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辞春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明月添堵

第六章 明月添堵

傅介子 2021-11-01
“你怎么来了?”沈昶愠怒地皱起眉头,出声责问明月。他这刚回去,还没和娶进屋的新婚妻子诉衷感情,明月就来他眼前添堵?“回王爷,老夫人说您不喜欢喝鲫鱼汤,让婢子给您送去。”明月眼波流转,目含莹莹。沈昶敛下目,沉声道:“放下自己吧,将来也没王妃盼咐,不他这刚回来,还没和娶进门的新婚妻子诉衷感情,明月就来他眼前添堵?。...

辞春令

推荐指数:10分

《辞春令》在线阅读

“你怎么来了?”

沈昶不悦地皱起眉头,出声质问明月。

他这刚回来,还没和娶进门的新婚妻子诉衷感情,明月就来他眼前添堵?

“回王爷,老夫人说您喜欢喝鲫鱼汤,让奴婢给您送来。”

明月眼波流转,目含莹莹。

沈昶敛下目,沉声道:

“放下吧,日后没有王妃吩咐,不许再进惊春园。”

广檐下几人听得一惊,特别是明月,她不可置信地望着沈昶,眼眶很快蓄起泪水。

陆挽君也惊讶,明月再怎么说也是他的通房,沈昶当着这么多下人不给明月脸面,倒是她没想到的。

“既然是来送汤的,那便留下来伺候王爷用饭吧。”

陆挽君移开落在明月身上看戏的目光,施施然说。

她发了话,沈昶不好再反驳,便率先提步往小轩厅走去。

长素则上前扶着陆挽君跟在沈昶身后。

明月强忍住眼中的泪意,提着食盒跟着上前。

小轩厅。

“你不是喜欢喝鲫鱼汤吗?多喝一点,这鲫鱼是鲜鲫鱼,明月特意让人凿了池塘表层的冰打捞起来的。”

陆挽君在去梅园之前用了粥,此时不过陪着沈昶用饭,她甚至没动筷子。

她把明月刚才替沈昶盛的汤端来放在沈昶面前,笑盈盈看着沈昶。

沈昶眼皮不抬,只执箸夹陆挽君面前的木须肉。

用了半饱,他才去看面前的鲫鱼汤。

只一眼便说:

“拿下去吧,冬天的鲫鱼汤喝多了伤身。”

陆挽君眼睁睁看着明月的脸变白,眼发红。

她抿了抿唇,藏起嘴角差点抑制不住的笑意。

“岂不是浪费了明月的苦心。”

陆挽君淡淡说。

此话一出,明月脸上迅速滑过一滴泪,无声掉落衣襟。她衣袖下的手指悄然掐住手心,抬眼看见陆挽君骄矜神情,心生一计。

她往前走一步,忽然跪在沈昶面前。

只想好好用饭的沈昶面无表情看着地上跪着的明月,微冷的语气问她:

“这是做什么?”

陆挽君也好奇地望着明月,她也瞧瞧上一世的幕后赢家明月姑娘今生会玩什么手段。

上一世陆挽君与沈昶反目正是因为明月的设计陷害。

“王爷,今雀半月前不守规矩,王妃娘娘赏她进宫学习规矩,但昨日奴婢收到今雀的来信,信上说她患了炎症,掖庭不允许她请医女,奴婢与今雀情同姐妹,实是不忍心看她……”

明月流下几滴泪来,微红的眼眶衬得她颜色好,身上也素净,哭起来是有那么几分楚楚美人的滋味。

只可惜陆挽君不是男人,赏不得她这美貌。然她不得不承认的是,明月的确有几分脑子,说今雀不懂规矩,被赏进宫,外面话说得漂亮。同时也让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陆挽君这位新王妃容不得人。

而沈昶,平生最烦妇人在他面前哭泣。

“今雀进宫学规矩是她的荣幸,你若舍不得她,本王这便送你去掖庭照顾她。”

沈昶把手中筷子一放,偏身俯视明月。

他一点情面都没给明月留。

“你又要把谁送进宫?”

文靖夫人快步流星,冷冷站在进门处。

沈昶看见自家姑母又为明月说话,顿时头疼。

“姑母,您怎么来了?”

他站起来,侧身将陆挽君也牵起来。

不过二人都没上前去扶文靖夫人。

“老夫人,都是明月的错,是明月说了不该说的话惹了王妃生气,王爷才责罚的奴婢。”

明月见自己靠山一来,泪涌如泉,转身朝着文靖夫人嘭嘭磕了两个响头。

无辜受牵连的陆挽君心底忍不住冷笑,她一个字没说,到明月嘴巴里就成了她挑拨离间,拾掇沈昶把她也送进皇宫。

当真是离谱至极!

她正要开口反驳,却先听见沈昶为她说话:

“放肆,明月你当着本王的面都敢造王妃的谣?”

沈昶面沉如水,呵斥声将文靖夫人也吓一跳。

“昶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靖夫人本想不分青红皂白训斥陆挽君一顿,但沈昶突然发火,她这位名不正言不顺的长辈顿时失去替明月“主持公道”的立场。

文靖夫人获得的尊荣,一半来自她早死的丈夫,一半来自眼前的侄儿。她不可能为了一个婢女和沈昶翻脸。

沈昶沉着脸刚要解释,便听见长素低叫一声。

明月倒在了地上。

“请大夫,快去请大夫。”

文靖夫人连连出声。

明月,别枝、今雀都是她送到沈昶府上的人,美名其曰是替她好好照顾沈昶,实际目的是什么,只有文靖夫人自己知道。

文靖夫人的人将晕倒的明月移去了梅园。

有了明月这一打搅,沈昶再也吃不下面前的饭,摆摆手让长素安排人收下去。

“你不跟去梅园看看吗?”

陆挽君故意问沈昶。

沈昶觉得莫名其妙,反问陆挽君:

“挽君要我去看一个婢女?”

声音略高,语气较怪异。

“姑母前些日子才说让我给明月一个位份,毕竟她也是伺候你的人。”

陆挽君只差没直接把通房二字放到明面上来说,不过她看沈昶因不满而蹙起的眉头,就知道沈昶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

沈昶不喜欢弯弯绕绕,直接回她:

“我和明月没有任何关系,她是姑母送来的人,不好直接打发。”

沈昶自认解释得很清楚,况且他心中没有鬼,不怕陆挽君的质疑。

他已经娶到了唯一想娶的妻子。

陆挽君闻言抿抿唇,但笑不语。

过了半响她才又道:

“今雀是我送进宫去的,她说王爷娶我很委屈……你知道的,小妇人总喜欢在这种小事上计较,所以我把她送进了宫,好好学习规矩。”

陆挽君主动向沈昶解释刚才被明月颠倒黑白的实情。

“送进去也好,省得她三番五次没规矩。”

沈昶对今雀没什么印象,唯一一点能想起来的是今雀那双和陆挽君略略相似的眼睛。

“王爷,今雀其实说得不错,我能嫁给您,的确是多亏了太后娘娘的成全。”

陆挽君自嘲说。

“挽君的意思是,若是没有太后娘娘赐婚,你不会嫁给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杀鸡儆猴 第二章 被召进宫 第三章 教训今雀 第四章 沈昶回来 第五章 新婚妻子 第六章 明月添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