偷瞟窗外的景色,不开口读书。

郗无邪意兴阑珊地扭头望着何雪情,就这么一直望着她,小时候的何雪情长得算不上有多美,鹅蛋脸配上精巧的五官,加上的皮肤很白,所以在同学们心中她就很美,郗无邪不敢保证她以后会长成什么样,但现在一眼看去还算养眼,只是,她那趾高气扬的模样实在太不可爱了。

想和同学打成一片树立威信,这第一点就是要分清立场啊!何雪情,你整天拿个小本子记着同学们的小过小错,然后屁颠屁颠地拿给班主任,在老师面前你象个乖宝宝,老师赏你个大红花,可在同学们的眼中,你就跟个汉奸没啥区别,还总幻想着同学们在你领导下团结一心出成绩……做梦!

不可否认想当官的何雪情至少比太多孩子有性格,但就不知道以后的下场会是怎样,被周围同学孤立的感觉,一定,很难受。

前世的何雪情在上完小学就转学了,之后也没见过面,郗无邪不知道这辈子会不会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不过,无论会不会发生,郗无邪还是打算引导一下何雪情,这样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女孩不应该成为老师们无间道的棋子。

“何雪情,你为什么总是很讨厌我呢?”郗无邪干脆放下书,趴在了木制的桌子上,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何雪情。

琼鼻一皱,何雪情看了看周围的同学们都是一副挺胸坐正的模样,惟独郗无邪趴下了,这样的他十分惹人注目,而何雪情则觉得这是郗无邪对她权威的挑战,班长的权威。

“郗无邪,你给我坐好,你再不好好早读,我就告老师去。”

能不能换个威胁的方法?

郗无邪早已经对她这一套免疫了,这开学的一个星期来,这话她说了不下百次,就连郗无邪上厕所出来忘记洗手她也打算告老师,看来她对老师的忠诚已经深入骨髓。

“你天天打小报告,不累吗?你有想过你被老师夸奖的同时,那些被你出卖的同学们心里是什么感受吗?”

“出卖?怎么会是出卖?我把他们的不良行为告诉老师,是为他们好。他们应该谢我。”何雪情撇撇嘴,对郗无邪的话嗤之以鼻。

郗无邪摇摇头,继续道:“前天强子发现你把小测的试卷藏起来不给家长看,他告诉了李阿姨,结果李阿姨骂了你一顿吧?你当时想过对强子说声谢谢吗?”

这事雷强昨天就告诉他了,当时雷强那表情很贱,仿佛看到何雪情倒霉他就特别高兴,亲者痛,仇者快啊,在孩子们幼小心灵里,何雪情已经成了阶级敌人了,可无奈她官威压死人啊,谁让她是班长,谁让她爸是连长呢……

“谢他?!我还没找他算帐呢!嘴那么贱,我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他管了。”何雪情顿时火了,犹如发狂的小母鸡,嘴尖牙利想吃人的模样。

摊手耸肩,郗无邪反问道:“你跟雷家兄弟爸妈告状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嘴贱呢?”

这下何雪情哑口无言,张着红唇瞪大眼睛,眼眶红了,湿润了,雾凝水,滴落,一颗接一颗……

郗无邪傻了!

这丫头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太低了吧,动动嘴皮子也能说哭,咱也不是周星星那吵架王的口才啊。

默默流泪忽然变成了号啕大哭,何雪情哭得那叫昏天黑地啊,教室静了,都在聆听她的哭声,偶尔几声鼻涕的抽吸音更是让这场个人眼泪会生动不少。

班主任进来了,第一时间就看见了付在桌子上耸动肩膀号哭的何雪情,她面色一沉,问:“怎么回事?”

非常默契,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齐刷刷朝向郗无邪,郗无邪百口莫辩,心中鄙视:我把她说哭还不是因为你们,给你们谋福利改善生活,你们倒好,啥也不说就把我卖了,鄙视你们,唾弃你们!

暗中比画一个大大的中指,郗无邪很无奈地跟着班主任出了教室,结果,一个上午,他都在教室外罚站,何雪情那就会狐假虎威的丫头双眼通红地盯着他,那眼神,仇深似海。

雷家兄弟够朋友,课间总会来陪他聊聊天,但小丫这个今年才上一年级的小屁孩很直白地说:“郗哥哥是坏蛋,弄哭雪情姐姐,我要告诉苏阿姨,让她打你屁股。”

看着义愤填膺的小丫,郗无邪翻了翻白眼,这丫头没心没肺,放学买个冰棍给她就能收买了,不足为惧。

中午,住在同一个家属区的孩子们一起走出校门,何雪情还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郗无邪感叹她的演技,都一上午了,该发泄的早发泄完了。三男两女在一间混沌店吃了饭,这是家长们交代的,家长把饭钱都直接交给了混沌店老板,周一到周五的中午就让孩子们去那里吃饭,毕竟家里学校不算近来回走路要近一个小时,孩子累,家长回家作饭也累,正好五个孩子结伴,比较放心。

