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人皇圣宠:兽妃大大大》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天狗月炎 2020-10-19 00:50:29
免费提供更多天帝圣宠:兽妃大大地大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大燕王朝西北第一关,黑水关,背依巍峨祁连山脉,面对自己茫茫沙漠,驻有黑水军五万众。 边关寒苦,驻军仅有十分少之家眷全程陪同在此,便,坐落于关城...边关苦寒,驻军只有非常少之家眷陪同在此,于是,位于关城城外西北角落的妓营便成了一个热闹去处,妓营里的女子,大多是被流放的罪女。。...

大燕王朝西北第一关,黑水关,背依巍峨祁连山脉,面对茫茫沙漠,驻有黑水军二十万众。

边关苦寒,驻军只有非常少之家眷陪同在此,于是,位于关城城外西北角落的妓营便成了一个热闹去处,妓营里的女子,大多是被流放的罪女。

两年前,大燕国新帝登基伊始就查处了一宗谋逆大案,在大燕国都的菜市口上连续斩了一个月的人头,牵连权贵世家数众,发配到这黑水城的就多达两千多人,其中一些女眷,便进了这妓营。

早春二月,江南已是春暖花开草长莺飞,而这边陲重地,却还是寒风袭人,刚下的春雪积了三尺有余,妓营里一片连绵的土屋,茅草顶也被压塌了许多。只有用来接客的一排砖瓦院子,还有着温暖的气息。

朝阳从窗口斜照进来,在屋内洒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萧凌风睁开了眼睛,微咪了下,看了看窗外微亮的天色,望向床头已经在穿衣服的男人,问道:“怎么这么早?”

男人转过头,面目在晨光中有些模糊,那精干强壮的身体带着煞气逼近床头,伸手想抚摸下女人的脸,却中途转向,拿起床头挂着的腰带,然后顺手丢下一小块碎银,系好盔甲,开门走了出去。

门一开一合间,寒风呼的吹了进来,让萧凌风不觉冷的哆嗦了下,拿起那小块碎银,握在手心里掂了掂,翻身下了床,盯着那半遮着窗户的身影瞧了会,捡起地上衣物开始穿戴。

在萧凌风系好自己唯一的一件烂棉袄,窗外传进低低的声音:“你离开这里吧,越快越好。”然后低沉的脚步声快速远去。

萧凌风愣怔了会,推开门,天还未全亮,初升的朝阳映在白雪上,亮晶晶的金黄一片,男人黑色的铁甲似乎镀上了一层黄金,在晨光里烁烁闪亮。

“你,保重!”萧凌风不觉叫道。

男人的身影顿了一下,然后利索的翻身上马,调转马头扬鞭而去,溅起一片雪尘。

*

微一思忖,萧凌风出了院门,朝自己的土屋快步走去。

清晨的寒风冷冽沁人,让手脚上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伤口又隐痛起来。

揭开黑得发亮的门帘,萧凌风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土屋,屋角的火塘只剩下微弱的火苗,给屋内带来些微光亮。

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萧凌风不多久就收好了一个小小的包袱,眼光在小小的土屋里流转了一遍,确认再没有遗忘的东西,转身出了小屋。

“哟,大小姐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不用回头,萧凌风也仿佛能看到月娘脸上那种轻蔑之色。

“月娘,收拾下东西,进关城去吧。”顿了下,萧凌风转身,对拿着个盆站在土屋门口的月娘道。摸了摸荷包里的那块碎银,这可是这两年来她拥有最多的财富了。

昨儿这个校尉,明显是个雌儿,动作生疏的像是第一次,但是却又非常的卖力,那感觉,就像是最后的狂欢一样。

虽然刚下了一场雪,但是红柳河的冰已经开始融化,春天毕竟来了,而随着春天来的,就是大批的匈奴骑兵。

“大小姐这话说的,咱们娘两可没大小姐你这么富裕,天天往那一躺,就有大把的铜钱进,这进关城是要银子的。”月娘冷冷的笑道,鄙视的眼光在萧凌风身上一转,接着道:“要是老爷还在,只怕也会被你气死,堂堂萧家大小姐,就算长了这副见不得人的样子,也不能自甘下贱到这种程度。”

“呵呵,”萧凌风不觉笑出了声,轻拂了下额边的散发,视线扫过月娘手腕上的手链,萧凌风柔声道:“月娘,要不是我自甘下贱,只怕现在在那边院子里躺着赚大把铜钱的就是你和邀月妹妹了。”

月娘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当初萧家获罪,男丁全部斩首,女眷流徙千里,一家子女眷被流放四处,而她们被流放到黑水关。

关口的吕将军是萧侯爷的故交,怜惜他们一家只剩下这几个弱质女流,便暗中给予了关照,本来都要进入妓营的,变成只要一个去就可以,于是,重伤还在昏迷中的萧凌风,便被她们给推出来送进了妓营。

想起那如同黄泉边上打个转般的经历,萧凌风心中对月娘她们仅剩的怜悯也消散开去,淡淡的笑了下,向关口走去。

还没到黑水关城门,就觉得大地一阵震动,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兵戈摩擦的声响和盔甲晃动的声音,让荒凉的大漠上突然一片肃杀之气。

*

“达达哒”急速的马蹄声响起,黑色铁甲的骑兵从步卒方队两侧飞驰而过。

萧凌风不觉皱了下眉头,看这个架势,这次出征的人数不在5万之下,连黑水军的精锐铁骑都出动了,在这早春,冰雪还未融化之时,实在不宜做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何况,看这样子,还是主动出击。

心思速转之时,突觉一个物体袭面而来,萧凌风下意识的抄手接了下来,然后就见一个着校尉盔甲的黑甲骑士疾驰而去,背后的红色披风被风吹得猎猎扬起,那披风上绣着的银色虎头的暗纹便如同活了一样,在风中昂头长啸。

手中是个破损得厉害的荷包,沉甸甸的,萧凌风手捏了捏,估摸着里面是十两左右大小的银锭。

这是打算着一去不回了,所以当做昨儿晚上的念想嘛?

