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神笔绘逍遥》第二章 童年的兄弟

《神笔绘逍遥》第二章 童年的兄弟

梧桐阅读 2020-10-19 03:36:50
潘虎郗天真无邪小说名字叫作《神笔绘消遥》,提供更多潘虎郗天真无邪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潘虎郗天真无邪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神笔绘消遥小说潘虎郗天真无邪节选:潘虎,郗天真无邪每一年来这里都是他陪着打闹,他是家中大排行老二,潘家有三兄弟,潘虎的哥哥比他…...

神笔绘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潘虎郗无邪小说名字叫做《神笔绘逍遥》,这里提供潘虎郗无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笔绘逍遥小说精选:时至晌午,郗爷爷准备生火做饭,走进屋子想起孙子在练字,于是朝着书房走了过去,想看看这孙儿是否在偷懒。刚踏入书房,郗爷爷就见到了书桌前郗无邪挥毫如行云流水般,神情专心致志,但郗爷爷却皱起了眉头,心中十分不满。练字忌躁啊,小小年纪,应当一笔一画练好书法的点画线条,否则将来难成大器。想到此处,郗爷爷便有些火上心头,寒着脸走到了郗无邪的身边,朝他写的字一看,脸色顿时大变。略微浑浊的眸子迸出惊异的精光,表情更是精彩,惊叹莫明过…

时至晌午,郗爷爷准备生火做饭,走进屋子想起孙子在练字,于是朝着书房走了过去,想看看这孙儿是否在偷懒。

刚踏入书房,郗爷爷就见到了书桌前郗无邪挥毫如行云流水般,神情专心致志,但郗爷爷却皱起了眉头,心中十分不满。

练字忌躁啊,小小年纪,应当一笔一画练好书法的点画线条,否则将来难成大器。想到此处,郗爷爷便有些火上心头,寒着脸走到了郗无邪的身边,朝他写的字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略微浑浊的眸子迸出惊异的精光,表情更是精彩,惊叹莫明过后是赞叹,最终又微微摇头,因为他发现了郗无邪的字中的不足之处,但欣喜更多。

这孙子的书法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记得去年他来这里练字时,经常教训他的字如同狗爬,今日再看,却已经找不到从前半点影子。

尤其让郗爷爷欣慰的是郗无邪这手字节奏感与立体感十分融洽,运笔快慢恰倒好处,即便楷书节奏感并不强烈,但还是能从无邪的字里行间看出那默契的规律与变化。

而无邪的中锋用笔更是有大家风范,中锋用笔历来重视,因为中锋写出的画笔“映日视之,画之中心,有一缕浓墨,正当其中,至于折处,亦当中无有偏侧。”,中锋用笔好了,点画线条才能饱满圆实,浑厚圆润。正因郗无邪的中锋用笔道行不俗,也就造就他这一手字整体观感和谐而优美。

最让郗爷爷赞叹的是郗无邪这字里行间充斥着一种神韵,是朝气的气息,也混杂了一些稳重的态度。这点让郗爷爷难以相信这略含沧桑的感觉竟然是出自八岁孙儿之手。

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如今孙子的书法在神采上有了自己的神韵与气魄,只是这形质上还略微差了些许,笔锋运用恰如其分,但力道把握上还欠火候,落笔力量的轻重直接导致整手字的质量,所以郗爷爷还是能从这令他赞叹的字中发现不足,便是郗无邪的落笔力量还需勤勉练习才行。

但这根本不能怪郗无邪,这八岁的身体让他还有些不适应,练字时找到了感觉,但就是在力量上掌控不足,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这身体,毕竟书法对力道的敏感程度不亚于女人动情时的神经,这力道的掌握更是需要时间来研磨,急不得。

“好,小邪,看来这一年在家的日子里,你爸没放松对你的教导,这字写的不错,但不能骄傲,书法最大的好处能够修身养性,最忌讳骄躁。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郗爷爷一脸微笑,越看着孙子越觉得欣慰。

停笔之后的郗无邪吁出口气,同样微笑着向爷爷点点头,练字时需要百分百的专心,否则一断笔,就打乱了意境,前世的郗无邪就经常独自一人在书房中练字安神,这书法也就是长年累月练出来的。

这刚练完字的手带着热度十分敏感,郗无邪一个人在书房中静坐一阵后才走出院子,与爷爷一起吃过午饭后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午睡去了。

郗无邪住的瓦房没有窗,显得昏暗,屋内依稀可闻一股腐味,充斥着年代与历史的味道,墙角摆放的粮食同时散发着谷味稻香,让这房内的味道混杂却能够识别得清楚。

躺在凉席上,郗无邪带着淡淡的睡意没有立刻入眠,心中百感交集,前世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这辈子还会错过那两个女人吗?

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曾经年少轻狂,不懂珍惜,失去后才悔恨万分,如今重生,结局还会是遗憾吗?

朦胧恍惚中,郗无邪沉睡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不过才是下午三点多,身上不知何时盖上了一件薄薄的单子,郗无邪揉揉惺忪的睡眼,低头看着身上的单子,心中暖流滑过,愣了片刻后掀开被单跳下床,走出了屋子。

来到院子,见到爷爷坐在那躺椅上和一个孩童聊着话。那男孩与郗无邪年纪相仿,长相憨厚老实,带着淳朴的气质,身材明显比郗无邪现在的身躯结实许多。

“郗哥,你睡起了?”那男孩见到郗无邪出来,很是高兴。

脑海中仔细思索着这男孩的身份,郗无邪愣神半晌才想起他是谁,脸上也是一喜。

“虎子?你怎么来了?”

