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庆春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被休

第一章 被休

糖拌饭 2021-10-13 17:48:58
恰恰春风似剪刀的时节。柳家村中间的三眼井处,几个村妇正洗着衣服,自然而然难免的要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上一些。“唉,这唐家也啊走了霉运了,这唐值从了军,五年没音讯,而如今唐老头又叫大树砸死了,那唐值的媳妇儿又是个恶妇,这将来,唐家的双儿姑娘和唐家小柳家村中间的三眼井处,几个村妇正在洗着衣服,自然不免的要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上一些。。...

庆春归

推荐指数:10分

《庆春归》在线阅读

正是春风似剪刀的时节。

柳家村中间的三眼井处,几个村妇正在洗着衣服,自然不免的要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上一些。

“唉,这唐家也真是走了霉运了,这唐值从了军,三年没音讯,如今唐老头又叫大树压死了,那唐值的媳妇儿又是个恶妇,这今后,唐家的双儿姑娘和唐家小弟怕是没好日子过了,这好人,咋就没好命呢,唐老头多好的一个人啊……”大青石砌起来的井台边,一个白发妇人正一边锤着衣服一边感叹道。

“可不是,唐值那媳妇儿,不但是个恶妇,更是个懒妇,现在正是春耕的时节,她一点也不管地里的事儿,全由双儿和礼小子去做,犁田那可是壮劳力做的活儿,却叫自家十四岁的妹妹和十二岁的弟弟去做,她自个儿躲在屋里睡懒觉,我实在是瞧不过眼了。”另一边正提着井水的安婶子也一脸不平的道,说完,还冲着井台边一户人家的门口吐了口口水。

不用说了,这家里面的人,住的正是她嘴里的恶妇,懒妇——唐家唐值的媳妇儿,钱悠然。

此刻。那屋里,睡得日上三杆的钱悠然醒来,眼神中仍是蒙蒙懂懂的,她还不断的摇着头,看着屋里的景致,嘴里还嘀嘀咕咕的:“是梦?非梦?”

阳光透过窗缝射进屋里,一条长长的光斑就象慧星的尾巴,灰尘在光斑里上下跳动,如同舞动的精灵,再配上简单,却样式古朴的家具,钱悠然似乎就找到了童年,孤儿院老院长家的感觉,四周充满了质朴和温馨。

好一会儿,悠然才完全清醒,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脸上不由的划过一丝古怪的笑容,没想到淡然无趣的她,居然也随了份大牛,穿越了。

孤独了一辈子的她,今生有亲人吗?想到这里,她不由的看了看睡在身边,嘟着嘴,说着梦话的小小子,心底里有一种感觉告诉她,这小小子跟她关系匪浅,是她的儿子吗?

清秀稚嫩的小脸儿,再加上正砸巴的小嘴巴,这感觉似乎很新奇。

这时,屋外响起了敲门声,钱悠然听到声音,便从床上起来,突然的动作,似乎惊动了床里面那个四岁左右的男娃,悠然连忙转头望着,好在男娃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嘴里里嘟喃的叫了声:“娘亲。”

这声娘亲,硬是让悠然的心里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牵挂。

看着男娃娃又呼呼睡去,悠然小心的掖了掖被子,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柔和。

随后,她便轻手轻脚的从里屋出来,走到门边,一手按在门栓上,可几次欲开,那手却又放下,因为她心里明白,这具身体已经叫她鸠占鹊巢了,现在的钱悠然已不在是原来那个钱悠然,同样的身体,不同的灵魂。

她在思考着,开门后,她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却面对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

“老和尚,你就别敲了,就算是敲开了门,那家妇人也不会给你口水喝。”门外,之前说话的那个安婶子冲着正敲着唐家大门的一个老和尚道。

“是啊,老和尚,不如就到老婆子家去,老婆子给你拿水喝。”那白发老妇人也道。

“阿弥陀佛,多谢两位老施主,只是贫僧此来,除了讨碗水喝,更是要点化屋里的妇人。”那大和尚躬身道。

听老和尚这么说,立时,井边的人便私下议论起来。

都说:“难道上天也不忍唐家再受磨难,派了老和尚来点化唐家大媳?”

