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腹黑农家女》在线阅读 > 正文 05

05

醉兰觅风 2022-11-25 09:26:23
世情薄,就是银子在谁那儿,笑脸向着谁。无论背后怎么样,眼前但是受用无穷的很。厢房里点起大江国男子惯有用的龙涎香,黄梨木雕花八仙桌上位置摆放着甜白釉在雨中煮茶景茶壶和八样小碟。聚宝盆斋金老板穿着一身五福捧寿大襟袍,腰身福态流油,站在厢房门口笑盈盈地等着陆厢房里点着大江国男子惯常用的龙涎香,黄梨木雕花八仙桌上摆放着甜白釉雨中烹茶景茶壶和八样小碟。。...

腹黑农家女

推荐指数:10分

《腹黑农家女》在线阅读

世情薄,便是银子在谁那儿,笑脸向着谁。不论背后怎么样,眼前还是受用的很。

厢房里点着大江国男子惯常用的龙涎香,黄梨木雕花八仙桌上摆放着甜白釉雨中烹茶景茶壶和八样小碟。

聚宝斋金老板穿着一身五福捧寿大襟袍,腰身富态流油,站在厢房门口笑盈盈地等着陆白羽大驾光临。

“金老板,留了什么稀罕宝贝给我?”

“不稀罕,哪能叫您来呀?咱做点小本生意,可不能说胡话,得罪了您这样的贵客。”金老板眯着眼,朝琳琅瞟了个风流的眼色。“呦,琳琅姑娘,才小一阵子不见,益发水灵了。”

听闻旁人赞琳琅,陆白羽喜滋滋的,琳琅的确是人见人爱的宝贝,就是对他的态度总是这么难以捉摸,忒挠心了些。“还不快拿出来,品完了宝贝,我还要带琳琅去集市转转。”

“大少爷先坐下歇歇脚,喝口茶,我这么就下去拿来。”金老板长得喜气,不仅腰身富态,面庞更是富态,开怀一笑,两只眼睛就眯成一条缝。

小张五忙伺候上了,给陆白羽斟了杯茶,还不忘跟琳琅说两句。“琳琅姑娘,吃这杏脯,早上刚从蜜杏斋买的,酸酸甜甜,开胃回甘,姑娘们都爱吃这个。”

陆白羽才喝了三口茶的工夫,金老板捧着一只长条形的锦盒小心翼翼地跨进门槛,把锦盒放在八仙桌上。

长条形锦盒打开后,放着一只青花缠枝莲纹压手杯,丰底,圈足,内外青花装饰,杯心单圈内饰双狮戏球纹,工艺精细,古朴敦实,色泽深翠,不可多得的宝贝。

陆白羽扫了一眼,又押了口茶。

“青花缠枝压手杯,不错。”

金老板正欲滔滔不绝开口讲述这压手杯的工艺,陆白羽拉着琳琅起身,“走吧,带你去集市转转,给你买串糖葫芦吃吃。”

金老板诧异地盯着陆白羽,右手稍微伸了下挡了挡陆白羽的前路。“陆大少爷,这,不入您的眼?”

陆白羽耐着性子,道:“确实不可多得,只是我这小半年来,从您这聚宝斋少说也淘了八个杯子了,各个精工细作。这雷同的物件多了,也就是个摆设,难免就乏了,罢了罢了,今儿我走了,下回有新玩意儿再找我。”

“陆大少爷……话不可以这么说,怎么能是雷同的物件呢,您在看看这花纹,青花如此深翠,难能可贵啊……”金老板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竭尽全力想挽回。

陆白羽前脚刚跨出门口,金老板后头就瘪了瘪嘴,忍不住下了最后的本钱。“陆大少,您且留步,我聚宝斋还有压箱底的一物,您肯定没见过,您要是这么走了,没准儿就被其他人给相中了。”

琳琅回头正对上金老板贼溜溜的眼圈儿,陆白羽被他这一句,还生生勾起了兴趣,前脚从门槛里踏了回来。“你要是唬我,这聚宝斋,决计不会再光顾了。”

“必定必定,要是我敢唬您,我聚宝斋的牌匾就让您砸了,我也无话可说。”

陆白羽道:“还不快呈上来瞧瞧。”

金老板神秘地压低声音,凑在陆白羽耳畔。“这物说来很悬,见不得光,不能被其他人看到。陆大少爷,跟咱往内屋走走。”

金老板领着陆白羽和月琳琅朝聚宝斋后院走,走过开阔的天井,聚宝斋库房门口守着两只石貔貅,但凡有点财权的大户都爱用貔貅镇守,取了龙九子只进不出招财进宝的好意头。

聚宝斋藏宝阁的大门特别质朴,不着雕花,不着金箔,乍看之下极不起眼,只在两扇门中间横插着一把白铜双喜锁。金老板小心谨慎地摸出白铜钥匙,厚重的实木门后,又是一道青铜铁门,挂着一把麟趾呈祥广锁,待金老板一一打开后,才把陆白羽和月琳琅引入了藏宝阁的正厅。

