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野猪猎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节 明白了1

第十节 明白了1

峰谷有度 2020-09-15 20:17:58
看的明白?沈卫国有点苦闷地想,我是太明白啦!这大明就要完了,那野猪皮就要来捡个大大的皮夹子了!然后大家都要拖个老鼠尾巴!不过我可不想拖这样的尾巴,谁爱谁去!这农民起义也大多很...

野猪猎人

推荐指数:10分

《野猪猎人》在线阅读

看的明白?

沈卫国有点苦闷地想,我是太明白啦!这大明就要完了,那野猪皮就要来捡个大大的皮夹子了!然后大家都要拖个老鼠尾巴!不过我可不想拖这样的尾巴,谁爱谁去!这农民起义也大多很不靠谱的,还是自己gao清楚情况,再做决定吧!

这心里越想是越担心,而且还有两个经过自己这个伪医生给看的伤病人,也不让人放心的!自己必须赶往县城去,哪怕不是县城,就是到外面镇上也行!

说走就走!注意拿定,沈卫国立即把自己要出去转一圈的想法给这陈二林说了,那陈二林其它的到没说什么,只是这样晚了,这一路上还要穿山过水的,有点担心沈卫国路上安全,问是否需要派村民跟随?

沈卫国心想,你们是明朝人,我是21世纪的人,不管出去以后最后结果是什么,始终有一方人肯定是到了另一个时代!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是少一个人知道真相的好!

因此坚决地拒绝了陈二林的好意。不过到是不介意问问这明朝时期这到县城的路况,这样自己也可以做些两手准备的。

那陈二林虽然有点惊讶这沈卫国的问题:难道这位沈公子果真是在山里修炼的,不然怎么会问到去县城的路呢?

陈二林虽然有想法,却也不点穿,态度很诚恳地把从自己这村一直到县城要经过的村寨、溪流、桥梁一五一十地解释了一通,沈卫国一听还好,有些地名和后世的差不多,这样连起来的话,竟然与自己早上过来后进山时走的路差不多,不同的地方,自然是自己过来走的是公路,这明朝时代就只有沿着溪水边上的堤岸当路走,还好的是,这路还在,有些当地人还经常走,自己也走过!就是车走起来麻烦些,然后到了县城东部,在自己的年代可是被湖给淹了,不过听衬二林说那里基本上是平地了,那这车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然,这皮卡开过去就有点麻烦,这路高低差别比较大,很不好走的!但如果任这皮卡放在这,自己也不放心啊!这车上这些武器可要命了!别看现在这些村民老实的很,谁知道等自己一离开,会不会立即把自己的车给拆了?!又或者把这武器给抢了?

看来凡事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有了这样的担心,这车是打定注意要开走了,那怕就开慢点,还怕时间长点到不了县城吗?!

看看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不过就是和张伯去打个招呼,不要让人误会是自己打算溜了才好!

这张伯实在是太感人了!一听沈卫国这么晚了还要赶往县城,是怎么也不同意:

“沈公子!老伯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一定要现在就赶往县城的,但你要晓得的,这样晚,路上太不安全了,不说山里有野兽什么的,这山荒林野,万一遇到个强人,那叫我们不是更担心吗?再说了,公子现在就是到了县城也进不去,这城门早关了!所以说,依老伯的意思,公子还是明天一早过去的好!这样也不耽误你的事。”

可惜这张伯自然不清楚这沈卫国为什么一定要急着赶往县城去的原因,因此不管老伯是怎么劝,沈卫国自然在zui上是感谢万分,但就是没办法劝得沈卫国放弃这让人不可思义的行动!最后这张老伯实在不放心,竟然要自己最小的儿子阿林陪着去!这沈卫国当然是不会同意了!

说是时间晚,可看看手表现在还不到十点的,这个时候可正是夜生活刚刚开始不久呢!怎么个晚了?算车过去慢点,怎么着到一点左右也应该到了!不晚!

