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完本

首页 > 目录 > 《风月鉴行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雨夜识良

第一章 雨夜识良

空空道徒 2022-09-22
一条偏远林荫小道上行来一位瘦弱的身影,他皱着眉毛微张着嘴哈着粗气儿,汗水打湿了他鬓角的头发,顺着脸上的棱角又打湿了他唏嘘不已的胡根,穿着一身白纱长衣挎着个包袱,短靴上沾着些灰尘,头发随便的系在头上,一看就明白赶了不少远路。他搭好手档住头顶的光眯“唉....”。...

风月鉴行录

推荐指数:10分

《风月鉴行录》在线阅读

一条偏僻林荫小道上行来一位单薄的身影,他皱着眉毛微张着嘴哈着粗气儿,汗水打湿了他鬓角的头发,顺着脸上的棱角又打湿了他唏嘘的胡根,穿着一身白纱长衣挎着个包袱,短靴上沾着些灰尘,头发随意的系在头上,一看就知道赶了不少远路。他搭起手挡住头顶的光眯着眼眺望着不远处的一家酒肆叹了口气。

“唉....”

行至门前一头扎进店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抹了把脸直叫到:

“店家,来碗冷茶解解渴!”

“哎”

一毛脸男人忙提着个壶应声从内屋出来,一边倒茶一边笑问到:

“客官还来点啥不?”

“嗯....来四两牛....嗯....先来....先来两盘炒菜再拿两个馒头两碗上好的黄酒”

“好咧!”

还没等人走,他就一把拉住他问道:

“这儿离瑞斌城还有多远?”

“噢,出了这黄泥岗再走半日路程应该就到了。”

“客官何故去这瑞斌城啊?”

男子又一皱眉:

“小弟千里而来只为了能入这虞国的太学府欲求名师修习天书”

“哦?这可不好进啊。”

“为何?”

“这虞国的太学府那可真是....唉.....您到时候就知道喽。”毛脸转身就要往内屋走。

“你到是说啊?”

毛脸摆摆手径直去了后边,也不多言。

青年男子也意会到前路多折,也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草草吃喝完了事便又行了路,又是半日,行至瑞斌城,通了度牒就入了城里,这时天已经入了夜,街道百姓闭门笑谈打骂之声微耳,又有炊烟袅袅,柴火气息,好不惬意温柔。男子行了一天路,今又闻这乡景更觉困意,沿街找了间客栈便进了去。

“用膳还是住店啊?客官?”店小二来迎。

“住店。”

“住店请到这边。”

店小二引至一柜台前,柜台后面有一个四十多岁圆脸肥胖矮小的侏儒,坐在高脚椅上仰着头在打瞌睡。

店小二轻轻地敲了敲桌面叫到:

“掌柜的?”见不应,又敲了下又叫了一声还是不应,店小二只好重拍了下桌面大叫到:

“王掌柜!!”

叭的一下掌柜的像个球一样弹了一下吓醒来怒斥道:

“反了你了王八羔子!成日大呼小叫,老子养饱你个狗日的,要不是看在你那寡妇娘的份上,看你可怜,早把你剐了千八遍了!”说着便要身手去抡他,但店小二早跑得一溜烟儿了。

“见笑了,客官住店?”掌柜的回过头笑问道。

“住店。”

“现上房六间,下房还剩一间。”

“下房便可”

“住几日啊?”

“什么价位?”

“一日五百文,这一晚算你半日二百五十文”

这一听呼吸短滞,挠了一下头道:

“嗯,先住一晚再说吧。”

交了铜板押了记,随后被人带至住房内,沐了浴,褪了衣正欲吹灯就寝,忽然听见两声叩门声。

“咚咚”

“何人?”

只听门外传来一低婉的女子声:

“奴家有一玉镯子落在了公子这屋了。”

男子心一想哪里有什么镯子,何故偏挑睡觉的时候来,遂起身欲开门打发了走,刚解开门栓。门外女子便一把推了门进来,这女子长相清丽二十模样,身穿一件绿色齐胸长裙外罩一单薄的轻纱衣,一进门便反手扣上了房门,眉眼暗露娇羞之色,伸手搭在男子肩上又滑至胸口处,男子一惊,伸手将她推开。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女子也不应,直半推着他往床沿上靠。

“奴家不是说了吗,来寻镯子,些许落在了这床上。”

说着便推倒他在床上,女子一下便骑将上来便欲解衣行云雨之事,男子见状大惊,一把扶推开来,不料这女子竟又骑将上来说道:

“哎呦喂,哥哥别装了,这默默长夜的,今儿奴家先让你提前得道升仙!”

“放肆!”男子猛一挣开,怒叫到。

用力过猛,不小心女子的头磕在了床角杆上,疼的女子大叫。

“你这莽夫!怎么这样?奴家伺候你不要便罢,怎么还打人家?”

“你出去!敝人现今一心只为求良师引道,无意行这浑事!”

“哼,天下竟真有不吃荤的和尚?怕不是你这莽夫付不起这小钱!”

“休要与我在这口舌,你速出去,莫要多言!”

