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神笔绘逍遥》第一章 携神笔重生童年

《神笔绘逍遥》第一章 携神笔重生童年

梧桐阅读 2020-10-19 03:36:49
郗天真无邪小说名字叫作《神笔绘消遥》,提供更多郗天真无邪小说,郗天真无邪小说名字。神笔绘消遥小说郗天真无邪节选:郗天真无邪但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嗔目结舌。他复活了!但是可以得到了阎王的保证,但这时此时此刻,郗天真无邪才真正的从理智时代节奏,深陷震憾。一切…...

神笔绘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神笔绘逍遥》在线阅读

郗无邪小说名字叫做《神笔绘逍遥》,这里提供郗无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笔绘逍遥小说精选:山村乡气弥漫的村落中,一间间红砖瓦房紧挨着落在泥泞凹坑的道路两旁,一个孩童犹如老僧入定般靠着一棵大树坐在那里。缓缓睁开清澈的眼睛,灵气的眸子充满了惊讶,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郗无邪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瞠目结舌。他重生了!虽然得到了阎王的保证,但此时此刻,郗无邪才真正从理智脱节,陷入震撼。一切都是真的!活动活动幼小的四肢,郗无邪站起身,看着身上短袖短裤,还有脚上那双凉鞋,郗无邪激动地胸口起伏不定,最终仰起稚嫩的小脸望…

山村乡气弥漫的村落中,一间间红砖瓦房紧挨着落在泥泞凹坑的道路两旁,一个孩童犹如老僧入定般靠着一棵大树坐在那里。

缓缓睁开清澈的眼睛,灵气的眸子充满了惊讶,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郗无邪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瞠目结舌。

他重生了!

虽然得到了阎王的保证,但此时此刻,郗无邪才真正从理智脱节,陷入震撼。

一切都是真的!

活动活动幼小的四肢,郗无邪站起身,看着身上短袖短裤,还有脚上那双凉鞋,郗无邪激动地胸口起伏不定,最终仰起稚嫩的小脸望向天空,呼吸着清新夹杂泥土的气息,舒爽的感觉流过身体,那张洁净的脸旁绽放出一个笑容,犹如他的名字一样,十分无邪。

重新享受到了活着的感觉,郗无邪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臂内侧,那里清晰可见一幅纹身,不是猛虎下山,更不是鹰击长空,也不是龙形图腾,那纹身十分简单,就是一支笔,翡翠笔杆通体碧绿,郗无邪微微一笑,意念一动,那纹身忽然仿佛活了一般,从手臂上慢慢浮出,最终握在了郗无邪的手中。

把玩着这神奇且诡异的画笔,郗无邪那张精致**的小脸更添几丝笑意。

这就是神笔马良用过的那支神笔啊!

神笔马良,前世的小时候曾经听过的一个故事,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这支神笔能够将死物画活,简直就是点石成金般的神奇。

说到这支笔的为何会出现在郗无邪的身上,就要追溯到了郗无邪的前世了。

同样是郗无邪,但那个郗无邪却是郁不得志,平庸浑噩地走过了三十年光景,若说那个他有什么不寻与普通人,那就是他从小喜欢作画,但在考大学时却遵从了父母的安排,进了普通高校,放弃了去美术学院进修的机会,也因此,他的特长被埋没了,也就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后来大学毕业,凭借从小对字画的研修,进而从事起了倒卖古玩字画的生意,偶尔临摹一些国画大师的名作低价贱卖出去以养家糊口。

本以为就这样平淡地走过一生,但却没想到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的桥段却发生在了他的身上,郗无邪的爷爷在临死前将家中唯一世代相传的物品交给了他,那是一幅《龙腾九州图》,凭郗无邪的眼光自然看出此画不凡,但因为爷爷死前嘱咐必须世世代代保存下去,所以他也没有打算将画卖出去,但是,在他三十二岁时,灾祸临门,一伙匪徒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郗无邪藏有古画的消息,于是见财起意,夜黑风高时便对郗无邪下手了。

郗无邪死了,他死前只记得胸前一把匕首刺破心口,一道血泉洒在了那幅被爷爷视为珍宝的《龙腾九州图》上,那时,画上红光乍现,绚丽夺目,死前的郗无邪恰好最后一瞥望见了这耀眼璀璨。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这话果然有道理,本应一命归天的郗无邪却来到了阎王殿前,被告知那《龙腾九州图》中封印有画灵,已经达数千年之久,而郗无邪不但守护有功,更用郗家的血脉解开了封印,释放出了画灵,但他也因此遭到横祸,于是阎王特免他一死,更开恩让他重活一次,外送神笔一支,那神笔名为翡翠化神笔,正是马良曾经用过的。

于是,郗无邪带着记忆回到了他八岁的时候。

已经理清头绪的郗无邪拍拍身上的尘土,那支神笔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中,右臂内侧清晰可见,因为这支笔只属于他一个人,所以在他重生时便封印进了他的身体,否则若是被他人所得,会破坏了地府的规矩。

恢复了理智的郗无邪看着周围的乡村环境,鼻息中微微可察一股腥涩之味,那是饲养牲口的气味,这下郗无邪却疑惑了,童年的记忆并不如长大后那般清晰有条有理,大多已经淡忘,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住在城市里长大的,怎么会身处乡村?

