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神笔绘逍遥》第九章 一个平淡的谎言小说

《神笔绘逍遥》第九章 一个平淡的谎言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3:36:53
神笔绘逍遥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神笔绘消遥》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郗无邪,潘虎,苏秀玲,周阿姨,家长,何雪情,明上河图,郗志远,清明时上河之间的故事。神笔绘消遥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神笔绘逍遥 精彩章节

明上河图郗无邪小说名字叫做《神笔绘逍遥》,这里提供明上河图郗无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笔绘逍遥小说精选:在郗无邪三十年的记忆中,母亲苏秀玲算不上温柔贤淑,虽然她的相貌带着几分文雅与秀气,但她依旧称不上特别出众,很普通的一个女人。前世记忆中的母亲到中年时就略显苍老,他知道原因,他从小就知道,对女人来说,什么睡眠,什么护肤,什么调理都抵挡不住生活压力的摧残,小学时父亲南下沿海淘金,母亲一个人顾家教子,她不是最出色的母亲,却是郗无邪最爱的母亲,她给不了郗无邪优越的家境,也没有书香门第的血统让他继承,更无法提供让郗无邪腾飞…

在郗无邪三十年的记忆中,母亲苏秀玲算不上温柔贤淑,虽然她的相貌带着几分文雅与秀气,但她依旧称不上特别出众,很普通的一个女人。前世记忆中的母亲到中年时就略显苍老,他知道原因,他从小就知道,对女人来说,什么睡眠,什么护肤,什么调理都抵挡不住生活压力的摧残,小学时父亲南下沿海淘金,母亲一个人顾家教子,她不是最出色的母亲,却是郗无邪最爱的母亲,她给不了郗无邪优越的家境,也没有书香门第的血统让他继承,更无法提供让郗无邪腾飞的平台,她一辈子一直在做着一件事:给儿子最好的。

苏秀玲是市灯泡厂的职工,近十年的工龄她也只是个车间组长,工资不多,一个月下来六百多,对于九十年代中期的消费水平,还算可以,但是大人们总会将眼光放远,尤其是成家的父母们,他们会想到孩子的未来,尽可能的为孩子铺路,让孩子的未来走的平坦些,所以,苏秀玲和郗志远还是很担忧,每每想到将来儿子上大学的学费,还有儿子成家买房的钱,他们就会露出愁容。

小时候的郗无邪经常会见到母亲从厂里拿回家一大包一大包的废零件,然后拿着榔头把那些零件砸扁,等收废品的来了卖出去,后来他才知道,母亲拿回来的是废弃的灯泡接头,那是铜做的,母亲经常带回来满满一大袋子,砸扁压缩后卖出去也不过几十块钱,一个月下来倒能多出一百多块钱。

比如现在,母亲就在拿榔头砸着灯泡接头。放下书包的郗无邪走到母亲身边,母亲察觉到他回来,握着榔头的手抬起,用袖子抹了抹汗,朝郗无邪说道:“今天晚饭时间稍晚些,妈忙完了再做饭。”

看着一地废接头和零星的金属碎片,郗无邪柔声道:“妈,我帮你砸吧。”

苏秀玲笑着应道:“你能有多大力气,别拿着榔头砸了自己手。去,赶紧做作业去,周末,作业多不?”

“不多。”没有强硬要帮助母亲的郗无邪蹲在母亲旁边,看着榔头一起一落,那圆骨碌的灯泡接头被砸扁,心里很酸,想哭。他好想直接用翡翠化神笔画出一幅国画,或者画钻石,画古董,什么值钱他就想画什么,将那些值钱的东西交给父母,让他们卖钱,但是他强忍住了这样的冲动。

晚饭很简单,俩菜加一个紫菜蛋花汤,郗无邪却吃得津津有味,三十年的生活阅历中他走遍大江南北,尝过各种菜系小吃,最后,他唯一记得的,却惟有母亲做的菜。

饭后母亲在厨房洗碗,之后还要洗衣服。而父亲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捧着本经营管理的书看着,郗无邪回了自己的卧室,过了半晌,他悄悄走到客厅将父亲拉进了卧室。

扶了扶眼镜架的父亲笑道:“是不是又闯祸了?不敢跟你妈说。到底怎么回事?”

