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丹凤朝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和谐

第六章 和谐

卫风 2021-10-10
秋尽极有眼色地说:“娘娘和夫人聊着,我带两位小姐到院子里转一转。咱们缸里栽的莲花昨天开了两朵。”潮生赶忙也跟随出了。两位陈小姐都很文文静静,但是妹妹看出来更很好奇一些,左看一看右瞧瞧。姐姐看出来大两岁,要沉稳得多,乖乖的被秋尽牵着手走。烟霞宫里也没池潮生急忙也跟着出来了。。...

丹凤朝阳

推荐指数:10分

《丹凤朝阳》在线阅读

岁暮极有眼色地说:“娘娘和夫人聊着,我带两位小姐到院子里转转。咱们缸里栽的莲花今天开了两朵。”

潮生急忙也跟着出来了。

两位陈小姐都很文静,不过妹妹看起来更好奇一些,左看看右瞅瞅。姐姐看起来大两岁,要稳重得多,乖乖被岁暮牵着手走。

烟霞宫里没有池子,不过有两口缸,栽着莲花,还养了金鱼在里面。叶子圆圆的有巴掌那么大,墨绿墨绿的,光亮亮的象搽了一层油脂,小鱼在叶子的边缘轻轻的碰啄,象是在尝这叶子味道可口不可口。

缸比这两位陈小姐还高,岁暮托着姐姐,潮生就抱着妹妹。好在她个子不高,力气还不小——没少干活儿练出来了。

“这花真好看……”

“姐姐,小鱼!”

两人看得兴致勃勃,潮生的胳膊却有点撑不住劲了,脸憋得通红。虽然这位小陈小姐不算太胖,可是这么托着她,时候一长也吃不消。看这二位还没有看够的意思,潮生肚里直叫苦。

岁暮体贴地说:“再去后面看看吧,后面有竹子。”

大陈小姐犹豫了下,小陈小姐直接说:“看鱼,不看竹子。”

潮生腿一软,差点儿把小陈小姐撒手扔下。

不行,再这么抱下去,没准儿真把这祖宗给掉缸里了。

潮生灵机一动:“那我给两位小姐说个故事好不好?就和这缸有关系的。”

这回大陈小姐先点头了:“是么?那你说说。”

潮生赶紧地把怀里这一位放下,两条手臂都酸得不行了。

她一边不着痕迹活动胳膊,一边说:“这故事说的就是缸,一群孩子在院子里捉迷藏……”

潮生简略地把司马光砸缸的故事略去人名讲了一遍,两位陈小姐都听得异常认真。不过等听完后,两人反应可大不相同了。大陈小姐拉着妹妹往旁边挪了两步,好象怕自己和妹妹也掉缸里去似的,小陈小姐却逮着缸左看右看,仿佛在寻摸这缸该从哪儿砸比较合适。

不过总算这两位不要看鱼了,潮生暗暗松了口气。至于这二位会不会落下什么水缸恐惧症,这个……咳,这就不是潮生责任了。小学课本上就有司马小弟迪砸缸的光荣事迹,也没见哪位小同学落下水缸恐惧症过——不过水缸这东西在现代可是怪少见的,不具有普遍性……

忽然身后有人说:“这孩子倒是机敏果决,不知此事发生在何时何地?”

潮生和岁暮都吃了一惊,回头去看。她们都没听见什么时候有人来了。不,最重要的是,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男人啊!

男人!

在**里只有女人和宦官,男人这种物件……太稀少了!

稀少到潮生进宫这么久……就没见过一个男人。

潮生还发呆的时候,岁暮已经先跪了下去,口称:“奴婢拜见皇上。”

诶?这就是皇帝?

潮生和两位陈小姐慢一拍才跪下来,参差不齐地学着岁暮的话也说了一遍。

骗人!皇帝不都是穿着一身明黄身上绣着好多龙的吗?

眼前这人只穿着件天青纱衫,负手站在那里,看起来仿佛三十多,也可能是四十多,长相没看清。

不过潮生对这个时代男人的年纪没把握。入宫前见过一些苍老的男子,仿佛五六十岁了,可是实际上才刚四十。小孩子也都早熟,十三四岁就成亲的比比皆是。走街上看见大小孩儿牵小小孩儿,还以为是兄弟俩,结果人家是爷俩。

皇帝身边的人提醒一句:“皇上问你话呢。”

哦对,皇帝刚才问了一句。

潮生头也不敢抬:“回……回皇上,这故事我也是听旁人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人真事,也不知道出在何时何处。”

皇帝啊!这是皇帝啊!这个时代,这个宫里头最大的BOSS!

皇帝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岁暮回过神,机灵起来:“奴婢进去通报娘娘,请娘娘出来迎接圣驾。”

对哦,皇帝怎么会出现在烟霞宫呢?

这应该是几年来的第一次吧?

陈妃迅速出来迎驾,眼圈儿都红了,声音还微微发颤。潮生跟着跪在一旁,心里百感交集。

陈妃冷板凳一坐数年,只怕皇帝早忘记这个人了。今天却突然间象是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出现在烟霞宫,由不得陈妃不震惊感慨啊。

皇帝声音听起来倒是很随和:“平身吧,今日是爱妃芳辰,朕过来讨碗寿面吃。”顿了一下,又听见他说:“这位是陈少卿的夫人吧?都是自家人,不用拘礼。”

陈夫人自然也是诚惶诚恐,虽然皇帝说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礼,可谁敢充这个大?