这样大的动情,不一会就让在外面正忙着切割野猪的几个村民知道了,在得知情况以后,那得了师傅关照的林大熊马上就跳了出来,而且一出场就显示出傻经来:

“张伯,既然沈公子决定现在要去,你也不用担心,我师傅说了,让我以后一直给陪着这沈公子的,要关心照顾好这沈公子的一切!因此,阿木就不用去了,由我给陪着,这样你可放心?!沈公子,不管你到哪,我就陪着你去哪!这可是我师傅关照的,你也听见的,是吧!”

沈卫国除了感动,现在还能说啥?

可事情还没完,那赵四宝还不放心呢!一把拉住了林大熊的胳臂,千当心万当心又给叮嘱了一遍!

看到这两位如此的关心自己,沈卫国想到了他们的师傅赵继法来,赶紧吩呼陈二林,要求给赵继法他家也给送个十多斤猪ròu过去,又让他给今晚帮忙的几位也每人给割个几斤ròu的,然后让大家今晚不要忘了多喝些多吃些!自己争取早点回来。

看看没什么再需要自己安排的,就拉着林大熊这个跟屁虫上了皮卡。

林大熊虽然很好奇这车的,不过现在见沈卫国把自己拉上这车,心想,这沈公子难道就用这没牛拉的大车上县城去?这路上可不好走啊!特别是山里这一路,平时村里人出山,不是给挑着就是用的独轮车,不过这沈公子是有大本事的人,因此虽然心里有疑问,还是没有给问出口!

然后车上的一切自然又让林大熊新奇了一把,不过时间不长,车子的颠波让他转回了心思,现在是考虑如何在车上坐的稳点,可不要把自己给晃散架啦!

出山去的道路与早上进来时的差不多,虽然路两边树草之类的长的有点过分旺盛,但路的方向还是没有变化,沿着山溪一路比较顺利地往前,这让沈卫国稍稍放心了点,三转两转很快就出了山路口,预计着应该是公路的地方,现在只有一条不大的土路,而且还是因为走的人多才给踩出来的!

林大熊见到了大路,立即介绍起地理来:

“沈公子,这条路就是八都到临岐的大路了!往下再经过三个村庄就到临岐镇上了,不过如果我们去县城的话,就直接在临岐村那里往县城方向走,不用往上去镇上的!”

“好!谢谢大熊你了!到地方了你再给指点一下!”

“没问题!”

这路有点窄了,皮卡在上面走,时时要注意路的两边的树草之类的,让沈卫国的精神高度紧张,而林大熊却是没心没肺地在车上闹开了:一会儿借着车灯光的余辉,到处新奇地看着车内的装饰,一会儿又好奇地看着两边的风景,在这样的深夜,如此的景色,他可是出娘胎才第一次见到呢!不过很多想问的问题,在看到沈卫国那严肃的脸色后,都被他堵在了zui边,没有一点半点的声音敢发出来。

时间不长,车就到了屏门乡政府的地址,不过在车灯的照耀下,不用仔细看,沈卫国就知道这肯定不是自己熟悉的乡政府所在的村镇,那与七家村有的一拼的农舍,已经告诉了沈卫国,这个地方还是与七家村一样,是大明朝的时代!

到了这个地步,沈卫国也有点明白,看来还是自己跑到了这危险的明朝未年来了!但是,某种希望让他还不想放弃,因此他继续往县城方向赶去!

过了屏门镇所在的小村落,后面就没有这样的好路了,这路一下子转到了秋源溪的河堤处,灯光下,沈卫国到是发现,很明显,那溪水与一般地方的小溪差不多,现在里面基本上都是干的,很少一部分的溪水在河chuang里毫无规律地忽东忽西随处往下流淌着,竟然连车轮都淹没不掉,这让他很是高兴,直接把车开到了河chuang上,就算如此,这车还要好走些!

在车上已经过了新鲜劲的林大熊,这时间到是起了点作用,每到有些地方,他就把这个地点的名字说给沈卫国听,让沈卫国的记忆中的名字与现在的地名匹配起来,也让沈卫国稍稍感到有点心安!这路这地方自己还算熟悉,至少不会成会睁眼瞎!当然,地名可以慢慢熟悉起来,如此,让沈卫国少走了很多的冤枉路!

