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武召王回都

第二章武召王回都

小灭绝 2021-11-02
她们而如今在京暂住的府邸和下人都是户部的人安排好的,也没一个是往昔侯府的心腹,因为二夫人轻意不先发制人。——据说京城的下人们很是刁专,骂狠了会往煮粥的锅里偷偷的倒洗脚水。府里有个主要负责扫洒的婆子阮大娘,恰恰个不折不扣的碎嘴子。她闲时无事跟厨上的谢大姐嚼——听说京城的下人们很是刁钻,骂狠了会往煮粥的锅里偷偷倒洗脚水。。...

她们如今在京暂住的府邸和下人都是户部的人安排的,没有一个是往日侯府的心腹,所以二夫人轻易不发难。

——听说京城的下人们很是刁钻,骂狠了会往煮粥的锅里偷偷倒洗脚水。

府里有个负责洒扫的婆子阮大娘,正是个不折不扣的碎嘴子。

她闲来无事跟厨上的谢大姐嚼舌:“反正这亲是结不成了,四小姐的闺誉已经毁了,要我说叶家有的是钱,不拿白不拿。”

谢大姐停下手里绑了半截的炊帚:“那能一样吗?齐宣侯是先帝亲封的异姓侯,还跟皇室沾亲带故,世家体面不要了?”

阮大娘仰脖笑起来:“体面?咱们皇上登基时,给各地侯爵下诏的下诏,封赏的封赏,可有齐宣侯府什么事儿?府里又没有男子维系,早晚都是个不中用。”

谢大姐叹口气:“我倒觉得二夫人是个好性儿的,你看她将三小姐教养得多好,四小姐虽非亲生,但也甚是疼爱。”

阮大娘不以为意:“那又如何?能弥补得了被贾人拒婚的体面吗?”

这话正好被在府里闲逛的林汝行听了个正着。

她故意在她们屋外跺了跺脚。

阮大娘出门一看,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笑容凝结在那张皱巴巴的脸上。

“呵呵……我就是偶然路过下人房,刚才你们两个的话,我……”

阮大娘急着给自己洗白:“我们说些妇人间的体己话,小姐没听见才好……”

林汝行嘻嘻一笑:“我出现在这儿就是想告诉你,你们说的话我可全听见了。”

……

为了讨二夫人倪氏宽心,林汝行近日表现的都殷勤周到。

倪氏见她能吃能睡能说,晓得她被叶氏拒婚的阴霾已经消散,便准她出街闲逛半日。

她被叶氏拒婚的事已经悄无声息了,老百姓就是这样,这种事谈论过几天也就作罢。

况且京中有更大的事发生,那就是奉命去边境抗敌的武召王今日回都了。

武召王祝耽乃当今陛下祝澧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文韬武略,十五岁便独自带兵大败敌国精锐,七八年里他为大武朝立下战功赫赫,成了令边境各国闻风丧胆的战神。

便说当今皇帝的江山有一大半是武召王打下来的亦不为过。

此次敌国蚩离派出二十万大军与大武朝决一死战,准备数年,占尽地势、粮草、军士多方优势,火力全方位拉满。

武晋帝祝澧令五年内扫除边境隐患,武召王临危受命,领十五万大军挥师北下与之抗衡,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荡平蚩离十三城,不日将凯旋班师。

武晋帝得知消息后龙颜大悦,加封太常卿陈士杰为大鸿胪,携三公九卿出城夹道迎接。

这日,官道上人头攒动,万人空巷,京城百姓倾巢而出只为一睹战神风采。

正值季春时节,午后已有些热气,大鸿胪陈士杰率领的礼仗官员们已经理了三次仪容,才等来武召王的前锋队,前锋说至少还要一个时辰武召王才可入京。

陈士杰便有些不耐烦,命人拿了靠椅搬到树下,自己坐上椅子翘着二郎腿休息去了。

陈士杰敢这么做,一来是他素有纨绔浪荡之名,从来不拘小节。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他身份特殊,武朝悬空一年多的凤位尘埃落定,六宫之主陈皇后便是他的胞姐。

所以其他大臣只能心中嗔怪,但不敢直言。

都说武召王久经沙场,虽然战场上睿智冷静,但养成了说一不二的性格,脾气暴躁手腕了得,大臣们只盼武召王不要迁怒他们。

才过了半个时辰,武召王的车驾便隐隐在望了。众臣赶忙叫醒正在太师椅上打盹的陈士杰,让他立于队前准备迎接。

陈士杰睡眼惺忪地朝前方看了看,转头说:“急什么,马车行得慢,且得等呢。”