印象中的父亲一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在教育这方面也很开通,比起别的家长“惩罚为主,教育为辅”,父亲从不动手打他,也很开明,郗无邪清楚地记得,初中时早恋被发现,父亲也只是与他长谈了一次而已,并且是心平气和的与他沟通,虽然那时的父亲有些陌生,分别五年,自然有些生疏。但是,郗无邪知道,这个父亲是最为理智冷静的,做事很有分寸。

郗无邪把门关好,然后从抽屉里抽出一个画卷,慢慢铺开。

郗志远很奇怪,儿子为什么要将画卷放在地上展开,当画卷展开时,他终于明白了,这画太长了,从墙角至墙尾,头尾长度近十米,而画中的内容,让他这个本科大学生都震撼不已,他从小就被爷爷那股子书卷气熏陶,见过的画不在少数,鉴赏能力也自然不俗,但这幅画,明显带给了他太多震撼。

这画采用青绿重彩工笔,描绘的是古代热闹市井生活和民俗风情,画中人物过千,各色人物尽有之,商贩走足,夫子学生,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百态尽有,更有山,有河,有古城,这画上的建筑特点十分明显,具有标志性,但郗志远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朝代什么地方,整个画卷充满了山清水绿之明媚。

目光有些痴迷的郗志远喃喃道:“《清明上河图》?”而后他又猛然摇了摇头道:“不,《清明上河图》我见过,虽然是印刷版的,但绝对不是这样子。”

郗无邪在一旁淡笑道:“这的确是《清明上河图》,但不是大众常见的张择端所绘的《清明上河图》。这幅是仇本《清明上河图》,是明代画家仇英所画,画中正是明朝的苏州,爸你看,这是天平山,这是大运河,酒肆茶楼,装裱店,洗染坊细微处体现的则是江南水乡特有的生活情致。”

“苏州,原来是苏州,我说怎么熟悉却想不起来。不对,小兔崽子。”郗志远一把拽过郗无邪,目光凌厉地注视着郗无邪的眸子。

“说,这画哪里来的?你该不会是偷来的吧?”

其实郗志远有这样的想法并不算过分,毕竟一个八岁的孩童突然拿出一幅手绘的佳作,怎么都会让人联想到一边。

“爸,你听我说完行吗?”郗无邪的表情很平静,没有半点儿慌张,郗志远放下他,等待着他的解释,郗志远自然分辨出这幅画是手绘的,价值绝对不菲,虽然不是仇本《清明上河图》真迹,但光从这细致入微的画功和栩栩如生的画像,让人仿佛见到了苏州繁华的景象,凭这一点,此画已是上乘之作。

郗无邪先把画重新卷起来放到书桌上,然后他背着父亲拉开抽屉,转过身时手上已经多了支通体碧绿的画笔,正是翡翠化神,郗无邪拉开抽屉的动作不过是掩饰罢了。

他握着笔平静地对父亲说道:“暑假我在爷爷那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得到了这支笔。这支笔是我在山中玩耍时偶然在一洞中拣到的,自从有了这支笔,我在画画上仿佛有了天赋,画技一日千里,那幅《清明上河图》就是我自己画的。”

“不可能!你这个小兔崽子别想糊弄你爸我。拿支绿笔就编瞎话,那画是你作的?打死我也不信。”郗志远的脸色阴沉得有些恐怖。

郗无邪知道父亲不会相信,亲情是亲请,理智是理智,老爸绝对不是一个盲目听信的人,这点,郗无邪与郗志远很象。

从书桌上取出一张画纸放在地上,郗无邪俯下身子握着翡翠化神笔轻快地画了幅画,正是那《清明上河图》的一部分,直到这时候,郗志远才相信了郗无邪的话,表情木讷,震撼,绝对震撼,那支笔的笔头明明是呈黑色的,但是作出的画却五颜六色,而儿子画出的画与刚才看过的图中一部分简直一模一样,郗无邪忽然转过身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走过去把门插上,然后拉过儿子走到床边坐下。

郗志远严肃地问道:“你仔仔细细把你如何得到这支笔的过程说一遍,不准落下任何细节,还有之后发生的事,包括谁见过这笔,都用这笔画过什么,不准有差错。”

