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天道居然想害我》在线阅读 > 正文 前因

前因

提笔忘词机 2022-09-23 18:02:14
孟光躺在床上呆呆地的,呆愣的眼神望着长霉的木板,她摸了摸湿漉漉的脸庞,将泪水擦在身下的干草上,刺手较干燥的感觉让孟光回了神,坐出来,望着从木板缝隙中透回来的光,呆愣的眼神又凝出光。走出来马厩,刺目的阳光使她严禁不眯了眯眼。远处一个少女闲步走来,“走出马厩,刺眼的阳光使她不得不眯了眯眼。。...

孟光躺在床上愣愣的,呆滞的眼神望着发霉的木板,她摸了摸湿漉漉的脸庞,将泪水擦在身下的干草上,扎手干燥的感觉让孟光回了神,坐起来,看着从木板缝隙中透过来的光,呆滞的眼神又凝出光。

走出马厩,刺眼的阳光使她不得不眯了眯眼。

远处一个少女信步走来,“孟光,今天怎么起这么晚,早课都没来”,胸口前的长命锁随着步伐上下晃动,碰撞发出清脆的的声响,“这是我爹爹让我给你带的。”说罢将怀中的衣物往上抱了抱。

面前少女青涩明媚的脸和那张沾满血泥的脸重叠在一起。

陈念见孟光站于屋前一动不动,不由得有些担心。

“孟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找我爹看看?”

孟光回过神来,对上陈念关切的眼睛,心中难过更甚,故作害怕的说:

“陈念,我昨晚去山上布置陷阱的时候,听到山贼们的谈话了,他们说后天晚上要进村,你快让陈伯伯收拾东西,通知其他人躲躲!”孟光紧紧抓住陈念的胳膊把她往园子外推。

她不想看到这明媚的脸上染上血污还有那双失去光彩的眼睛。

陈念被孟光推搡着出了园子,话中巨大的信息量冲昏了头脑,连怀中的衣服都没放下便头也不回的向村里跑去。

孟光看着远去的陈念,又低头盯着自己的手心看,她还能再回来多少次?

她又回来了,但这次是回到了这一天的开始,伴随梦境接近尾声,她的重生也即将被停止了。

这天晚上,山贼们会闯入村子,最开始的孟光全然不知,如往常一样在山上布置完抓猎物的陷阱,回村时发现村子里竟已是哀嚎一片,触目皆是火光,孟光茫然之下被山贼抓获,丧命于刀下。

孟光以为自己死了,但其实并不是,刀面落下之时,伴随痛苦而来的还有一道白光,随即,孟光便陷入了一个人的梦境,一个名叫余江月的人的梦境。

孟光开始是有些害怕的,在梦境中东躲西藏,但马上孟光发现,自己只是这场梦境的旁观者。

伴随着梦境的告一段落,孟光又回到了布置陷阱的那个晚上,第二次,孟光放下陷阱直接跑回村子,告诉村民们快跑,但还是差一步,山贼已入村开始暴行,躲在暗处的孟光眼睁睁看着昔日好友与村民死于山贼刀下,再回头又是一片刀光袭面而来,孟光又一次进入梦境。

每次梦境结束,孟光就会回到更早一点的时间,当然,她发现了这个规律。

远处墨色浓云翻涌而来,淡漠的风夹杂着水汽吹拂与孟光脸上,孟光眉头紧锁。

这次是最后一次了。

消息传出之后,孟光陪着陈念在收拾行李,孟光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太多的物件,只拿上几件衣裳和几本破旧的书便来找陈念。

一些得知消息的村民也纷纷回到家中收拾东西,携带家人去城中避难。

话虽是从孟光一个小孩口中传出,但无人不敢不将其当真,因为此前已是有山贼骚扰,此番夜里进村打劫,也是不是不可能

陈念斟酌良久,也同孟光一般拿上课本和衣裳,又拿了一张布包了好几张饼和一小罐咸菜,这几日躲山贼,出去寻吃食总归是有些风险。

将一切整理妥当,陈念起身去找孟光,此时天空电光一现,屋内突然一亮,窗外雷声大作,陈念只觉眉心忽然如被针刺搬疼痛,且痛感愈来愈强,恰逢屋外雷声大作,陈念疼晕在地,一只白羽红喙的小鸟飞来停在窗边。

孟光在屋外等待许久,不见人出来,不由得疑惑,

“陈念,你好了没?”

