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争战元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教育

第六章 教育

夏夜思雨 2020-09-16
走路时磨一磨噌噌噌,老半天不动一步,步伐细细碎碎,如同小丫鬟,轻挪脚步,深怕踩死一只蚂蚁。  “他娘的,王小虎,走快点儿,磨磨蹭蹭啥呢,又想挨杖责咋的?”宋大几眼看见自己手下的什长这个磨一磨唧唧劲,就想上来踹他两脚,这家伙太不不争气了。  “唉,以后每天早上都微风吹拂,炊烟升起,饭菜香味随风四溢。饱食之后,躺在床上小小休憩,打个饱嗝,体味这难得的清闲时分,那滋味真是——妙。。...

争战元末

推荐指数:10分

《争战元末》在线阅读

  ps:求点击、推荐票

  黄昏,落日挂在天边,发散着最后一丝热量。红霞映满天,如同火烧炎炙一般,俗语有云,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微风吹拂,炊烟升起,饭菜香味随风四溢。饱食之后,躺在床上小小休憩,打个饱嗝,体味这难得的清闲时分,那滋味真是——妙。

  可惜,这不是在百姓家,这是军营!

  ·······

  晚饭过后,什长们三三两两的走向方国珍的住处——学习。有的人一脸不情愿,走路磨磨蹭蹭,半天不动一步,步伐细碎,犹如小丫鬟,轻挪脚步,生怕踩死一只蚂蚁。

  “他娘的,王小虎,走快点,磨蹭啥呢,又想挨军棍咋的?”宋大一眼看到自己手下的什长这个磨磨唧唧劲,就想上去踹他两脚,这家伙太不争气了。

  “唉,以后每天晚上都学字,觉都少了,白天没精神啊!”什长王小虎感叹道。

  “我就不明白,咱又不是书生,咱是挺刀持枪的汉子,咋那舞啥磨啥来着?”又一个对学知识不感冒的什长道。

  “啥,学字好呢,多学点字能干好多事呢,能······”一脸憨厚的何有粮接话道。

  “有啥用,能有啥用,何有粮你咋不说啊?憋得脸的红了还是不知道学字能干啥,啥样,还没我赵大傻知道得多呢!”

  方国璋立在门口,看着几人在那扯淡,不由督促道:“快点!你们几个,点名呢!慢了,统统十军棍!”

  ······

  方国珍亲自随军训练了几天,发现许多人都是浑浑噩噩,每天不知为何而活,犹如一根根木头,没有思想。他们的身体虽一天天健壮,但精神还是虚弱不堪。

  由此,方国珍想到了教育这一利器。

  教育启人心智,教育使人明理,一个国家振兴在教育,一个军队坚定在教育。教育他们的思想,武装他们的头脑,振奋他们的精神,总而言之,要在洗脑似的教育中使他们知道人生的意义。

  方国珍是第一课的老师。以后,就要由他和张子善轮流教育众人。

  方国珍这个小团体基本上都来了,而军队则是来了六个什长,加两个队正(宋大和方国璋)。众人端正坐立,哪怕是在军中自认为牛B的宋大也在这种静默的氛围中老老实实。

  学习总是高尚的!

  一块黑板,几根粉笔,就是教具。黑板是使用很常见的黑色染料浸染一块平整木板而成,粉笔就是熟石膏制成。一块棉布制成的板擦,可谓是教具中成本最大的东西了。待到互相行礼之后,讲课开始了。

  “首先,我们要点一下名。点到者举手示意即可。”

  “张子善”

  “方国馨”

  “方国璋”

  “宋大”

  “耿老六”

  “李四”

  ······

  “我今天不准备教大家识字,因为我认为有一件事比识字更重要,谁能说说?谁想说谁举手”

  何有粮没有立刻思考就举手站立回答,“报告主上,我认为是粮食,是吃饭,没有了粮,识字也得饿死!说完了”何有粮慌忙坐下,连行礼都忘了。

  一阵哈哈大笑,其中宋大的声音尤其响亮。

  方国珍也是微笑不语,只是直直的看着宋大,笑声迅速消失。

  “笑啥,笑啥,一个个没有纪律”宋大赶紧装作守纪律的样子,又朝方国珍咧嘴一笑,极是无耻。

  “我知道大家笑啥,无非认为他说的粗鄙,但话糙理不糙,粮食就是最大的事。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没粮谁能活下去。”看着众人面色渐渐严肃,方国珍继续他的讲话,“没粮谁都活不下去,如今,每年多少人因为没有粮食饿死,有多少人因为没有吃的卖儿卖女,这一切因为啥?有人可能会想,近年来,天灾不断,所以粮食不够吃。”

  “但你们想过没有,平常时节,谁又能吃饱饭呢?哪一顿不是饿着肚子,有人一辈子没有吃饱过,一辈子没有尝过肉味,大家想想这是为啥?”

  方国珍给了众人几十秒的思考时间,然后大声道:

  “是因为蒙古鞑子,他们占了我们汉人的地,他们把我们当做牛羊使。累死、饿死他们视而不见,只因为我们是汉人,是他们眼中的一钱汉,随意杀害,连畜生都不如。”

  方国珍的话勾动了王小虎的伤心事,他红着眼睛嘶声道:“狗鞑子,俺家的地就是因为交不出租子,俺爹被鞑子活活打死,俺们全村都出去逃难,一路饿死,被人随意买卖,结果,现在就剩俺和俺妹子了!俺和鞑子有血仇!”

  众人的眼睛纷纷红了,每个人都和鞑子有着血海深仇,因为他们做的恶实在是多,数不胜数。泪水顺着脸颊不住流淌,双眉耸立,双拳握住,牙齿咬破了嘴唇,血流下巴尚不知。

  “我们这些一钱汉该怎么办?白白送死,每天活得猪狗不如,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孩子白白让鞑子糟蹋,我们不是奴隶,我们要反抗,怎么办?苦练!

  苦练杀人本领,恢复咱们汉人江山,为了爹娘亲人,为了家乡父老,为了天下汉人不再像猪狗一般,要不怕辛苦,不怕流血,敢于拼搏,努力向前!”方国珍声嘶力竭,泪流不止。

  “我说两句”张子善擦干眼角的泪水,站立起来,“我并不是台州人,我是杭州人,我家在杭州也算是殷实人家。但谁知祸从天降,鞑子达鲁花赤看上了我妹子,把她抢走,我爹娘在争执时被鞑子杀了,我一个人就出来逃难。

  我想报仇,但我势单力薄,怎么办?幸好遇到了主上,我知他英勇不凡,将来一定能替我们报仇,所以,我把我的一生希望寄托与他,兄弟们,主上是个英雄,只要我们好好训练,听他的话,我想他一定不会辜负我们。”张子善说完是抱头痛哭,又一个血海深仇。

  方国珍举起拳头,大声道:“兄弟们,我方国珍在此立誓,此生一定替兄弟们报仇,铲除鞑虏,恢复中华,将来让大家不在挨饿,受冻,过上人人有饭吃,有衣穿的日子,我也希望大家与我一起,建设我们汉人的江山。

  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台州黄岩 第二章 议事 第三章 温州啊温州 第四章 练 兵(1) 第五章 练兵(2) 第六章 教育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