女子看他心已决,也不多留,起身正好衣衫便要离开。

“什么人都能升仙啊?真当自己是金仙转世呢?”说罢便摔门而去。

男子望着她离去的地方,瘫坐在床边出了神。当今这世间并不是所有人都想修这天道机缘,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天资,放眼茫茫大地之上百年来能得天道者屈指可数,有些人终其一身刻苦求师悟道也解不尽这仅仅只八十一卷的阮经文,就说这当今虞国天子之师景虚上人今已七十九岁高龄,也才解至经书七十三卷而已,要想成这通天大道谈何容易。男子不禁想来便愈发感慨惆怅。

闹了这么一出,又受着烟花女子讥嘲,睡意全无,便穿衣起身出门想寻些酒来解解愁,行至客楼侧堂有一间小屋,向店小二沽了壶小酒便找了个临街靠轩窗的位置坐下来,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欣赏着窗外的夜阑幽景。

因在阁楼上居高望远,这瑞斌城的一角便收入眼底,天上没有明月,所以更显得天空繁星点点,虽然这不过平常之景,不过每次凝望这星空之时总是又能给人新的感觉,奇妙非常。大街上虽已无行人,但灯火稀疏,也不显得这黑夜那么寂寞了,他望着窗外似乎想到些什么,使得他坚毅的脸上泛起一丝悲痛,但他迅速收敛了回去,将杯中的酒抬手一饮而尽。

“兄台何故一人在此独饮?”

不知何时来了一位美男子站在桌前,也提了一壶酒,这人生的煞是好看,头系天蓝色丝带,长刀眉,月泉眼,薄嘴高鼻梁,穿一件蓝色刺云长袍,腰系牛皮虎头式腰带,乍一看清爽大方,富贵之相在表。

男子见如此便起身作礼回道:

“敝人夜燥,起来透口浊气,只久别故乡今忽见得这夜景,念起家乡来,有些感慨。”

“若不嫌还请入座同饮一杯吧。”

“唉....要说这离乡之情,在下也十分感同身受啊!”说着这美男子一边相对而坐一边往他杯里斟满酒,自己也喝将起来。

“哦?不知兄台从何远道而来啊?”

“我从边土一小国而来,只因在家中又逢变故,离了家告了国,便独自前来这虞国希望拜入这太学府修得仙缘,今儿也才到这城。”

“哎呀!竟是同道中人,我也正有此意愿去投太学府。”说罢便要与他痛饮一杯。

美男子一听如此,更觉是一种缘分,便问他姓名要与他相识。

“还不知兄台贵姓?”

“在下姓江单名一个枫字。”

“江枫,嗯,好生潇洒的名字,小弟拙名复姓司空名戬良,幸会了。”

“司空兄这姓当真罕见啊。”

“家族枝叶少,也没出过什么名人,拙姓罢了。”

“看司空兄弟这这表相乃富贵公子之相啊,何苦来受这天道苦途?不似我孑然一身。”

司空戬良一听突然潸然泪下,掩涕痛哭起来,江枫忙伸手安抚,以为自己说过了话。

“江兄弟有所不知啊,我本有一爱妻,她是个官家小姐,少时一起念过经书,仰慕已久,前几年便靠家族使钱使关系嫁与了我,我对她是宾敬有加,可她并不交心于我,入门来年余从不让我碰,自从她嫁与我后没见她开心过,我甚是心疼她,每每见她独自坐在池塘亭边入神,我就心痛啊!”说着说着愈发哭得伤心起来。

“后来她的陪房丫鬟偷偷告诉我说,小姐在还没出嫁前便已经和一男子交好,早已芳心暗许,只不过还没等对方提亲,她爹娘因得我家巨财,又有贵人说合,便将她强嫁给了我,去年年前被我家管事的发现她与那男子私通,我找她理论,她哭着跪下来求我,求我....求我成全她,我....我真他妈是个废物”说着便拿手狠抽自己耳光,江枫见状忙拉止住他。

“司空兄!”连忙往他杯里倒酒。

司空戬良将杯中酒饮尽,抹了把泪哽咽着又说道:

“可能是我太恋她了,也许是我太软弱了,我写了一封休书与她,说是因为两人情感不合而经常口舌之争为由立此休书,她娘家人来接,把我一通臭骂,说我狗胆涨肚,连官家大小姐都敢休,家父知道后大发雷霆,将我拉到族中祠堂一顿打骂,到头来反倒我成了人人喊打的罪人,你说这该如何得以释怀啊?”

江枫听罢,痛上心头,直灌着酒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倏忽间窗外一阵幽雨袭来,冷风掠过窗口扑到江枫熏红的脸上,夹带着清凉的湿气,江枫深呼一口气,慢慢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合上窗户,对司空戬良轻声说道:

“司空兄弟,下雨了,回房早些歇息去吧,莫着了凉又受这病痛之苦。”

“哎,走吧,明儿个一起去太学府吧,好有个伴儿。”

“也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雨夜识良 第二章 双人拜府 第三章 青楼卖女 第四章 灯会趣闻 第五章 巧夺金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