两位陈小姐也上来磕头行礼,小小的人儿,动作却认认真真一板一眼的,十分整齐。

皇帝来找陈妃,陈夫人绝不会在这儿充电灯泡,早早告辞了。潮生不够资格进屋,可也没闲着,小厨房迅速忙碌起来。寿面是早已经预备下的,可是皇帝来了岂能轻忽?人人都象上足了发条,忙得脚不沾地。潮生跟着岁暮听候吩咐,里外传话,一直忙到天黑,呈上了晚膳和寿面,过了没多久,里头用完膳又撤了下来,岁暮一直候着,潮生也崩着弦儿不敢轻忽,肚子早饿了,只急慌慌地垫了两口。

屋子里灯一直亮着,偶尔能听见只字片语,还有陈妃的笑声。

潮生从来没听陈妃这样笑过,清脆悦耳,象风拂过水晶珠帘的叮咚轻响,透着说不出的欢愉欣喜。

是啊,的确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知道皇帝怎么又想起了陈妃来呢?

整个烟霞宫今天晚上估计没人能睡得踏实。

皇帝这晚留宿在了烟霞宫里,还传了一次消夜。这可让岁暮费了难——皇上和陈妃没说要吃什么。

“以前娘娘还得宠时,我记得有一回消夜进的是银藕甜羹……可是现在上哪里去弄银藕去呀,再说,也不知皇上现在还是不是喜欢吃那个。”

潮生指指一边不远的那个宦官:“姐姐,不如问问那位?”

岁暮喜出望外:“对,我可真笨,现放着人不知请教。”

可惜皇帝身边的人何等圆滑,从这些人嘴里套不出什么实在话来。这人只说:“天气热,夜也深了,做些清淡适口的就好。”

得,和没说一样。

小厨房里材料却不少,是御膳房听说皇帝今晚在这里,专程送来的。

厨娘殷勤地问:“岁暮姑娘怎么过来了?可是上边儿有什么吩咐?”

看看,皇帝真是点石成金的良药,平时厨娘可没有笑得这样谄媚过,也没有这样的周到。炉火一直没有熄,蒸笼里有几样甜咸点心。

“不然,再做个汤?”岁暮咬着唇,厨娘忙说:“姑娘说的是,不知要做个什么汤?”

“要不,做个八宝珍果羹?”岁暮十分为难。

潮生却在想,今天天气热,皇帝和陈妃刚才在屋里想必,咳,少不了亲热……天热又运动出汗,口干舌燥未必想喝甜腻腻的羹汤。

有时候细节也很重要。前面九十九步都走了,最后一步差了,枉费了功夫。

潮生在屋里瞅了瞅,暗暗拉一拉岁暮的袖子:“姐姐,既然那位执事公公说天气热,不如做道解暑消渴的汤?我记得娘娘有天喝过的冷泉瓜片汤,姐姐觉得那个成不成?”

岁暮还是拿不定主意。这倒不是她太没主见,实在是今天的惊喜太大了,以至于左右为难。

“冷泉瓜片也好……可用料忒贱了……”

厨娘却是个乖觉的:“要不,两位姑娘说的都做,一个盛钵里,一个盛在盘里,一个红一个绿看着也好看,再配上两咸两甜的点心,这就都齐全了。”

岁暮点头说:“好,那就赶紧的吧。”

厨娘一笑:“姑娘放心,样样都预备着,立马就得。”

两样都做,那就是双保险了,潮生也松了口气。

等消夜端了进去,岁暮和潮生都提着心等着。过了一会儿端出来,点心略动了一点,八宝珍果羹没有动过,冷泉瓜片汤却下了一大半,岁暮眼一亮,笑着看了潮生一眼:“亏得你,要不然这次说不定坏了事。”

潮生小声说:“也是姐姐教我的,这瓜片原本脆甜,又腌得微酸,做了汤很爽口。今天天热么……”

岁暮笑着说:“好啦,今天的事儿记你一功,明儿让娘娘赏你。你也累了,早点儿回去歇着吧。”

潮生也真累得不行了,天不亮就起身,现在都快子时了,又是累,又是紧张,现在才觉得身上酸得很,腿软得路都快走不动了。

她回了屋倒头就睡,早上起来才发现头发揉成了一个蓬乱的鸟窝,惊叫一声,多蘸了水和头油才把头发重新梳顺。等她出了屋,发现烟霞宫陈妃这一边的人,个个喜气洋洋,干劲儿十足。

端饭的时候含薰碰碰她:“哎,听说你昨天见着皇上了?”

潮生点点头。

今天的早饭也丰盛了啊,饼里居然夹了肉,还有半个咸蛋佐粥。

潮生有点奇怪地问:“这是小厨房贴补的?”

“哪儿啊,这是御膳房给的。”含薰笑眯眯地小声说:“昨天皇上来陪娘娘庆贺生辰,我们也都跟着有好东西吃了,要是天天能这么吃可真好。”

这就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宫里的人最会看风向,眼见陈妃沉寂了几年突然间又冒出来,自然要有所表示。陈妃身边的这些人自然高兴,自家主子得宠,代表这些人也能跟着扬眉吐气了。

不过这满溢的喜悦氛围里,却有一个人例外。

就是事件的女主角陈妃。

潮生微微诧异,陈妃看起来脸色红润,眉角舒展,昨晚肯定……嗯,很和谐。可是怎么她送衣裳进去的时候,陈妃却眉峰蹙皱,显然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

今天被朋友拉去诉苦,一下午就这么没了。

大橙子回家时不知谁给了只蝉,晚上在家里窗户上又发现了一只壁虎……幸好他不怎么害怕,可我怕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越做宫女 第二章 借刀 第三章 竞争 第四章 时不予我 第五章 生辰 第六章 和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