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神笔绘逍遥》第四章 将童年记忆作画

《神笔绘逍遥》第四章 将童年记忆作画

梧桐阅读 2020-10-19
潘虎郗天真无邪小说名字叫作《神笔绘消遥》,提供更多潘虎郗天真无邪是哪部小说,潘虎郗天真无邪是什么小说。神笔绘消遥小说潘虎郗天真无邪节选:潘虎约好的山坡下,果真看见潘虎坐在一颗树下无聊的地扔着石子。“嘿,虎子,快回来,我抱不动了。”这少…...

神笔绘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潘虎郗无邪小说名字叫做《神笔绘逍遥》,这里提供潘虎郗无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笔绘逍遥小说精选:翡翠化神笔很神奇,神奇到不用沾颜料便能调色,神奇到笔尖的粗细随意变化,一切一切都在乎用笔者的意愿。纸上一只类犬似狐的动物跃于眼前,灰黄褐色的体毛,尾上有黑白相间的环纹。当整幅画完成时,纸张忽然泛起一阵柔和的白光,郗无邪期待的眼睛没有让他失望。神奇的事情果然发生了。那只灵猫瞬间活了,仿佛从画中走了出来,白光渐渐褪去,而灵猫已经趴在了书桌上,至于那画纸中,则空白无物。抱起不轻的灵猫,听着它发出低沉的呼吸声,郗无邪抱着它…

翡翠化神笔很神奇,神奇到不用沾颜料便能调色,神奇到笔尖的粗细随意变化,一切一切都在乎用笔者的意愿。

纸上一只类犬似狐的动物跃于眼前,灰黄褐色的体毛,尾上有黑白相间的环纹。当整幅画完成时,纸张忽然泛起一阵柔和的白光,郗无邪期待的眼睛没有让他失望。

神奇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那只灵猫瞬间活了,仿佛从画中走了出来,白光渐渐褪去,而灵猫已经趴在了书桌上,至于那画纸中,则空白无物。

抱起不轻的灵猫,听着它发出低沉的呼吸声,郗无邪抱着它,一手抚摩在它脑袋上,灰色绒毛微微有些扎手,但也不影响郗无邪对它的喜爱,还好这画出来的灵猫较为温顺,想来因为它的原形是被人类捕捉后驯养多时才导致这画出来的也有了奴性。

爷爷已经睡下,郗无邪抱着灵猫出了家,来到与潘虎约好的山坡下,果然见到潘虎坐在一颗树下无聊地扔着石子。

“嘿,虎子,快过来,我抱不动了。”这少说也有十多斤的灵猫缩在郗无邪的怀中,倒是让他累得气喘吁吁,才八岁的孩子,能负重多少?更何况走了不短的路。

潘虎闻声立刻跑了过去,从郗无邪怀中接过灵猫,他倒不嫌沉,抱着十多斤的灵猫跟没事人似的,只是他皱了皱鼻头,问道:“郗哥,这是啥东西?骚味儿好重啊。”

那是灵猫的香腺,自然有味儿了。不过郗无邪也懒得解释,他笑道:“你不是喜欢这玩意吗?怎么送到你手里又不认识了。”

月色朦胧下的潘虎根本看不清怀中的动物是个啥玩意,只以为是猫,却没想到是他梦寐以求的灵猫!

他一惊,险些将灵猫扔出怀去,低头仔仔细细看个清楚,然后抬起头压低声音问道:“郗哥,你不会是开玩笑吧?这是灵猫?你送给我让我放哪儿?更别说养了。”

郗无邪嘿嘿一笑,爽快道:“你跟家人说是我寄养在你那里的就行了,不过这家伙食量不小,还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你得看牢了,偶尔带它去山里转转,让它自己觅食,这山里的野兔可不少。”

潘虎听得很仔细,点头答应过后又露出难色,郗无邪疑问道:“咋了?还有问题?”

“不,郗哥,你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潘虎的脸上有些犹豫,看来他喜欢灵猫,但又觉得这礼太重了。

看着淳朴的潘虎,郗无邪在心中暗道:冲你这句话,这灵猫我送得值了。面上不以为意地道:“送你就送你,别墨迹。你要是不要,我就把它放生了,这玩意你喜欢当宝,我可不。就凭那股子臊味,我避都来不及呢。”

听到郗无邪这么一说,潘虎只好收下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怪异的感觉,很温暖,似乎有**缓缓流过,或许,那**叫感动。

两人匆匆见过面又再次分开,郗无邪回到爷爷家倒头就睡,明天就是离开的日子了。

雄鸡报晓揭开黎明的幕布,郗无邪刚起床梳洗过后就见到了老爸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看样子象老爸的同事。

爷爷和爸爸在院子里聊着天,郗无邪凑了过去,老爸郗志远眼角瞥见他过来,扭头问道:“小兔崽子,这俩月没给你爷爷惹麻烦吧?过来,这是你张叔叔,是爸爸的同事,今天特地开车过来接你的。叫叔叔好。”

“张叔叔好。”郗无邪走到那剥花生吃的男人前问了声好,又转头对老爸说道:“我惹没惹事儿,你问爷爷就行了,我惹事儿了,你背着,我没惹事儿,你得赔我。”

“嘿,没见俩月,你胆子倒不小了。说话没大没小的。合着里外我都吃亏啊?不和你小子耍嘴皮子了,你去跟虎娃道个别吧,人家好歹也陪你玩了俩月,过来,拿上这些东西给虎娃家拿去,见了长辈要有礼貌,别跟自己家似的。”

老爸将从城里买来的一袋子水果递到郗无邪手中,催促他给潘家拿去,正要出门时,爷爷却突然叫住了郗无邪。

“小邪,你去书房,把你前天写的那幅字送给虎娃。”