说是这样说,但大多数人仍是觉得匪夷所思。

而钱悠然此刻那心中仍有一丝惴惴,人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总是天然的会有一种戒备心理和不安。

好在,听屋外的声音,似乎只不过是一个路过讨水喝的和尚,倒不太在意了,悠然松了口气。便打开门。

屋外的和尚,白须白眉的,倒是很有一副高人的样子。

“女施主,贫僧路过此处,口渴了,跟女施主讨碗水喝。”那老和尚做着佛礼道。

井边的人都探头探脑的朝屋里看,都在等着唐家的大媳发飙,上回不也是这么着吗,还把路过讨水喝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他们等着看好戏,而实情却出乎他们的预料,这回唐家的大媳并没有发飙,虽说脸上的表情并不太和善,但倒也没有太失礼,只是冷淡了些,只听那悠然说了句:“你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倒。”

说着,悠然便转身回屋,不一会儿,就倒了一碗水过来,那老和尚接过水,就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然后哈哈一笑,那手在剩下的半碗水上一拂,然后将碗还给了钱悠然。

“人心是一片田,种什么就长什么,望施主好自为之。”说着,那老和尚就飘然远去,便是给人一种不受尘世羁绊的样子,留下一干人云里雾里。

钱悠然自然也是云里雾里,不过嘛,修行之人,总是要做出一副高人样子的,又何必去深究。

只是当她接过碗的时候,那嘴巴就张成了个字母O字。钱悠然自小到大,都没有如今这般的惊讶过。

此刻,那碗里还剩下的半碗水上,起了一阵阵的涟漪,然后如同电影屏幕似的放映着这个身体过去的一切,接着就是钱悠然端水出来的画面,可画面并没有在此停止,接着,她看到画面里的那个钱悠然被休,然后回到娘家,却又被哥哥嫂嫂赶了出来,最后气不过,跳了护城河自杀,至些,画面才消失。

等悠然回过神来,发现碗里的半碗水也消失了。

碗还是那只碗,只是份量却重了好多,拿在手里有些沉。

钱悠然糊涂了,拿着碗直发呆,这一切似乎有些超出她的理解力。

而就在钱悠然发呆的时候,井边的人却吵嚷了起来。都说:“唐家大媳今儿个的反应可真是有些怪,难道真是受了老和尚的点化?”

种种猜测不一而足。

而就在此时,远处一溜子人朝这边过来。

“咦,双儿姑娘和唐礼那小子怎么跟村里的三老一起过来了?”有人疑惑的道。

“呵,好大阵仗,还有村正和唐老头的族弟唐不二,敢情着,唐不二要给自己的侄儿侄女出头了。”精明一点的人猜测道,口气中有些幸灾乐祸。

很快这些人就到了唐家门口。

门依然开着,钱悠然依然还对着碗在发呆呢。

唐不二先上前,冲着钱悠然‘哼’了声,不进屋,却转过身冲着井边的人大声道:“乡亲们,本来我族兄家的事,我这个做族弟的是不该插手的,但大侄媳妇做事太不仁道。”

说着,他又拉过一边唐双儿和唐礼,拉过他们的手摊开在众人面前,那手上布满了青紫和血痕:“你们看看,做小姑子小叔子的,双手做成这样,一天还没口饱饭吃,可这个做嫂子的,每日里好吃懒做,睡到日上三杆,一不顺心,还拿着小姑子小叔子出气,这岂不让人心生寒,如今,我族兄已过去,大侄子唐值从军,三年无音讯,怕是也凶多吉少,只有我这个做族叔的为双儿和礼小子出头了,今天我请齐了村里的三老和村正,就是要给侄儿侄女出头,将这大侄媳妇休了,还请大家伙儿给我做个见证。”

