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风月鉴行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青楼卖女

第三章 青楼卖女

空空道徒 2022-09-22 13:34:03
二人调笑着来至一酒楼,下楼便包一雅间,雅间之大,约能席坐百人,房中设一大桌,房内周围皆置有连枝铜灯柱,照亮出来像似开满花的树似的。屋内还置有粗制的屏风,绯绿的帘幕,房梁台柱皆有雕刻,又漆以颜色,整得富丽堂皇。还未上酒菜,便有侍女在旁扇风。一一桌大菜,山珍海味,佳肴美馔上齐,忽又上来几女,坐于旁抚琴奏曲,又有女子与前翩然起舞,恍若仙宫。。...

风月鉴行录

推荐指数:10分

《风月鉴行录》在线阅读

二人说笑着来至一酒楼,上楼便包一雅间,雅间之大,约能席坐百人,房中设一大桌,房内四周皆置有连枝铜灯柱,点亮起来像似开满花的树似的。屋内还置有精制的屏风,绯绿的帘幕,房梁台柱皆有雕刻,又漆以颜色,整得富丽堂皇。还未上酒菜,便有侍女在旁打扇。

一桌大菜,山珍海味,佳肴美馔上齐,忽又上来几女,坐于旁抚琴奏曲,又有女子与前翩然起舞,恍若仙宫。

二人对酌数杯,司空戬良又觉客小桌大,与江枫两人不至尽兴,遂又招至数名艳妓作陪,弄得满屋香艳,秽语银铃。酒过三巡,司空戬良已醉,正与女子骚弄,厮混一片,江枫被胭脂香味蒙得有些烦闷,便下楼小踱。

出酒楼已是傍晚,夜色刚黑,依稀有路人赶忙回家,人声渐静,时有小儿啼哭,又时有数妇聚于一处闲聊家话,又时有锅铲煎炒之声,空中薪火之息渐浓,此景竟似浓酒,不知觉间误入了一烟花之地。

忽耳旁传来哭声,江枫定睛一看,原是有一对母女于一青楼前哀嚎。江枫便欲向前探其究竟,只见那妇女一身破烂,跪在青楼老鸨的面前哀求。

“求你了,仙奶奶,您就收了她吧!”

“都说了收不了,收不了,还赖在这,赶紧滚,可别挡了店里的路!”

“求求您了,家里真没办法了,您买了她,让她做牛做马,只要管她一口饭吃,就别无所求了!”

“我要她一个瞎子有什么用,本来就是来伺候人的,她还是半个瞎子,还得人来伺候她!”

那老鸨说着便往要回去,那妇便急上前抓住她的脚,老鸨反手一脚踹开老远,那妇本就瘦弱,这一脚踹得她半天趴地上起不来。

江枫见状忙上前搀扶,那小女孩也扶将过来。

“大娘,您没事吧!”

那妇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说道:

“没事,没事....”

“大娘您何苦连自己女儿也卖了呀?”

那妇一听,旧泪未干又出新泪,道:

“我母女本是西边阜县人士,靠着焦海,一辈子靠海为生,他爹早些年出海遇难,去了,今年海风骤急,时有暴雨,三天两日便闹海,家里还有她两个哥哥,一家四口张着嘴要吃饭,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

“官府难道未曾施援?”

“有,县太爷得朝廷拨粮救济分发与我们,但也担不了几天,还不知下次发粮是何时。我只得上这瑞斌城富贵之地,期望能卖个好价钱,最不济也不用让她在家饿肚子!”

“可这孩子偏在小些时候伤了眼睛,她左眼失明,只右眼看得见,家穷也没读过经书,竟没人愿意要她!”

这时江枫才正眼仔细看了看这孩子,这小女孩只右眼睁着,左眼闭着,因缺食长得瘦削,穿得一身补丁旧衣,也不合身,袖子裤腿都短一截。长得面容姣好,大眼睛。她扶着母亲静静的站在旁边,竟没有丝毫的伤心和哭泣,就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鹿。她侧过头想要将江枫看清,但她只有一只眼睛,她不得不把右脸转的得更偏一些。

江枫注视着她的右眼,看了半天,终心生怜悯,向那妇问道:

“她有多少岁了?”

“今虚岁十一。”

“你要卖多少?”

“这....”

江枫一抖荷包,抖出三两碎银子,和几个铜板,交与那妇,问道:

“这些够吗?”

那妇忙答道:

“够了够了,谢谢大老爷!”

那妇忙要下跪道谢,被江枫一把搀起,说道:

“大娘,这小女我先替你养着,你若以后思着了,或想接回去,来那凌瑾文府寻我,我便还与你。”

“是,是,是,老爷大恩大德只能下辈子报了!我还得赶回去,先走了。”

话刚说完那妇便急匆匆而去,不时便没了踪影。那女孩望着她离去,竟也没一丝表情,就那么呆呆的杵在原地。

“你母亲竟如此狠心,也不与你道别,也不知你们何时才能得以相见了!”