见城门附近的人都被出城大军吸引了去,掂了掂荷包,萧凌风退到远离城门的墙角下,左右看了下,确认没有人注意,一矮身,从下面的一个狗洞里,钻进了关城。

大军开拔完,萧凌风正好把一家刚开摊的馒头摊子上的馒头全部装进一个大布袋里。然后赶在城门还没完全关闭前,出了城。

等到已经远离城门士兵的视线,萧凌风拐了个弯,没有回去妓营,而是往黑水关北面的龙首山而去。

找了个避风的山窝窝,用树枝掩好,外面敷上厚厚的一层雪。萧凌风把馒头放在雪里冻好,又拣了块青石板,放进窝窝里,青石板一头下面,挖了个洞,燃着火堆,另外一边铺上了自家带着的破棉絮,然后躺在暖暖的青石板上,睡起了回头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萧凌风挖了两馒头出来,燃起火烤好了馒头,扭头看了下外面的天色,还是钻出了山窝窝,爬上了面向黑水关城的山顶。

夕阳斜照下,阳光给旷野抹上了一层金黄,袅袅青烟从关城方向飘起,隐约可见黑水关城外燃起的熊熊火焰。

果然开始攻城了嘛?萧凌风搓了搓手,西北的二月依然寒风冻人,山风吹来,萧凌风便缩了脖子,下了山顶,缩回了自己的山窝窝。

新来的边将听说出身将门,是个年少有为的年轻将领,萧凌风唇角含了一丝讥笑,将火堆燃旺一些,躺了回去。

少年人啊,若是能早点识破陷阱还能杀个回马枪将袭击关城的匈奴人堵住,以攻抵过,若是识破不了,不光那几万人完了,精锐尽出的黑水关只怕也守不住。

只是可惜了昨儿那年轻校尉,这年头,难得碰到那样的笨蛋好心人了。

*

龙首山连绵起伏的山脉如同尖刀一般插入大漠深处,在红柳河边戈然而止,留下了一个个的山包丘陵。

猎食的秃鹰在丘陵间的平原上徘徊,时不时的俯身冲了下去,叼起遍布平原的尸块,然后飞向自己的巢穴。

支离破碎的尸体,断戈残刀,血水将一片白茫茫的雪原染成了鲜红色,无主的战马在尸堆间嘶鸣,寻找着它们早已经失去生命的主人。

大燕康元三年春,新任黑水城守将卫晞收到线报,为堵截匈奴大皇子的三万骑兵,出动精锐五万人,于红柳河流域的金塔遇伏,拼死力战之下,灭大皇子一万余人,而大燕朝部队……

在丘陵平原间盘旋回绕的红柳河水面上满是浮冰和尸体,流动在碎冰之间的雪水都被染红,冰块尸体相互挤压着往下游漫去,与下面河段的冰层相撞之后那些尸体便逐渐的沉了下去,将这场惨烈的战斗掩藏在了红柳河下面。

靠近龙首山地段的红柳河河道拐了个弯,湍急的河水在这里缓慢下来,河滩上是一片被推上来的尸体,百来个形容狼狈的燕国士兵瘫在了大石旁边。

小兵铁头看了眼支着腿靠在大石上半闭着眼小息的年轻校尉,十七八岁的年纪,脸上胡子都还没有长出来,和那些从国都一起来的新晋将领比起来,这个据说是武举状元的少年非常低调,来了三个月,除了每日里和他们一起摸爬打滚训练在一起,并不像其他那些新晋校尉们一样带着兄弟们出去喝酒取乐,让他们这队人私下多少是有些不满。

不过这个不满,在五万人遇伏撤退慌忙过河又遇上冰层崩溃之时他还带着他们逃了出来而彻底消失。

“只怕人都死光了……”

“是啊,我早就说了,这时候河水已经开始融冰,咱们这么多人踏上去,那冰面哪里能承得住?”

“那些鞑子早就埋伏在那,只怕,咱们出击的事情早就已经泄漏。”

“不会吧,不是说这次是临时出兵?连咱们都是这两三天才知道。”

“这次只怕是全军覆没了,校尉,咱们下面怎么走?”

一个士兵一问,所有的兵士都看向了他们的年轻校尉,此人不仅带他们逃过冰面的崩溃,还异常勇猛的带着他们冲杀出了匈奴人的包围圈,那种凛然悍勇和当机立断的机智让他们顿时对他改观。

林朝睁开了眼,瞟了眼那雪地里的满目鲜红,再扫视了下那些盔甲半弃的幸存者,嘴角不觉抿得死紧。

他手下的五百人如今只剩了这么点人,出来的五万人,只怕大半的性命都丢在了这片荒野之地。

士兵们都静默着望着他们的校尉,而林朝则看向了水面,然后猛的起身,冲向了红柳河。

“哎!校尉,这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说这打输了也不能怪你,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铁头一把抱住了他叫道。

“放开,水里有活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