忽然一拍额头,郗无邪清澈的眸子忽然闪着激动的色彩,转身朝着一户人家跑了进去。

他终于想起来这里是哪里了,这是他爷爷住的农村,耳边传来夏蝉的虫鸣提醒了他,他放暑假经常会被父母送到爷爷家来,一来爷爷想念孙子,二来也替父母省心,毕竟父母还需要工作。

想起那位在郗无邪大学毕业后两年就过世的爷爷,郗无邪再也忍不住激动,朝着爷爷家跑了去。

果然,一进门,爷爷家的三间瓦房前的院子中,一位发丝雪白的老人正闭着眼睛躺坐在一张摇椅上,右手握着竹扇轻缓扇动着,闭目养神中的老人口中哼着曲调生涩的调子,怡然自得。

望着穿着白色背心在院中树下纳凉的爷爷,郗无邪眼眶渐渐湿润,喉间细流蠕动,几乎哽咽,他步履都有些飘忽,一步一步走向还在哼着小曲的爷爷,眼睛朦胧了。

最终郗无邪偷偷抹掉泪珠,站在爷爷面前,嘴角勾勒出天真的笑容,他知道这个爷爷的喜好,他的生活很简单,清晨在村里走走跑跑,偶尔去河塘垂钓,最大的乐趣就是写字下棋,而平时,则是经常哼着他那个时代常听的戏曲调子,就象现在这般。

郗爷爷仿佛察觉到了身边有人,闭着的眼睛张开,却看见孙子一动不动站在身边笑望着他,那眼神包含着思念,仿佛爷孙不见多年一般,更加让郗爷爷疑惑的是,这调皮的孙子怎么今天静下来了?不过,他喜欢孙子现在看他的神情,分明是爷孙情深啊,心里虽然温暖,但面上还是摆出几分长辈的威严之色。

“小邪,今天的字练了吗?”爷爷的声音柔中带严,郗无邪也从思念的温情中醒悟过来,随后又为难起来。

这烈日当空,分明已经是快到中午了,按照爷爷小时候对他的教诲,他必须早上练字,但是,偷懒贪玩的他却经常糊弄爷爷,拿出以前写的字给爷爷交差。

今天,我练字了么?

郗无邪不禁问自己,但是他的大脑却不是电脑,不会将往事记录得那么清楚,所以,他也不知道,被爷爷这么一问,半天一声不吭。

爷爷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威严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爷爷说过到多少次,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你看看你爸,他小时侯就贪玩,结果现在高不成低不就,书到用时方恨少啊,算了算了,你赶快回屋练字吧。”

看着爷爷似乎扫了兴致般又闭上眼睛,哼着曲的嘴也纹丝不动,郗无邪的心抽搐起来,眼眶又再次湿润。

小时候,他不懂,错把爷爷的严厉当苛刻。

长大了,他懂了,爷爷不在了,而他,却为儿时的放纵与无知付出了一生的代价。

没有人能够凭白无故的成功,这就是前世的他到了而立之年所发出的感叹,投机取巧的人或许能够赢得一时,却永远赢不了一世,只有真才实学才是立足社会的基础,而这基础,恰恰少年心性的人生前二十年。

郗无邪既然重生了,他就不会虚度年华,更不会妄图以自己对未来的了解来投机取巧,他要脚踏实地地活一次,真真正正地潇洒活一次。

跑进了屋,郗无邪来到爷爷的书房,这三间瓦房有一间是爷爷住的,一间是爸爸小时侯住的,现在空着,除了放些粮食外,还搭着一张不大的床,是郗无邪来这里时睡的,还有一间屋子则是爷爷的书房。

虽然这里是农村,但爷爷的书房还是十分讲究,檀木大案上摆着文房四宝,古香四溢,贴墙摆着书架,分类规划十分整齐,旧书新书一目了然,爷爷经常翻的几本书重新装订过好几次,在这间屋子,就是爷爷这样半农村半文化的人物,培养出了爸爸当年第一个从这个小村中走出去的大学生,虽然是去上军校,但也是本科学历,已经是这村子的骄傲了,也让爷爷在村民中的声望口碑都不错。

生在80年代,长在90年代,活在新千年的郗无邪以前不明白爷爷的与众不同,现在却了然于心,暗自佩服爷爷,虽然现在已经是90年代,但是村民中有不少还是目不识丁,也就是再过几年,乡镇上才扩建了几所学校。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培养父亲,让他走出农村,放弃年轻劳动力去学习文化,这在三十年前的农村,恐怕很难让人理解,毕竟那时的教育政策不过是六年义务教育,上完小学的农村人基本上都回到家中做起农活了,但爷爷却坚持让父亲一直学习下去,更是让父亲以优异的成绩进了军校,若不是家中实在贫穷,或许会让父亲选择名牌大学。

在屋子南面墙上挂着一幅裱起来的字,纸张微微泛黄,可见年代不短,字体狂放,骨力铿锵,雄浑有力地书写了四个大字。

卧石听涛这字是爷爷年轻时写的,因为爸爸曾经说过,打从他记事时起,这字就挂在家中,历史年数无从考究,也许只有爷爷与死去的奶奶知道。

前世的郗无邪经常见到这副字,但狂草的字型实在让他分辨不出这四个字究竟写的是什么,也看不懂这字好在哪里,可拥有三十多年阅历的郗无邪此时再看,却别有一番感受,遥想着爷爷年轻时的张狂不羁,一定不输如今年轻人的精彩,爷爷走过的青春年华或许也是一段不凡的路程。

感慨过后,郗无邪走到案几前,铺好宣纸,倒墨调汁,翻开一本书法帖,然后提起笔先认真地看了遍临摹的帖子,然后神情专注地落笔。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神笔绘逍遥》第七章 败退在游戏进行时 《神笔绘逍遥》第一章 携神笔重生童年 《神笔绘逍遥》第四章 将童年记忆作画 《神笔绘逍遥》第二章 童年的兄弟 《神笔绘逍遥》第十章 人心,卧虎藏龙 《神笔绘逍遥》第八章 浪女回头金不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