郗无邪明白父亲是谨慎,所以也就边想边说,反正是一个平淡的谎言罢了,唯一玄妙的只有这翡翠化神笔和郗无邪忽然成了画中大师,在郗志远想来,郗无邪肯定是因为有了这神笔才对作画有了高深造诣。

沉思良久,郗志远眉头紧锁,最终望向郗无邪认真地说道:“小邪,你要答应爸爸,无论任何时候,你都不能拿着这支笔在外人面前画画,否则,你会有危险,爸爸和妈妈也会有危险。你能保证吗?如果你保证不了,这支笔,爸爸就要没收了。”郗志远心里觉得儿子从暑假回来后就懂事了,所以希望他能明白父母的苦心,他深知怀壁其罪,儿子得宝本应是喜事,但也有可能引来灾祸。

郗无邪佩服老爸的定力和心理素质,平常人见到这么神奇的事情恐怕早就大呼小叫想着怎么炫耀,而老爸既不喜也不悲,反而将事情想的十分周全。

“爸,你放心吧,这笔根本没有在外人面前展示过,以后也不会,这是我的宝贝,也是咱家人自己的秘密。”

“对,对,自己家人的秘密。不对,小邪,你怎么会见过《清明上河图》?还知道画中那些地名建筑?”郗志远回忆起了儿子给他介绍《清明上河图》时的神情,太成熟了,太自信了,比大人都要有气势,这反而引起了他的疑虑。

轻咳一声,郗无邪也没想到父亲会问到这些,他总不会说前世在辽宁博物馆见过真迹吧,于是掩饰说:“爷爷那里放了好多书,有本书介绍过这《清明上河图》,还有另外很多朝代的画家仿效的版本。”

“你爷爷那里啊,哦,怪不得。”郗志远想到那个收藏着很多诗书古画的父亲,也就不疑有他。先前因震撼带来的冲击渐渐平息,郗志远的目光射向那放在书桌上的画卷,露出沉思状。

郗无邪二话不说就跳下床,把画卷拿过来放在了父亲手中,郗志远疑问道:“干什么?”

“卖了去。”郗无邪很直接,他想到这幅几可乱真的《清明上河图》若不是少了年代与历史的味道,恐怕与真迹放在一起也没有人能辨别出来,翡翠化神,画出来的自然与真品无二。

郗志远郑重地问道:“小邪,告诉爸爸,你画出这画的目的,是不是就是让爸爸拿去卖了?”

郗无邪点点头,他轻声道:“我不知道能卖多少,但是应该不会便宜吧,怎么说我也画了六个多小时呢。”

装!郗无邪这个上辈子倒卖古董字画的家伙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画的价值,虽然是赝品,但绝对是赝品中的极品,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那幅真迹,这幅画就足以在当今画坛引起轰动。对于真心喜爱收藏字画的人来说,他们不屑买那些印刷版的字画,而现金手绘的作品则质量通常不高,当然国画大师除外,若然遇到有人能够手绘出质量上乘的仿版,肯定会出大价钱购买,以前郗无邪就多次临摹国画而后低价贱卖,那所谓的低价也是相对于字画市场而言,最低也两万,当然,是十几二十年后的物价标准。

郗志远虽然不懂行情,但从小在书卷中长大的他也明白这画的不俗,要卖的话,价钱只高不低,但他却踌躇了,儿子辛苦画出来的画,父亲拿去卖,未免太让人心寒了。

此时,他的面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猜到了父亲的心思,郗无邪站在父亲身前,微低着头道:“爸,我不盼着咱家穿金戴银,也不盼住高楼大房,我只希望妈妈和爸爸能够平安健康,我不想见到妈妈每天劳累的模样,也不想见到爸爸愁眉苦脸的表情,如果这幅画卖了能让妈妈和爸爸少些负担和压力,我就很高兴了。要不然,我天天对着这画,也没什么意思。”

郗志远将儿子抱在怀中,其实是为了掩饰他已然盈眶的泪水。

带着几分哽咽,郗志远道:“好,这画,咱们卖。”

郗无邪的卧室门外,苏秀玲捂着自己的嘴巴,身体轻轻颤抖着,俨然已经潸然泪下。

神笔绘逍遥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神笔绘消遥》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郗无邪,潘虎,苏秀玲,周阿姨,家长,何雪情,明上河图,郗志远,清明时上河之间的故事。神笔绘消遥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