“好,这样做媳妇的,该休……”一些人大叫。

“休是该休,可那小石头怎么办?这悠然怎么说,也给唐家留了后了啊,才四岁的儿子,这即没了爹,如今又要没了娘,可怜哪。”也有白发老妇人有些不忍的道。

更有那信佛的,却合着手掌,直念阿弥陀佛,说这悠然可是由老和尚点化过的,可休不得。

而悠然,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一切,然后不断的将人和事同之前碗里放映的映象结合起来,她无任何辩解,因为唐不二说的是事实,再一想,之前,那碗里所映的事情,真真切切的表明,她今天被休是一定的了,一切,不是她能自己做主的。

也罢,如今的她跟原来的钱悠然早已是两个人,休了也好,过自己的生活,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虽然,众人的意见大有不同,但这毕竟是唐家的事,由唐不二出头,而唐双儿和唐礼也双双同意,最终在三老和村正的见证下,唐不二写了休书,钱悠然被休了。

众人的表情有叹息,有不忍,但更多的则是自作自受。

唐不二的娘子进了屋,随便收拾了几件旧衣裳,打了个包裹就丢到悠然的手上:“哪来的,你回哪儿去,唐家养不起你这尊佛。”

钱悠然看着手上的休书,又抬头看了看众人,看着她们脸上或嘲讽,或不屑,倒是那小姑子双儿,看着她的眼神即有些恨也有些不忍,而小叔子唐礼却是昂着头,这小正太脸上的表情倒是一幅解恨了的样子。

钱悠然扯了扯嘴角,即不象哭也不象笑,仅是一点点自嘲,即然占了人家的身体,那该承受的就得承受。

于是她拿着包裹,扫了众人一眼,就出了唐家。

“慢着,那碗留下。”唐不二的娘子叫住钱悠然道,两眼盯着钱悠然右手里的碗。

钱悠然这才发觉那碗一直叫她抓在手里。

“不就一个碗嘛,算了。拿走吧。”唐不二很大肚似的道。

钱悠然自然不会非要赖人家一个碗,只是之前发生的一切让她有些好奇和疑惑,于是便笑笑,将碗放进了包裹里,重新打包好,心里甚至还想过,真要实在难混,她还能用这碗讨饭不是。呵呵。

“这悠然不会是气傻了吧,这时候她居然笑的出来?”边上有人嘀咕的道。

“我瞅着是有点,要不然,按她的脾气,这时候还不闹翻了天。”另一个人道。

然而,此刻,此悠然非彼悠然。

钱晓悠自然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挽着包裹,便走了出来,外面围观的人群自然的给她让了道,同时窃窃私语。

“娘亲……”身后,一声稚嫩的童音传来。

钱悠然回过头,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唐家的门口,一个三四岁的男童正同唐礼拉扯着,哭丧着小脸,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却很快被唐礼给拉进了屋。

正是这前同她睡在一起的男娃子,这个身体的儿子。

钱悠然觉得那心突然的一阵刺痛,就好象心头肉叫人剜了一块似的,痛彻心肺,钱悠然一手捂着胸口,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再望过去,唐家的大门已经紧紧的闭上了。

唉……钱悠然叹了口气,如果可能的话,她也想带走这孩子,可显然,唐家不会充许。也许等自己赚了钱,能过好日子了,再给这孩子一些补偿吧。

悠然如是想着。

一个人孤伶伶的走在乡间的黄土路上。她自然不可能回娘家了,一来,她已不是原来的钱悠然,那个娘家对她已没什么意思,另外,之前那碗中的映象也告诉她,原来钱悠然的悲惨下场。她又怎么可能还去走她的路子。

“先进城再说吧,找个事做吧。”钱悠然嘀咕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被休 第二章 抓鱼是犯法的 第三章 全武行 第四章 双儿的嫁妆 第五章 工作难找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