琳琅满目的藏品分门别类地收藏在沉香木雕花收藏柜内,每件藏品都慎重地藏在锦盒里,锦盒外缘贴着藏品的名字、年代。

琳琅眼神跟随着一件件珍贵的藏品,口中轻轻念着:“五牛铜枕、鱼鸟纹彩陶壶、三彩天王俑、素命镈铜镈、“妇好”铜鸮尊……”

陆白羽看向金老板蔑视道:“金老板,这么多好玩意儿都收藏在藏宝阁里,尽拿些瓷器来对付我,可见你是不想跟我再做生意了。”

金老板快步走在前面领路,回头不忘解释下。“哪能啊,我介绍给陆大少爷的,可都是一等一的宝贝。”

走到大厅尽头,有一处一人高的小门,门上依然挂着一把锁,这把锁和之前两把不同,全无装饰和图纹,但是琳琅瞟了一眼就看出这是一把暗门密码锁。金老板费尽心思到底要卖什么好宝贝?

金老板以肥大的身子挡住了陆白羽和月琳琅的视线,猫下腰,杵在门口开锁。

陆白羽和月琳琅对视了一眼,料想金老板一大腹便便的生意人,也闹不出什么谋财害命的歹事来。

沿着一人高的小门入内,陆白羽身姿昂长,只好半弯着走下台阶,琳琅跟在陆白羽身后,走入这间四面密闭的地下室。

陆白羽道:“金老板,你这关子卖得真是费尽心思。”

“陆大少爷千万别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这件宝贝您是要看了不满意,这楼上的宝贝随您选一样带走,就当跟您赔礼道歉了。”

金老板表现出十二分的诚意,更是让陆白羽的心栓到了嗓子眼,到底是什么样宝贝值得阅遍古今的聚宝斋老板如此煞费苦心?

金老板从墙上壁画的暗格里取出一只手掌大小的四方锦盒,锦盒内放着一块折叠整齐的素白绒圈锦,金老板谨小慎微,一丝不苟地打开素白绒圈锦,一张似纸不是纸,似布不是布的东西,上面依稀画着古怪的图案。

陆白羽和月琳琅走进细看,那图案模糊难辨,看不出是什么,甚至看不清像什么?只是金老板解开这宝贝真面目的时候,所有人都带着肃穆凝重的心情,仿佛那是一件沉重的心事,有待揭开。

陆白羽吁了口气。“这是什么?”

琳琅心里颤颤一抖,身上好像爬上了无数只蚂蚁,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是浑身不舒服,但是眼神却怎么也移不开。

“据说,是张藏宝图。”金老板故弄玄虚,“画在人皮上。”

陆白羽骇然一觑,这蜡黄的像纸一样的东西竟然是画在人皮上的藏宝图,当下,既有些惊慌,又有些兴奋。“藏宝图?这小小一张,画着些看不懂的图纹,金老板未免太信口开河了。”

“哪能啊,骗谁都不能骗您。”金老板压低声音,好似要说一桩秘闻。“的的确确是藏宝图,只是这图不全,只是其中一张而已。”

陆白羽问道:“还不快拿全了,难不成,你还一张一张卖?”

琳琅不理会陆白羽和金老板在那头唠嗑谈生意,她收起不宁的心绪,兀自仔细看着这张画着图案的人皮,隐隐约约感到心里卷起了一阵风暴,整个内脏都要被搅得四分五裂,喉咙登时涌起一阵泛酸,她连忙用手绢捂住口。

“琳琅,怎么不舒服了?”陆白羽慌忙揽过琳琅,推开金老板手里的人皮藏宝图。“姑娘家看到这些,难免害怕,你要是不喜欢,咱们就走。”

脚下如灌了铅,一步都迈不开。琳琅深深吸了口气,此刻思绪是混乱无章,只有一个想法灌入她心里,她要这张人皮。“羽哥,无妨的,只是早上吃多了些,有点积食。”

陆白羽扶着琳琅的手,眼里是说不清的关怀。“不舒服别忍着,我带你瞧大夫去。”

金老板见陆白羽此刻完全对他的藏宝图失了兴致,只好继续死马当活马医说道:“这张人皮藏宝图,我可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了一张而已,陆大少爷恐怕鲜少在江湖中走动,故而不知道它有多珍贵。”

琳琅睃了眼金老板,道:“金老板,说下去,琳琅想听。”

金老板沉声道:“大江国开国之初,各族混战不止,朝堂动荡,开国皇帝怕尉迟家的后人难以应付多舛诡谲的政局,深恐国业将来难以为继,故而将足以挽救一个国家的财力藏在了华夏大地的一处,这张藏宝图便是画着龙脉的所在。传说皇室中人,为了怕藏宝图落入居心不轨之人手中,故而将藏宝图分割成了十八块。龙脉下的宝藏可以挽救一个国家,也可以吞灭一个国家,如今就看藏宝图在谁手中,谁便能取而代之。”

陆白羽嗤笑了声。“故事很动听,却没什么新意。既这么好,金老板为何要卖给我呢?不如自己收集起十八张人皮,自立为王,开创盛世,岂不更好。”

金老板自谦道:“这话咱可不能乱说,我都半截入土的人了,做做小买卖还成,哪能去找什么宝藏啊。”

“我对藏宝图没什么兴趣,但就听你的故事,倒是颇有几分意思在。”陆白羽富家少爷做派,开口问,“出个价。”

金老板收起素白绒圈锦里的人皮藏宝图,露出一口金牙,满脑子打着如意算盘。“分文不取。”

“还有这等好事?”