说完又让人连椅子带人把他往树荫下挪了挪。

百姓们翘首以盼,恨不得把眼珠子扎进被薄帷遮挡的马车内,一些年轻女子尤甚。

因为京中早有传闻,武召王祝耽不但骁勇善战,且生得英武不凡,早是无数官家千金的春闺梦中人。

少女们对武召王的些许旖旎想法,今日便有正当理由可以遮掩,所以正大光明的相看这位年轻的国之肱股。

林汝行不想凑这样的热闹,奈何她的马车绕来绕去,总是被人流堵塞难行,车夫无法只好将马车停在一座官宅外墙的海棠树下。

一阵马蹄声自远及近笃踏而来,速度飞快看不清马上之人,陈士杰摇着羽扇看去,以为前锋队又派人过来,便在躺椅上回转了身子,撅了个屁股给来人看。

策马之人停下,眯着眼看向陈士杰的后背,戎装之下的背脊挺括,剑眉微蹙,神色虽有疲惫但难掩出尘俊逸,他表情萧肃,隐有怒气。

众臣看清后,连忙跪地高喊:“恭迎武召王回都。”

祝耽没有叫免礼,扬起手中的马鞭,对着慌张转身的陈士杰就甩了一鞭,一声鞭哨和一阵惨叫相和而出,等众人缓过神时,祝耽早已策马而去。

陈士杰指着一骑绝尘的背影大骂:“姓祝的,你敢打我?是不是活腻歪了?”

大臣们纷纷擦汗心悸不已:皇上的弟弟抽了皇上的小舅子一鞭子,这叫怎么回事儿说的?

祝耽打马在一座官宅前转弯时,突然一位老妪探身而出,他急急调转马头,冲撞了树下停着的一辆马车。

车驾上套着的马受了惊,扬蹄嘶鸣过后便一路狂奔,留下一连串的尖叫声。

没错,这串尖叫声的倒霉主人正是方才在车里打盹的林汝行。

车夫不知何时没了人影,她被晃得头上肩上重重硌了好几处,只好跪爬在马车里探出身子寻缰绳,此刻她双腿骑在车辕上,耳边风声呼啸而过,吓得眼睛都不敢睁。

祝耽飞驰追上,调拨马头急转,打横将她的马别住,终于结束了她这一遭惊涛骇浪般的旅程。

祝耽一直等她喘匀了气才面无表情地说道:“没事就进车里去。”

林汝行惨白着一张脸趴在车辕上,没好气地说:“你当街纵马狂奔,害我险遭不测,还这么理直气壮……”

话说到半截止住:哎我去,这男人怎么这么好看!

是她被颠得灵魂出窍出现了幻觉吧?

这是什么俊眉修眼高鼻薄唇的绝世大帅X啊!

祝耽被她看得不耐烦,冷冷问了一句:“你到底怎样?”

林汝行这才转过神来,看了看自己出奇狼狈的姿势,勉强直起上身,有点难为情地说:“我、我腿软,下不来……”

身后又传来一阵马蹄声,一个年轻将士骑马停在祝耽对面,下马冲他抱了抱拳。

祝耽看了眼林汝行,突然甩出一道马鞭,“刷刷”一瞬在林汝行的腰间缠了几圈,然后他极快地将手腕一收,眨眼她就落在那位年轻将士的马背上。

“史进,送送她。”

说完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被叫做史进的将士在身后喊了一声:“殿下,要不要换我的马?”

远处传来祝耽的声音:“不换,你那匹仗马跑得太规矩了。”

直到祝耽的身影消失,史进好像才想起马上的林汝行似的,他回头看她一眼,林汝行尴尬地笑笑:“嘿嘿,这位将军,你好啊!”

史进冷脸:“你谁?”

林汝行回道:“齐宣侯府的四小姐。”

史进仰头想了一下:“我自小在京城长大,从未听说过什么齐宣侯。”

林汝行马上表示理解:“我也才来京没几天,将军在阵前保家卫国,不认识实属正常。”

听完这话,史进终于不再摆脸色,脸上还有了丝笑意。

林汝行心想,虽然这郡主不当吃不当喝,不过名头喊出来还是挺骇人的,这不有人现场就给表演川剧变脸了嘛。

“哈哈,知道了,就是被叶家拒婚的那位和平郡主。”

……

说好的保家卫国浴血沙场的大将之风呢?怎么还关心起八卦来了?

再者,这事儿都传到军中了吗?

林汝行心里不由暗骂: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做王爷的仗势欺人,属下幸灾乐祸。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突降圣旨 第二章武召王回都 第三章被迫入宫 第四章祛不完的湿啊排不完的毒 第五章要脱衣服受罚哦 第六章抗雷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