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天道居然想害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武者

第五章 武者

提笔忘词机 2022-09-23 18:02:15
秋深已至,车行渐远,暮色时刻,落日融金,官道被覆上一层暖黄色。孟光热潮马车的幔布,闭着眼趴在窗口,任余晖洒在柔嫩的脸庞上,小手有心无力的垂在车窗上。没准是会觉得手心晒的发烫,孟光又将手缩回来马车内。凌白卿一入马车内就就睡着,陈念则是浑身有心无力,也没孟光掀起马车的幔布,闭着眼趴在窗口,任余晖洒在娇嫩的脸庞上,小手无力的垂在车窗上。兴许是觉得手心晒的发烫,孟光又将手缩回马车内。。...

暮秋已至,车行渐远,黄昏时刻,落日融金,官道被覆上一层暖黄色。

孟光掀起马车的幔布,闭着眼趴在窗口,任余晖洒在娇嫩的脸庞上,小手无力的垂在车窗上。兴许是觉得手心晒的发烫,孟光又将手缩回马车内。

凌白卿一入马车内就开始睡觉,陈念则是浑身无力,没有兴致与孟光逗玩,孟光坐在马车内很是无聊。

左手托脸托得有些发麻,孟光又换了只手继续托着,小脸随着马车一颤一颤,孟光的视线在马车内四处游荡,对上坐在马车前驾车的凌隽,忽然有些好奇上一世凌隽夫子为何要离开龙溪村。

“夫子为什么你和小白一定要走呢”,孟光开口问道,眼睛却一直盯着面前驾车的背影。

凌隽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孟光,你要知道,这世界比你想的要大”,他驾着马车,小心地避开突起的路面。

孟光眨了眨眼睛,回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夫子和凌白卿的场景,那是一个大雪后的早晨,孟光在山间捡柴火恰巧遇见二人,见他们实在可怜就将二人带回了龙溪村,之后二人就在龙溪村住了下来,开始在村子里教村中孩童读书认字,孟光是真心喜欢凌隽夫子,再加上这大半年的相处她更是舍不得凌隽父子离去。

“孟光,你可知……”

“嗖嗖!”

凌隽欲开口,而后马车旁忽然传过来两道破空声,孟光好奇的将脑袋探出马车,只见空中两抹黑色的残影,“夫子!快看……”,孟光兴奋的手舞足蹈,话还没说完就被凌隽按回了马车内。

一下子被摁回来,孟光摔了个屁股蹲儿,但她现在一点都不觉得疼,双目发着精光。

在梦里这样的场景她是没少见,但现在梦境已经过去了,现实里她可是从来没见过。

“夫子,那是仙人吗”,孟光孟光好奇心不死,又探出脑袋来继续问,脑海中有想起那晚持剑的白衣男子。

“不,那是武者。”

“武者也能腾空而行吗?”

“能以化内力为劲,破空而行的。”

“武者是仙人吗?”

“孟光,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仙的。”

凌隽并没有回头,身影挡在余晖前,荧荧散发着金光

孟光清澈的眼眸望着方才残影消失的方向,这世界远比她想象中开阔的多,以前无论是江月城还是龙溪村,无论是那白衣男子还是余江月,于她而言,都是自己触不可及的存在。

“夫子,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武者吗”,孟光看着余晖前的背影,眼睛微亮。

“是的,只要你想。”

金色的余晖散在孟光眼眸之中,照出少女眼中的憧憬,孟光很是开心,若是她没有灵根不能修仙,就去练武!

“要到了。”

前方城墙开始在地平线升起,孟光将半个身子探出马车外,晚风吹乱了她的发丝,但她毫不在意,眯着眼睛,感受活着的日子。

马车车速渐渐慢了下来,上车就睡的凌白卿也苏醒了过来,陈念也倚着孟光坐直了些。孟光自从被收留后,就没怎么出过远门,方才在路上就一直忍不住掀马车的帷布往外看。

马车慢速前进着,城墙外全是马车队列,骡车牛车依次排列,里面也有人像孟光一样,掀起帷布打量着外界,窗沿边露出几张青涩的面庞。

天色渐暗,太阳落于城墙之后,只留得几分红芒,孟光终于是见到了江月城,但城门却是紧紧闭着,城外路边的驿站早早被先前的车队包下,车上下来的都是些穿着华衣贵服的少爷姑娘,悉悉索索的说话声里不乏抱怨埋怨,余下的侍从也纷纷在驿站附近安营扎寨。