陆白羽不敢相信,等着金老板的下文,果不其然,金老板说道:“若传闻是假,金某人做生意素来铁齿铜牙,定不能让陆大少爷亏咯,若然传闻不虚,陆大少爷有幸收齐藏宝图找到龙脉所在。那么金某只要这龙脉中财物的两成而已。”

陆白羽道:“两成?若真是龙脉,两成,恐怕就能让金老板圈地称王啊!”

金老板笑逐颜开道:“这么说,这生意成了?”

陆白羽出身巨贾,对龙脉不龙脉,能不能当皇帝这种浑话完全没兴趣,但是眼见琳琅似乎对这藏宝图有些上心。“成,两成就两成。”

跨出聚宝斋的大门,太阳已经压在头顶上了,初春的晌午正好是温温吞吞的日头。

琳琅不知是在暗室里待得久了,还是见到人皮藏宝图时情绪出现了些歇斯底里的波动,偶尔有点头晕昏沉,脚步虚浮无力,跨出门口的右脚绊在聚宝斋高企的门槛上。

陆白羽回首看琳琅,只见她脸色僵白,整个人重心不稳,他整个心陡然揪起,大步流星地跑过去也来不及了。

琳琅被突如其来的一绊惊了下心,可身体的方向却从落地转而被拉到了一旁,撞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她讪讪地仰起头,那是一双悦目锐利的眸子,浅浅的一圈赭色的光泽,就像烛火跃动般炽热。可这个人的表情很冷漠,嘴角凝成了一个刀刻的弧度,身材高峻,琳琅只是撞到了他的肩窝,肌肉坚硬,那结结实实的一撞让琳琅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阵痛。

只是一刹那的相视,琳琅的颤抖之感从脚心直冲上了天灵,此人立于眼前,如玉山将崩,色若春晓,犹如山上松,江上峰,卓尔不群,眼泛寒星,剑眉若刷漆,威风凛凛,傲气纵横。穿一身越罗衫袂迎春风,腰佩玉刻麒麟腰带红。若不是亲眼所见,绝想不出人间还有此等倾城倾世的尤物。

“对不住,对不住。”琳琅屈膝向他一福,她这一绊,正好绊在这个冷漠如冰的男子怀里。

男子不露声色,掠带轻蔑了瞟了琳琅一眼。莽撞的小丫头,脸色赧然微晕,一袭浅藕色雏菊绣花衫,衬了月白碎花裙,犹如水中浮萍,虽则淡然柔弱,却素雅比之流霞更为清丽。

只是这随意的一眼,晃动了他的心神,羞赧红晕之下,眼眸坚毅清澈,是不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他的冷,带着通体的冰,只是那短暂的一触,琳琅顿感心惊胆战。她素来大气,泰山崩顶都能不变色,唯独此刻心如鹿撞,快步走向陆白羽身后。

“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姑娘,故意在你面前露脸啊,忘川兄。”洋洋得意的声音从晋昌坊大街摇着骨扇走过来。

金老板一看是大客户光临,忙不迭一阵风似的小跑。“国舅爷,今儿个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大摇大摆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大江国皇后的嫡亲弟弟,从一品成国公王永玺的公子,人称长安城小霸王王世敬。王世敬仗着当朝皇后亲弟弟,成国公嫡长子的名号,为人肆意横行,仕途上毫无建树,故而尚无一官半爵晋封。

朝中年纪相仿、品级略微低下的才俊,因着成国公的关系,礼数客套上倒也敷衍着王世敬。

陆白羽把琳琅护至身后,见到王世敬端着一脸平和的笑意。“金老板好介绍,尚有一直莲纹压手杯等着王国舅掏银子呢。”

王世敬与陆白羽素来在古玩收藏上较劲儿,今儿你买了一只莲纹压手杯,明儿他买一对冰种翡翠玉如意,怎么贵怎么着。王世敬人称小霸王,不仅霸道,还喜欢占便宜,每次来聚宝斋,不仅要求砍价以后再打折,还要顺道儿再带个附赠品回去。

金老板这心里头的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他更偏爱陆白羽这种说一不二,腰杆儿挺直有钱又诚信的富家少爷。

王世敬骨扇摇得轻快,说道:“陆公子,小半个月不碰头了,你淘着什么好宝贝了,可别藏着掖着,拿出来一起品鉴品鉴。”

“今儿,没什么收获,聚宝斋倒是新进了不少稀罕物件,还是留着王国舅这等权贵富足之人品鉴。”陆白羽话意分明,聊完了这一茬,就准备带着琳琅走。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1 02 03 04 05 0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