一路顺着小溪,不时地遇到更小的溪流从山凹里流出会合到秋源溪来,但是这流量实在太小了,几乎对整条秋源溪来说,没有什么影响,沈卫国就把车当水陆两用的,直接开了过去,时间不长,就已经来到了林大熊说的临岐村了,路程表上一看,从溪流里走也不算远,只有12多公里路,与原来公路上的距离只差了两公里多,这里沈卫国其实熟悉啊!后世有名的屏溪漂流qi点就在这村下游不远的临歧公路大桥下的双溪口,终点为江家村前的大湾头,全长5200多米,有“十里长屏”之美誉。该漂流主要是上游为峡谷地貌,下游为深水湾道,水流也不急。

沈卫国当下也没停下来仔细看看这村的情况,自己仍然一路穿村而过,任那村里狗狂叫不止。到了双溪口,只见水流一下大了起来,这车要是再沿着溪里沙滩往下游-走,现在就要确定走哪边,可不象刚才来时可以随便两岸串了!沈卫国也为难起来,在他的记忆里,溪流右侧有几条大的弯道,里面的河小不了,而左翼虽然河流少,可路要远很多,他一时确定不了,就随手下了车,在灯光里信步走到溪流边,看着那缓慢流动的溪水默默考虑起来,同时下意识地抽上了烟。

正在车上透过光线观察四周的林大熊,看到沈卫国下了车跑到了溪水边,不知道他要赶什么,立即也下车跟了上去。

感觉到林大熊的出现,沈卫国也扔了支烟给大熊,把大熊激动的给双手俸着,一个劲地点头道谢,林大熊的表现,把沈卫国拉到了现实中来,看到大熊那副憨厚的表情,卫国感到这人可交,目前的情况,不用多说,至少这山区一块肯定是大明朝的时代了,虽然还不确定县城现在是不是大明的地盘,但卫国现在基本上有点承认,自己是跑到这危险的明朝未年!虽然还有一点点的侥幸心理,但不妨他多交个朋友多条路的想法,看到大熊还没点那香烟,卫国暗骂了自己一句糊涂,然后掏出打火机,点上了火,示意大熊点上香烟,一边问起大熊来:

“大熊啊!你说说看,我们现在从这里往县城的话,应该往哪条路走比较好?”

林大熊才吸了一口烟,正在感觉这烟的味道,突听沈卫国问起自己问题来,不由一紧张又给烟沧了几口:“恩哼…恩哼…”

沈卫国是又气又好笑,看大熊那个难受劲,也没办法,只好耐心等待起来,一边对着上游那临歧镇的方向眺望起来,望着那黑黑的远方,不用说,这里肯定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了,换了自己的时代,这个时候应该是灯火通明,远来旅游的人员还不忘这个时候到小溪边来个夜游什么的!

现在,眼中所见到的,到处是黑黑的一切,就连天上也只有少量几颗星星,在天空里寂.寞地寻找着自己的同类…

“沈公子!沈公子…”

“怎么?感觉好些了啊…”

林大熊有点惭愧地挠了挠头皮:

“呵呵!沈公子,不好意思,刚才给呛着了,现在好多了!这烟也真奇怪,开始的时候ting难吸的,不过过了段时间,就感觉有味道了呢!真不愧是神仙做的东西啊!比我们的旱烟好的太多啦!哦!对了!差点误了公子的话,刚才公子问到县城去的路,象我们一般都是在这边走的,这溪边堤岸还比较宽,不过就是要过几条桥,其中有两座桥没有公子的车宽了。”

“哦!那没关系!大熊啊!那对过上游的地方是临歧镇吗?”

“是啊!公子!那边就是临歧镇的!这天也怪黑的!什么都看不到,现在应该是三更了吧?那镇上的人早睡了!”

听到大熊说到时间,沈卫国习惯性地看看手表,上面的指针才过10点,这时间,用古代的时间表示的话,应该是二更?沈卫国有点不确定起来,这…睡的也太早了点吧?!

