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年代之时光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莫名出现的手术刀

第四章 莫名出现的手术刀

小二不才 2021-10-10 21:19:30
半个半小时后,伤者被送进医院,经历过了大约四个半小时急救,伤者被转至更高级病房。病房外,伤者的家属握着医生的手,边哭边非常感谢道:“赵医生,啊太非常感谢你了,救了我丈夫一命。”伤者的女儿也吸了下鼻子道:“吓哭我了,我还我以为爸爸挺不回来了。”赵医生摇了摇摇头病房外,伤者的家属握住医生的手,边哭边感谢道:“赵医生,真是太感谢你了,救了我丈夫一命。”。...

半个小时后,伤者被送到医院,经历了大概四个小时急救,伤者被转入高级病房。

病房外,伤者的家属握住医生的手,边哭边感谢道:“赵医生,真是太感谢你了,救了我丈夫一命。”

伤者的女儿也吸了下鼻子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爸爸挺不过来了。”

赵医生摇了摇头,没有接受伤者夫人的感谢,而是很赞叹道:“刘太太你客气了,我们只给刘主任做了伤口的清创消毒,还有缝合,要谢您还是感谢那位不知名医生,如果不是他这大胆的露天手术,刘主任难撑到医院。”

“是要好好谢谢那个医生。”刘太太点头,用手帕擦了擦眼泪。

赵医生合上手上的诊断书,很兴奋的问道:“你们还记得那位医生的样子吗,那样精准的判断和漂亮的手法,一定是赫赫有名的医生,如果知道他的住址,那就更好了,我想上门拜访和请教。”

刘太太看向女儿,毕竟她当时不在现场。

伤者的女儿叫刘绮丽,她摇了摇头,也很遗憾的说道:“是个......额,特别胖的年轻姑娘,我当时光顾着高兴,等回神她已经不见了,要是能再见到,我一定要好好感谢她。”

赵医生脸上露出诧异,很年轻的姑娘?他还以为有这手艺的,起码是有些年纪的医界泰斗呢。

刘绮丽想了想,又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当时有问她是什么人,她说是圣都什么大的附属医院,什么外科的主治医生......”

赵医生更疑惑了:“我们市没有这家医院,而且我也从没听过这家医院。”

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另一边的逐月同志正被一个事情弄得疑神疑鬼。

织布厂宿舍里,逐月看着面前桌上的手术刀,两手抱胸,百思不得其解,这东西到底是哪儿来的。

逐月前世是外科医生,因为外科这边繁忙,一天都要在病人间穿梭,所以几乎每个医生的白大褂口袋里,都有各种各样的小物件,比如签字笔呀,听诊器,或者是卫生棉棒,而逐月习惯揣的就是手术刀。

那是她出师后的习惯,手术室用的手术刀都是换刀片的,医生没有常用的手术刀,只不过逐月带的手术刀是出师时师傅送的,她放在口袋是时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正直的医生。

今天情况紧急,她从口袋拿刀的动作是下意识,等做完手术,逐月才回过神,这手术刀是从哪儿蹦出来的,她为了找钱,家里所有的地方和衣服口袋她都翻了,可以肯定,这刀绝对不是早放在衣服了。

这样一来,那就更奇怪了,难道这刀是自己的幻觉,自己太想做手术了?

逐月歪头,用手去戳手术刀,熟悉的感觉,金属的质感打消了逐月不切实际的想法,无论怎么看,这玩意都是真实的。

逐月想不通,而在这时,门锁传来动静,大门被人打开,逐月收起手术刀,回头去看,是自己那个便宜老公回来了。

周良关上门,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他看了一眼乔逐月,虽有些惊讶乔逐月好像变干净了,但还是不耐烦的问道:“叫我回来干什么,你又要作什么妖?”

面对面前这个死胖子,周良实在没有什么耐心,这场婚姻是家里老爷子强加给他,周良也不是没想过认命,但面对一个整天邋里邋遢,又没有文化的女人,周良实在说服不了自己,加上这女人的手脚不干净,让他在整个织布厂丢尽了颜面,每次这女人找自己,就没有过好事。

逐月被刺了一下,心下有些无语,遥想前世,自己身为外科圣手,人人看她都是尊敬和感激,何曾见过这样赤裸裸的厌恶。

如今寄人篱下,逐月忍了忍,开口道:“我不是找你麻烦,家里没米,你说了不准我到织布厂去,我只好叫你回来。”

“你还真听话。”周良讽刺一笑,她每次偷东西,自己都骂过,可她什么时候改过。

逐月知道周良在讽刺自己,但先前的事情确实是这具身体的错,她无法反驳,只能不自在的撇开视线道:“之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但家里的确什么都没有,我想找你借点钱。”

“借?”周良被这个字逗笑:“怎么,花样还变多了,从找我要变成借,有什么区别,你这种人还会还给我吗?”