“她不是我母亲。”小女孩的声音很生涩却清脆异常。

“什么?”江枫一惊。

“她是个牙婆!我与姐姐从小便被拐了来,我姐姐早些年不知被卖去了何处,却因我眼瞎,一直卖不掉,常招打骂。”

这繁盛的虞国主城,竟也有如此丧尽天良的勾当。江枫蹲下身用拇指轻抚着她的左眼睑和她青黄色的侧脸,轻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

“你相信我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呆看着江枫,轻点了点头。

“跟我走吧。”

江枫走在前面,那小女孩便跑将上来攥着江枫的衣袖,两人差着岁数那女童只达江枫半腰身高,像是一对父女,若抛开那小女孩穿着,怕是无比和谐。江枫带着她回了酒楼,见司空戬良已和诸女醉卧于厢房,便安顿了女孩,也睡了去。

翌日晌午,江枫醒来轻踱步来至女童房间,见女孩还在酣睡,不忍打扰,便去了司空戬良的厢房,只见房门开着,司空戬良竟已在镜前梳整,屋中娇女也不见了。江枫甚是诧异,本以为他还在死睡。

“良起得这么早,实是吓着我了,我还以为是我没睡醒呢。”

“我司空戬良虽是个浪荡之人,却也分得轻重,我若还大睡不起,岂非误了你大事。”

司空戬良又望着江枫取笑道:

“昨晚浓唇似酒,艳若春宫,枫可有尽欢?”

“那必然是春尽杨柳关了,哈哈哈.....”

“枫满意,我便高兴!”

“良,我还有件事要告与你。”

“何事?”

“昨夜我出门散步时,买了个女童。”

“啥?!”

江枫便将昨夜经过都说与他听。

“怎得这盛世之下还有这种事。,真是天道可悲!”司空戬良怒拍了下桌案。

“她人呢?”

“还睡着呢。”

二人梳整完,便往酒楼前堂用早膳,正高谈时只见一女童衣衫褴褛,正于门前寻找着什么,面色焦急,四处张望,如此无助,仿若南院被风吹落的枫叶,在空中漂浮凌乱。

江枫一眼便瞥到她。

“嘿!小姑娘!”

“就是她。”江枫转头对司空戬良说到。

那小女孩闻声看到江枫便大步朝他跑过来,原来她在找他。

小女孩跑到江枫跟前,冲他咧嘴一笑。她笑得是那么开心,似乎收到了她生平最珍贵的礼物。仿佛她口中缺掉的一颗牙也成为了一种极致的可爱。

是啊,有什么是能比睡一个安稳的觉更让人开心的呢?

江枫平静的看着她,用手抚弄着她因睡觉而弄乱的头发,问道:

“来,坐,要吃点什么好吃的,今天你司空哥哥请客。”

小女孩望着旁边正看着自己的司空戬良说道:

“包子!”

司空戬良忙向店家招手道:

“店家,把上好的包子呈上来,肉的素的一并上来!”

“枫,你也真是的,也不给她整身好缎子穿穿,穿这样像什么话。”

“小姑娘一会儿跟司空哥去买身好衣服,在我这可不能吃了苦!”

小女孩看着他‘嗝嗝’笑出声来。

包子上来,她也不客气,大口吃起来。司空戬良看着小女孩对江枫说道:

“这妮子叫什么名?”

“她打小就没名,我也正想着呢。”

“枫既买了她,不如让她随你信江罢了。”

“随我姓也好,这名嘛....她又没八字,不好取啊!”

江枫思来想去终说道:

“这女声音到是好听,如莺转啼鸣,取‘莺’字,又恰合她女儿身,莺为鸟兽,能翔于天,天空又寓合高升自由之意,就唤他‘江莺’,良以为如何?”

司空戬良听他这么一说,这名虽无大义,却也小求,遂也点头同意。

“我们给你取名‘江莺’随我姓,小姑娘你看可还中听?”江枫对小女孩说道。

“江莺,好啊,好啊。”说着又吃起来。

“你不吃点其他的吗,这好菜多着呢。”江枫指着桌上的菜说到。

“我最爱吃包子了。”

“你这么喜欢吃包子,不如以后就叫你包子算了。”司空戬良看着她打笑的说到。

江莺冲着司空戬良笑笑,也不说话。

三人饭毕,便带江莺去街上衣铺裁了两身衣裳,从衣铺出来时,只见江莺上边穿一件鹅黄色窄袖衣衫,下身一袭碎花齐踝罗裙,腰间盘一杂花纹宽布腰带,踩一双喜鹊绣花鞋。

江枫俩人又把江莺头发平分于两边,又挽成环状平垂挂于两侧,上系花绳固定。本一啷当模样,一下子就变成千金小姐,煞是乖巧,谁也想不到这竟是一个被拐来的孩子。

二人各执江莺一手说笑着回了酒楼,准备出发去往御合监。

司空戬良租了辆马车,临出前去了瑞斌城柜坊,柜坊是存放钱财和商人货物的地方,为的是方便往来商客的交易,司空戬良家族世代为商,常年多与富贵之城打交道,这瑞斌也不例外,司空家族商人往来瑞斌城,多存放钱财珠宝于柜坊,只需凭信物便可存取。

司空戬良带着江枫取了几百两银子,怕路上吃喝有怠,说是去办事,更像是去游玩。

三人一路上观花赏月,江枫还时不时教授江莺习字,希望她以后能够修读阮经文,做个才女,但每每江枫教江莺习字,司空戬良便要来作妖,来逗笑江莺玩耍,搞得江枫经常捶胸顿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雨夜识良 第二章 双人拜府 第三章 青楼卖女 第四章 灯会趣闻 第五章 巧夺金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