“大熊,这镇上都有点啥啊?”

“沈公子!这镇可是我们这方圆几十里的大地方啊,平时我们需要买点粮食盐巴什么的,都要到这镇上来买!象我师傅打到了猎物,也是到这镇上卖的!县城离我们太远了,我们都很少过去!对了!这镇上还有大夫,还有药铺!”

听到这镇上有大夫的,沈卫国就想起来七家村里现在躺在chuang上的两位病人来,虽然他们经过自己的治疗,但自己明白,虽然那两人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可自己毕竟不是专业的,这最好还是请专业的大夫去看看!

想到这里,用商量的口吻问了起来:

“大熊,要不我们现在上镇上去看看,请镇上的大夫给师傅和张大伯去瞧瞧伤?”

林大熊有点不解:

“沈公子!他们不是都给你看好了吗?怎么还要请镇上大夫去看的?”

“大熊!我也给你们说过,我不是专业的大夫,碰巧了你们的师傅这样的伤我以前接触过而已,虽然说现在你们师傅生命是保住了,可后面还需要疗养什么的,这我就不懂了!因此我的意思是还要请专业的大夫去看看的!”

“沈公子!在我看来,连我师傅这样的伤都可以看好,你要比这镇上的大夫水平高多了!你不知道,前天我师傅刚回家的时候,这镇上的方大夫给村长家看的时候,顺便也给我师傅瞧过,那姓方的老不死就说要我们给师傅准备后事的!哼!临走还拿走了我师傅家的一张狼皮呢!要不是我师傅喝住,我才不给他呢!”

“哈哈!大熊啊!人家给你看了,多少都要给点辛苦费的!你啥这样小器的?我可是没看出来啊…”

“嘿嘿!不满沈公子,那个时候我不是急嘛!你今天不来,本来我和赵大哥商量好了,也要上县城去请大夫去的!这两天上山里去给准备了点野果,到时候也好换些钱,没想到遇到了你沈公子大贵人来!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的!…”

话说到这里,这大熊又想着给沈卫国下跪,沈卫国赶紧一把拉住了大熊:

“哎!哎!我说大熊,你跟了我也有点时间了,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可再也不许随便说什么谢不谢!更不许随便磕头下跪!除了你父母你师傅,以后你谁也不准跪!你又没有欠了他们什么,明白了没有?”

“这…这…沈公子,难道见了官府老爷也不跪?”

沈卫国虽然想想自己这个言论现在可能有点太超前,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出,就不想说个一半的,随便也正好看看这大熊的态度:

“对!我们只上跪天下跪地,在家跪父母,出家跪师傅,其他的随便他是谁,我们都不跪!”

林大熊现在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观点,用手不停地扰着头皮:

“这…这…沈公子,你是贵人自然可以,我们都是草民呢,见了大老爷们,自然都是要跪的…”

“哈哈!那好!我问你,你见了大老爷们为什么要跪呢?想想看,为什么?”

林大熊自己还真没想过这为什么的,现在被沈卫国这样一问,他自己都有点糊涂了:

“为什么?这…这…大家都是这样啊!我看到别人跪了我自然跟着跪,一直就这样啊…”

见到林大熊有点迷惘的样子,沈卫国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很有点惊讶的,不过思想工作可不是一说就通的,现在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来教育这大熊,因此也就点到为止:

“大熊啊!我们常常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当然不是说真的有黄金,而是说男子汉大丈夫是有骨气的!不是见谁就拜谁,是要有区别的!我们给父母、给师傅跪拜,是出于一种感恩的心态!是他们养育了我们,教育了我们,给了我们生命,所以我们要跪拜感谢他们!是我们真心的感谢的原因!在此基础上,你应该可以分得出来,谁值的谁不值得受我们这样的大礼?”

“真心…真心…沈公子!我明白了!!你说的真好!以前我真的没想过这样的问题!今天听你这样一说,我终于明白了!”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七节 七家村1 第八节 七家村 2 第九节 终于知道年代了 第十节 明白了1 第十二节 妖怪来啦 第十三节 收个小弟好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