忽然远处的细碎的说话声减小,人群中间的马车帷幔掀起,下来一个与孟光一般年岁的少女,但见她身穿深棕底素面锦缎小袄,逶迤拖地宝石青色锦绶藕纱绣裙,身披葱绿色撒花薄烟纱。乌云般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倾髻,云鬓里插着金镶倒垂莲花步摇,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缠丝手镯,腰系深棕底留宿宫绦,上面挂着一个淡白色百蝶穿花锦缎香囊,脚上穿的是普蓝色并蒂莲花靴,整个人绰约多姿。

孟光悄悄地掀起帷布的一角,只见远处两名黑衣人小心的护着走在中间的穿着华贵的小女孩,周遭的人纷纷退让出一小道,少女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搭在侍从手上,任其牵引至驿站;待到少女彻底进入了驿站不见身影,好一会儿之后,被退让出的小道才又纷纷被人占去,谈话声又渐渐响了起来。

看到少女身后两位黑衣侍从,孟光回想起这二人可不就是先前从头上掠过的两位大武师嘛。

但武者之间也是有高有低的,练武由表及里,先从身体最外层的肌肤开始,再到体内肌肉的淬炼,然后是经脉,最后到骨骼,直至整个人刀枪不入,拳可碎石,这第一重才算结束。这样炼就下来的人才算是武士,然后就是练就满身气血,内力可隔山打牛,这是第二重;第三重则可学武技,以内力催动融汇贯通,也就是到了大武师;最后的第四重则是武道宗师,肤悍如铁,万法归于一身。

每一个大武师都是这样一步步走来,其中的艰苦可不是能够轻易诉说的,武道宗师更是屈指可数,像王朝这样的大国,也才只有一个武道宗师坐阵。

这样一个少女出行竟是有两名大武师相随,可见这少女的身份尊贵,但再尊贵也只是在世俗界,于修仙界也同样是和孟光一类的百姓在城门口等待。

“孟光,快下来帮忙,愣着作甚。”陈念见孟光傻傻地望着远方人群,也好奇的望向人群,此时人群已早早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没什么好瞧的呀。”陈念收回了目光小声自语道,心中只觉得是孟光从小到大连县城都没去过几回,没见过这么多人,被震撼到罢了。

陈念越想,就越觉得孟光可怜,上辈子孟光早早就离了人世,而自己却是踏上了仙途,去追寻所谓的长生道,哪怕再来一世,她也只能默默藏着,不能修改这世间的一草一木。

“孟光,过来起个火。”

“来了。”

“来的人可真多啊。”

孟光将火焰升起,火光照亮了周遭的一圈,夜晚降临,气温渐渐低了下来,四人围坐在火堆前,烤着火吃着村中张大娘送的饼。

“为什么村里其他人不来啊?”

孟光嚼着饼,腮帮子鼓鼓的。

“那天来的时候,仙人就已经给在附近的城中的人瞧过了。”

凌隽本有些不在意,那天漫天花瓣,但地面却不见一丝花泥,好些眉心贴了花瓣的居民都给带走了。

“啊!那怎么没人说起呢。”

“大家都急着报官呢,哪有闲心想这些。”

陈念瞪了孟光一眼,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心这么大,那天她可是差点连命都丢了的。

“确实,跑得快还被抓住。”

凌白卿也顺势为陈念帮腔,在他那一世,孟光可是真的丢了小命。

“那是我大意了,没有下回了。”

孟光梗着脖子,反驳二人,狠狠咬下最后一口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土。

“还好最后大家都回来了,不然你啊。。。诶!你把土拍我饼上,好你个孟光!别跑!”

“啊啊啊!小白快救我!”孟光见陈念站起,赶紧撒腿就跑,小脸上却不见一丝害怕,满脸笑容。

“站住!”

几人追着孟光嬉闹一番之后,到底是赶了一天路,几个小点还没怎么动就累了。

“不玩了,我好困啊,今天坐了一路马车累死我了。”

陈念揉着眼睛,已是有些闹不动了。

“行了行了,都去睡觉吧。”

一旁凌隽将营火踩灭,赶着几个小孩回各自的帐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前因 第二章 逃跑 第三章 封印 第四章 仙人 第五章 武者 第六章 问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