吃饭的时候何雪情依旧不依不饶,总是挑着郗无邪的刺,她总想把这五人组的带头大哥位置抢去,煞费苦心却依旧无法动摇郗无邪的领导地位。

下午上课,班主任特别大赦郗无邪回班坐着听课,还一副仁慈关爱的姿态,实在让郗无邪心里不是滋味,放二十年后,敢体罚学生?你不“放血”就怪了。

听着思想品德老师在那里讲着仁义道德之类的故事,郗无邪撑着脑袋犯困,偶尔打个哈欠,抹抹眼角的泪珠。忽然,何雪情转头对他小声说道:“今天你弄哭我的事,我不告诉你妈,你不用担心会挨骂。”

咦?转性了?

郗无邪揉揉眼睛,低声说:“我就说了两句,你自己哭了,好象跟我没关吧?”

狠狠瞪了眼郗无邪,何雪情气恼道:“谁让你说我嘴那啥,我是女孩,当然不是那啥。”

“这是什么理论?你可以说强子嘴贱,同样的事情换了你来做,就不是嘴贱?”郗无邪暗想女孩的自尊还真奇怪,换了男孩或许会恼羞成怒,但至少不会抵赖吧。

“你,你还说!不许这么说。”何雪情恨得牙痒痒,可就是对郗无邪没半点办法,连打小报告他都不怕,他还会怕什么?这是她能想到最大的威胁了。

“好好,我不说了,那你以后还干嘴那啥的事情不?”郗无邪笑着问道。

何雪情认真地想了半天,思考的模样带着几分苦恼,好半天她才低声道:“不行,如果发生了很紧要的事情,我还是得告诉老师。因为我是班长。”

你还知道你是班长?你平时就顾着耍班长威风,行使着班长的权利对同学呼来喝去,班长的义务你尽了多少?

郗无邪白了她一眼,也不多说,她也算进步了,改过自新总是好的,浪女回头金不换嘛。

想了想,在这个无聊的下午,郗无邪掏出了笔袋,里面有各种成色的铅笔,他掏出一根,然后拿出素描本,望着何雪情的侧面,动笔绘画起来,速度逐渐加快,纸上的线条也渐渐清晰起来,一个俏丽的人影缓缓呈现出来,画上女孩侧着脸,嘴角勾起甜甜的微笑,酒窝隐现,她的目光落在手捧的书上,专注而美丽。

郗无邪从素描本上撕下画递给了何雪情,正在认真听讲的何雪情被他吓了一跳,猛然见到一副素描,而且素描中的人物越看越象自己,怎能不惊?她惊疑不定地问道:“这是我?”

郗无邪微笑点头,还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何雪情抬头看了眼讲台上的老师,发现老师没有注意到他们俩,于是,何雪情大着胆子将画放在桌面上仔细欣赏起来,发现这画好美,画中的自己也好美,恬静中但着淡淡的优雅,有一种让人轻松惬意的舒适。何雪情转头向郗无邪问道:“你画的?”

“是。”

“骗人,我不信。”何雪情嘴上说不信,但眼眸却隐着笑意,她知道刚才郗无邪一直在一个空白的本子上画着什么,只是她没有在意罢了。

“随便你,这画送你了。如果你以后嘴不再那啥,我也许会多送几副给你。”郗无邪大大咧咧地说道。

找出最大的音乐书,将画夹在书中,何雪情不忍心折了画,怕留下皱痕,将音乐书小心翼翼放到书包里,何雪情微不可察地点点头,小声答应一声,看向郗无邪的目光也不再那么具有敌意了。

下午放学,五人组手拉手一起回家,路上,墙头草式的小丫果然被五毛钱的雪糕收买了,连连说郗哥哥是好人,却没发现郗无邪的脸在抽搐,按照小丫的表现,没有被拐卖真是奇迹。

回到家,郗无邪发现妈妈已经回家了,今天是周末,妈妈下班也早,她正在阳台上拿着锤子砸着一堆废零件,看着妈妈的背影,郗无邪的眼神十分柔和,甚至带着感伤。

今天,是该改变家庭命运的时候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神笔绘逍遥》第七章 败退在游戏进行时 《神笔绘逍遥》第一章 携神笔重生童年 《神笔绘逍遥》第四章 将童年记忆作画 《神笔绘逍遥》第二章 童年的兄弟 《神笔绘逍遥》第十章 人心,卧虎藏龙 《神笔绘逍遥》第八章 浪女回头金不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