屋内没有任何动静,孟光又敲了敲门,心想陈念不会不回应的,她心头涌上些许不安,

“陈念,我进来了。”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孟光直接推门而入,只见陈念倒在地上,孟光大惊。

赶忙扶起陈念,叫唤了几声,不见其苏醒,孟光心中更是紧张,直接扔下包袱,背起陈念向村中奔去。

“孟…孟光,我没…没事,咳咳咳咳…快放我下来。”陈念断断续续说道。

孟光还没有跑出房门,背上的人儿就有了声响。

见陈念苏醒,孟光赶紧将她放下,连忙开口问道:

“你刚才怎么倒地上了,吓死我了。”

陈念坐在椅子上,抚了抚胸口道:“没事,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觉得有些头疼,就晕倒了,孟光去给我倒杯水吧,我好渴啊。”

见陈念似乎并无大碍,孟光担忧的看了陈念一眼,便给陈念倒水去了。

看着孟光离去的身影,陈念松了一口气,当下只觉的脑中很乱。

突然一道稚嫩的声音在陈念脑中响起,

“主人,主人,我来找你了!”

一只白雀从窗外飞来,陈念抬起手指,白雀落下。

白雀名唤千机,可察天象,知天意,此等神鸟,陈念得到也只是偶然,而现在陈念记忆有些紊乱,越是回忆,脑中疼痛愈烈,只能听千机的说明。

千机:。。。。。

小白鸟红喙一张一合,似在讲话,而陈念却听不到千机的声音,仿佛有种力量将声音抹去。

孟光去到灶房中舀了一瓢水,回来见陈念揉着眉心,心中浮起一丝奇怪,但又没有任何思绪。

“好些了吗?要不还是去找陈伯伯吧。”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父亲去给人看病了,让我们俩去山上躲着。”

孟光心中更是奇怪,心想陈念不是一直唤陈伯伯为爹爹的吗,她心中疑惑,但看着陈念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同,难道是是自己重生太多忘记了,眼神四处打量着,这才注意到一直停在座椅上的千机。

陈念睁眼见孟光正打量着千机,开口解释道:

“这小鸟可能外面雨下的太大,进屋躲雨的罢。”

听到陈念解释,孟光收回了目光。孟光直觉有些事情开始改变了,只觉得自己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她自己活下去。

孟光:“陈伯伯知道咱们躲山上哪里吗?”

陈念:“知道,我与爹爹提过了,咱们去山上躲着,他也看过那山洞了,也说十分隐蔽,到时候咱们还要带上林展,他家里人病了不好照顾他。”

孟光:“好,那让陈伯伯和林伯伯他们自己也小心。”

“那我们先去山洞把东西放好,你和林展先去躲起来。”

害怕雨一直下,到时候积水变深,更是不好走,孟光催促陈念上路,二人披上蓑衣,准备出门。

咚咚咚。

“有人在吗?”

门外敲门声响起。

凌白卿和凌隽站在门外,孟光开门见二人站在雨中,衣裳渐湿,发丝贴在脸上,好生狼狈,

“陈伯伯出诊去了,夫子进来先坐坐吗?”

“不了,刚才已经与陈大夫说过了,他说你们二人应该在家,夫子与村民去城里报官府,过来麻烦你们照顾一下白卿。”

凌隽将手中的伞递给凌白卿,低头在凌白卿耳旁嘱咐了几句,与孟光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去。

凌白卿接过雨伞,对着孟光颔首,踏入院中。

“注意安全。”孟光看着夫子的背影消失在雨中,自语道。

孟光领着凌白卿到屋内,本想早些去山洞避难,现在想还是先等人到齐再一起出发。

孟光找了个借口出门去,这次重生回来时间比任何一次都要早,也早早地通知了村民们离开。

道路被雨水冲刷的干净,村子里安静的只有浠沥沥的雨声,斜笠远眺,山间弥散着雾气朦胧一片。

村中老人说山中有仙人,会驾云舟而来到凡间,寻找有仙缘的弟子。

这些孟光以前是不信的,之后在做了那个梦之后,孟光不得不相信,因为,余江月就是一个仙人。

巡视一圈,村中已是无人了,孟光松下一口气,又回去通知了陈念一声。

雨势渐小,雨丝滑过脸庞,孟光离开了村子,去到山贼经过的道路上。

山路崎岖,孟光想在这设下埋下几处陷阱,用来埋伏山贼。

但是孟光没想到因为自己的提醒,村民早早撤离,山贼察觉到了村中的异样,竟提早入村,孟光听到脚步由远而近,心下一紧。

快跑!孟光此刻心中所想的只有这两个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前因 第二章 逃跑 第三章 封印 第四章 仙人 第五章 武者 第六章 问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