“爹,那小子写的字能看吗?还送人?这不丢人嘛!”老爸顿时急了,他可是清楚郗无邪的字是个什么形状,别说给外人看,就连他都看不上眼。

爷爷微笑着抚着山羊须,颇有些自豪的表情,笑道:“小邪,把你写的那幅字拿出来给你爸瞧瞧,我孙子的字入不入得外人眼,丢不丢人。”

放下水果袋,郗无邪无奈地走回了屋,那幅字是他前天练字时兴起所写,爷爷正好瞧见,于是说要保存下来,他分明瞧见爷爷很喜欢他写的那幅字,现在却转眼就要送人,看来爷爷很喜欢潘虎,也对,潘家老大成绩能那么好还有爷爷一半功劳。

回到院子时,郗无邪手上多了幅修整好边幅的字,一展开,老爸的神情利马不同了,斯文干净的脸上写满惊讶,而后是欣赏。

若无恒,刺股悬梁何所益?

苟有志,奋蹄逐日不须鞭!

字体工整有序,视觉观感上极其悦目,尤其是字里行间仿佛透露着一股蓬勃的朝气,更有一种坚定的意味。

“好啊,志远,你这孩子不简单啊,这手字写得真漂亮,恐怕和你有一比了吧,虎父无犬子,小小年纪能够自勉自励,人小志不小。”老爸的同事张叔叔赞叹地说道,同时望向老爸的眼神带着几分羡慕。

老爸也是从欣赏中醒来,摇头笑道:“你别夸这小兔崽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帖子拓写的吧?”

“这倒不是,小邪写这字时我亲眼所见。”郗爷爷抚须自豪地道。

“那就是爸您教得好孙子。”老爸见风使舵,赶紧拍起了爷爷的马屁。

“那当然。”爷爷也不谦虚,似乎这马屁拍得他浑身舒坦。

卷起字,郗无邪又问了句爷爷。

“爷爷,这字,真送过去?您不要了?”

郗爷爷摇摇头,叹了口气后道:“给虎娃吧,他有心的话每天看一看,总是好的,日子久了,他就懂这里面的意思了。”

提着水果袋拿上字,郗无邪来到了潘虎的家中,与她母亲聊了聊,然后送上东西后就道别,倒没有太多离愁,毕竟他明年还会再来。

回到家中帮着老爸打下手忙活了一个上午,将老爸带来的蔬菜肉类整了一席,然后爷孙三人外加开车的张叔叔坐在一起吃了起来,老爸与爷爷频繁举杯,这夏天我来爷爷这里,而过年则是爷爷去城里,一年到头,爷爷与父亲也见不了几面,所以每逢父子二人一起吃饭都格外热情,一脸斯文相的父亲对爷爷也是十分孝顺,多次要让老人去城里住都被拒绝,因为爷爷喜欢乡村这种恬静的生活。

饭后喝了酒的三人都小睡去了,郗无邪则跑回了书房,本来打算留给爷爷一件礼物的,但是那幅字送给了潘虎,于是他就要重新准备一件了。

提起笔在宣纸上绘画起来,他知道到了爷爷这种年纪,对生活质量的追求已经没了兴致,最大的乐趣往往就是亲人,尤其是含饴弄孙,所以,郗无邪打算将自己的童年记忆送给他。

时至伴晚,喝了酒的三人终于醒了,老爸和张叔叔还算好,挺精神的,倒是爷爷还有些迷糊,毕竟上了年纪,对酒精的抵抗越来越低了,于是不等老爸出口道别,爷爷就挥手道:“赶快走吧,趁天还没黑路好走,这农村路灯也没有,真入了夜,容易出事儿。”

老爸也不好再磨蹭,毕竟张叔叔还在一旁,人家可是外人。于是打算就此话别,临走前,郗无邪走到爷爷身边,低声道:“爷爷,我给你留了幅画,在书房放着呢,你要是喜欢就留着,要是不喜欢的话,扔掉就行。我走了,注意身体啊。”

抱了抱爷爷已经略微佝偻的身躯,郗无邪转身朝老爸与张叔叔开来的小轿车走去,上了车摇下车窗,对站在门外的爷爷挥手喊道:“爷爷,我明年夏天还来。”

一直等到汽车行驶出了村子不见影,郗爷爷才回了屋,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泪珠,含笑走进了书房,在那檀木案几上平放着一张画。

是由几幅小画组成的一幅图,上三幅,下两幅,上面三幅的画分别描绘的郗无邪那矮小的身影在山间奔跑,水中游戏,林间爬树的情景,画中的郗无邪极其传神,仿佛活着一般,郗爷爷都不禁嘴角勾起一抹温馨的笑意,下面两幅小画则是郗无邪在书房练字的情景,慈祥的爷爷手把手教着郗无邪握笔,爷孙二人一严一乖,另一幅则是爷爷在院子中摇扇纳凉,郗无邪背着古诗的情景。

不知不觉,郗爷爷的眼眶湿润了,嘴角翘起的弧度却越来越大。

在整幅画的左下角的空白处题着首诗。

鹧鸪天?童年久忆平生在幼娃,小村茅舍度生涯。

日长时钓池中鳖,夜静频寻水畔蛙。

勤种菜,懒浇花,蚌螺闲摸报娘夸。

欢欣最是沽油酱,或有余钿供一奢。

爷爷,我将自己的童年化作记忆留给你,希望,你喜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神笔绘逍遥》第七章 败退在游戏进行时 《神笔绘逍遥》第一章 携神笔重生童年 《神笔绘逍遥》第四章 将童年记忆作画 《神笔绘逍遥》第二章 童年的兄弟 《神笔绘逍遥》第十章 人心,卧虎藏龙 《神笔绘逍遥》第八章 浪女回头金不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