这男孩是爷爷邻居家的孩子,叫潘虎,郗无邪每年来这里都是他陪着玩闹,他是家中排行老二,潘家有三兄弟,潘虎的哥哥比他大七岁,成绩不错,所以上了初中,而潘虎的弟弟只比他小两岁,所以潘虎在家中的地位和处境很尴尬,虽然没有后娘这种悲惨的景遇,但因为他哥哥成绩优异,家中有意让他大哥上学,将来走出农村,而他的弟弟又是家中老末,自然得到家人倍加关爱,如同小祖宗般供着,所以夹在中间的潘虎便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从小就下田里帮家做活。

说起来潘虎的哥哥还是爷爷经常教习下才成绩优异的,而潘虎也经常来爷爷家听取教诲,至少不会做个目不识丁的文盲。

以前从未想那么多,但是现在见到憨厚的潘虎,郗无邪不免联想一番,替潘虎不值,毕竟摆在他面前的路太窄了,窄得无处选择,只有闷头摸黑一路走下去。

“嘿嘿,我妈磨了些玉米面让我给爷爷送来,听说你来了,所以我妈特准我找你玩儿,刚才爷爷说你睡午觉呢,我就没去吵醒你。”潘虎坐在小凳子上说道。

“虎娃,教你的那些字都认会了吗?”爷爷忽然插口问道。

潘虎点点头,表情严肃地说道:“认得,也会写了。”

“要多练多写,给你的书多读读。别玩野了心就把学习忘了。”爷爷叮嘱道。

“我知道,我妈说我要多学点儿,将来教弟弟认字的活儿就靠我了。”潘虎的话让郗无邪的心情十分压抑,他清楚地记得,过两年潘虎的弟弟就去上小学了,而之后的几年,郗无邪每次来,潘虎都会在与他交谈中露出羡慕的意思。

“玩去吧。”爷爷说完就靠躺在椅上,手中的扇子开始缓慢而规律地摇了起来。

潘虎高兴地拉起郗无邪跑了出去。刚跑出门,郗无邪又跑回家里,从书房中取了自己的书包又出去了。

两个孩子一直来到了溪边,潘虎脱了打着补丁的衣服,赤裸裸地跳到小溪中,夏日炎热的天气让置身水中的潘虎异常凉爽,他抹了把脸上的水,朝郗无邪招手笑道:“郗哥,你怎么不下来?咱们比抓螃蟹,看谁抓的多?”

这小溪中的石缝中偶尔会有小螃蟹,每年来这里捉鱼摸蟹是他们两个孩子常做的事。

郗无邪朝着潘虎摇头道:“等一下,我把作业先做完再说,你先玩儿。”

潘虎点头答应一声后便朝着水稍微深些的地方走过去,其实这清澈见底的小溪最深也不过到潘虎的胸口,可想而知有多浅,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溺水危险。

在溪边找了块大石坐下,郗无邪从书包中掏出暑假作业,看着两套本子,拿起铅笔翻开就写,根本不用思考,这小学的作业无非就是语文与数学,至于语文还停留在拼音阶段,数学更是百位内的加减法罢了。所以不消片刻就做完了,几乎是翻一页做一页,思考都是多余的。

但是麻烦的是还要写日记,二十篇日记让郗无邪犯难起来,虽然年纪还小,但日记怎么说都是个人隐私,却要当作业交给老师,让他这个重生回来的人十分难受,再者,这日记该怎么写又是一道难题,不痛不痒地写流水帐让他提不起兴致,但真要写些心情感触然后交给老师,又让他不愿。

最后,留下了日记没写,郗无邪放好书包,脱掉身上的衣服也下了水,既然重生在童年,自然要享受这无忧无虑的童年。

两个孩子在水中泼水嬉闹着,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欢声笑语远远传去。

玩够闹累了的两个孩子倚着块大石并肩坐着,潘虎手上捧着一只螃蟹,还不够巴掌大,尤其是潘虎如今的小手掌。逗着那螃蟹的小钳子,潘虎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童心未泯的郗无邪也同样手上捧着一只螃蟹,略微比潘虎那只大些,是潘虎抓到后特意给他的。

郗无邪看着手上的小螃蟹,看了眼旁边的潘虎,他不禁开口问道:“虎子,你为啥把这大的给我?”

“你是我哥,不给你给谁?”潘虎依旧看着掌中的螃蟹,回答郗无邪的话没有丝毫犹豫,脱口而出。

“你想不想要这大的?”郗无邪又问道。

“不要,大的给你,我要小的就行了。”

“如果我和你只有一只呢?”

“那,那我不要了,全给你。”

“为什么?”

“你是我哥。”

郗无邪扭头看着耿直厚道的潘虎,心中十分感动,他记得,前世的潘虎在爷爷的葬礼上哭得一塌糊涂,甚至比他这个亲孙子哭得还凶,郗无邪清楚地记得潘虎打了自己媳妇一巴掌,就因为媳妇不同意送钱给自己为爷爷办理身后事。虽然郗无邪最终没要那钱,但潘虎那份心,他收下了。

“虎子,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将来,谁欺负你,我就替你百倍讨回来。”

“恩,我也是,谁要是敢欺负郗哥,我也不饶他。”

两个孩子对视一笑,然后穿上衣服踏着黄昏红霞朝村中走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神笔绘逍遥》第七章 败退在游戏进行时 《神笔绘逍遥》第一章 携神笔重生童年 《神笔绘逍遥》第四章 将童年记忆作画 《神笔绘逍遥》第二章 童年的兄弟 《神笔绘逍遥》第十章 人心,卧虎藏龙 《神笔绘逍遥》第八章 浪女回头金不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