“我会还的。”逐月神色平静的点头,虽然自己这具身体和周良是夫妻关系,但在逐月自己的意识里,周良是周良,她是她,她不会白要周良的钱。

“我没钱。”周良对逐月的承诺根本不当真,这女人嘴里有一句实话,那就是笑话。

逐月嘴角抽了一下,再次说道:“我不是骗你,家里没东西吃,我饿了一......”

“我也没骗你。”周良打断逐月的话,冷漠开口:“我的钱全给你,你不是最清楚吗。”

逐月一愣,周良却觉得她是装模作样,冷笑一声,打开门,全程没待五分钟,又大步离开了。

“这人......”逐月头疼了一下,细细回忆周良最后那句话,周良的钱全给我了?

前身的记忆很多,逐月对这个身体而言是外来者,一些特别重要的记忆,逐月倒是记得很清楚,但前身的记忆就像是一个电子书库,很多细节,需要逐月自己特地去翻。

根据周良说得那句话,逐月很快就想起来了,周良说的是真话,在嫁过来的这一个月里,前身的确找周良要过钱,而且不止一次。

这些钱对一个农村姑娘来说数额不少,乔逐月并没有用,而是寄回了老家。

乔逐月幼年丧父,全靠爷爷和一个妈拉扯大,她上头有一个哥哥,下头有三个弟弟妹妹,正好是读书的年纪,这些钱都被她寄回家补贴家用。

逐月嘴角抽了一下,不知道这姑娘是伟大还是傻,那么多钱,一毛没给自己做打算,全给家里寄回去了,难怪天天偷东西吃度日。

回忆起这些,逐月真没脸再找周良要钱,她摸了摸肚子,太想念前世的吃喝不愁的日子,这才是借尸还魂的第二天,她不会要被饿死吧。

一夜无言,第二日早上,逐月又被饿醒,她不想坐以待毙,又把家里翻箱倒柜了一遍,除了自己的衣服和被褥,没一样值钱的东西,思来想去,逐月只能把视线放在了那把手术刀上。

一把手术刀,对逐月这样常年在手术台上的医生而已,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但这把手术刀,明显是来自于自己的时代,即便是最普通的手术刀,这多少比这个时代的医疗器具更精致和好用。

逐月实在饿得受不了,用布包住手术刀就出了门。

这个时代局限性很大,物资匮乏又紧张,所有商品都由国家掌控统购统销,物品不允许私自买卖,所以逐月的手术刀,肯定是摆不上柜台。

供销社的商品要票,东西也不齐全,并不能满足人民的需求,人是最聪明的生物,哪儿有需求哪儿就有市场。

比如黑市,这也算是这个时代的特点,所谓黑市,就是不会摆在明面的市场,乍一听似乎似乎有点吓人,但这个黑市和后世鱼龙混杂的黑市并不相同,只是普通人偷偷聚集的市场,避开官僚,交易各取所需的物品。

对于黑市,逐月有点记忆,在城东一个巷子后头,逐月没钱搭车,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

过了不起眼的巷子,后头豁然开朗,是一片大空地,空地后头就是小路,直通乡下,是防止稽查队突击检查,方便逃跑。

逐月来的时间不算早,黑市已经来来往往都是人,墙根底下有好多人蹲着,面前都铺着灰布,摆着要买的商品。

和前世的市场不同,大伙都低着头,把脸捂得严严实实,没人叫卖,毕竟这个时代私下交易不被允许,一被抓到,就要被定个投机倒把罪,教训两句挨点打都是好,要是被抓着批斗,那可真是要命。

逐月用围巾把脸遮住,像模像样的找个位置蹲着,也学着人家把装手术刀的粗布打开,铺在地面上。

黑市里交易的多是粮食,也有自家果树产的果子和蔬菜,在如今缺衣少食的年代,这些是最紧俏的商品。

对比与别人,逐月的摊位就显得寒酸很多,逐月耐心等了一个多小时,自己的摊位没一个人问,毕竟手术刀这种东西,又不是家常用的玩意,除了医生,识货的没几个。

逐月不知道第几次叹气,而这时,一个声音问道:“小姑娘,你这个东西怎么卖?”

问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身材高瘦,眼神温和,逐月抬头看他,思索了一下说道:“两元。”

这个价格不算便宜,周良这样收入较高的技术工人,一个月工资也才四十七块,一把手术刀,在不懂行的人眼中,两块真不值得。

逐月报这个价没想一步谈成,在她记忆里,既然是卖东西,那肯定要讲价,所以她才把价格报的比较高。

谁想高瘦男人没说话,把手术刀拿起,在手上把玩了两下,直接数出两块钱给逐月,有些兴趣的问道:“小姑娘,你家有人在医院上班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睁眼 第二章 被骂 第三章 突发的意外 第四章 莫名出现的手术刀 第五章 你脑袋有包 第六章 乔母的电话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