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神笔绘逍遥》第五章 凶心妈妈雄心爸爸小说

《神笔绘逍遥》第五章 凶心妈妈雄心爸爸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0-10-19 03:36:52
神笔绘逍遥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神笔绘消遥》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郗无邪,潘虎,苏秀玲,周阿姨,家长,何雪情,明上河图,郗志远,清明时上河之间的故事。神笔绘消遥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神笔绘逍遥 精彩章节

苏秀玲郗无邪小说名字叫做《神笔绘逍遥》,这里提供苏秀玲郗无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神笔绘逍遥小说精选:清和市是座小城,谈不上发达,更与富裕沾不上边,郗无邪一家人就住在这样的城市里。或许临山而建的城市都带着几分质朴与清气,90年代中期的清和市还是国字号企业林立的处境,外地来投资的商人少之又少,真正称得上富豪的人物几乎没有,而这里的生活简单,不属于那种能够卧虎藏龙的江湖水深。望着车窗外的清和市夜景,郗无邪感慨万千,当年老爸郗志远军校毕业被分配到这里的部队上,当了近十年兵才混了个大尉,在连里当指导员,与连长平级,但他不…

清和市是座小城,谈不上发达,更与富裕沾不上边,郗无邪一家人就住在这样的城市里。

或许临山而建的城市都带着几分质朴与清气,90年代中期的清和市还是国字号企业林立的处境,外地来投资的商人少之又少,真正称得上富豪的人物几乎没有,而这里的生活简单,不属于那种能够卧虎藏龙的江湖水深。

望着车窗外的清和市夜景,郗无邪感慨万千,当年老爸郗志远军校毕业被分配到这里的部队上,当了近十年兵才混了个大尉,在连里当指导员,与连长平级,但他不满足,不喜欢沉闷的生活,任谁也不知道温文尔雅的父亲有着不为人知的野心,也许爷爷曾经说过父亲就不是块当兵的料是对的。

所以,父亲选择了复员转业,进了一家外贸公司,两年过去了,钱比以前多挣了些,但依旧算不上有事业,至少家里的生活算不上富足,只能说过了那条大多数人挣扎的温饱线,父亲那架明透的眼镜下隐藏着抑郁的眸子,郗无邪知道,前世就懂,但他改变不了什么,可现在不同了。

“志远,你怎么看新来的那个小姑娘?”开着车的张叔叔话似不经意的出口,但他看着路况的眼睛却斜向了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父亲。

“小姑娘?哪个?”父亲的表情很平静,他摘下眼镜,掏出一块干净的布,轻轻擦拭着眼镜片。

张叔叔淡然一笑,揶揄道:“装吧,咱们公司一年也来不了几个人,更何况是小姑娘,志远,你清楚我说谁。这儿又没外人,谈谈你的想法。”

重新戴上眼镜的父亲微微叹了口气,平静的表情忽然忧愁起来,眼神望向窗外,轻声道:“老张,我不想在背后议论别人,人家的路怎么走,我不管。”

张叔叔苦笑一声。

“是,你不管,但是眼看年底你就能升职,但那叫林艳的小姑娘一来,你还有希望吗?我这又不是搬弄是非,林艳整天粘在经理身边,这全公司都知道的事儿,经理出去谈生意,哪次不是带上林艳?咱俩关系不错,我才好意提醒你。你得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

“那还能怎样?除了嘴上抱怨抱怨,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老爸的心情低落了很多。

“出去,咱们去南方创业,听说沿海地区收入高,我和你的学历都是大学本科,去了那边至少不愁找不到工作。跟我同村的一个朋友前两年去了南方倒家电,现在人家在村里自己盖了洋楼,听说马上就打算买车了。你好好想想,咱要是一辈子憋在这清和市,你甘心吗?”张叔叔的话无疑给了父亲很大的冲击,虽然表面平静,但此时陷入沉思的父亲肯定在思考张叔叔的话。

郗无邪清楚地记得,前世的父亲就是在他小学时去了广东,虽然后来确实赚了不少钱,但却让他从小学开始就缺失了父爱。

“我想想,至少今年是肯定不行,怎么也得到了明年再决定。”父亲还是十分理智的,他的思想成熟,不会轻易受到鼓惑。

张叔叔也沉默下来,他开着车进了一家属区,那里是父亲当兵时部队分配的住房,部队番号郗无邪已经忘记了,反正就是个小部队,没什么大官,他从小玩伴也大多是军人家属,这里面他父亲的官就不算小了,不少孩子的父亲也不过是个排长而已,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之间的感情,因为这里根本不存在官僚主义,邻里之间感情都很好,经常串门。

张叔叔开车将郗无邪父子二人送到楼下就离开了,进了楼道,郗无邪跑在前面去拉楼道里的灯,这时楼道里的灯还是用线拉开关的,过几年才换成按纽,所以经常会有小孩调皮拽着拉绳不放,最后将绳拉断。

家在四楼,郗无邪敲开家门正好见到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到郗无邪的第一句话就是板着脸问:“暑假作业做完了没有?”

这让郗无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之前还酝酿着思亲情绪不翼而飞,挺直的腰板也垮了,没精神地将书包放下来,从里面掏出作业递给妈妈,妈妈接过后一页一页检查起来。

妈妈苏秀玲是个属于小巧玲珑的女人,身材并不高挑却十分协调,浓密的长发披向背心,偶尔还会盘起发来编个型,很会打扮,长相秀气的母亲与斯文的父亲站在一起,还挺有夫妻相。

爸爸回家后回了卧室,这两室一厅的房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至少一家三口人住着挺舒服的,唯一可惜的这房子不是自己家的,而是部队分配的,如今父亲转业了,倒需要每年付租金了,郗无邪清楚地记得大概在两千年的时候家里才出了几万块钱买下了这房子。

母亲检查完作业后却发火了,她把作业狠狠往茶几上一摔,面露怒色。

“小邪,过来,这作业你是找谁帮你做的?还有这日记,谁帮你写的?是不是潘浩?”

潘浩是潘虎的哥哥,今年已经上了初中。郗无邪愕然地望向母亲,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问,还发这么大火,这情景不免让他想起了前世有次被母亲发现他找同学代写作业的后果,被母亲拿着拖鞋扇屁股,那个疼,现在想起,小屁股上都会升起一阵火辣的错觉。

“潘浩在省城上学,潘姨为了省钱,让他住在亲戚家,根本就没回乡下,他怎么帮我做作业?这作业是我自己做的,怎么就成别人帮我做的呢?”郗无邪慢条斯理地说完后,母亲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她一把拽过郗无邪,巴掌仰起,眼看就要往下落,目标正是郗无邪的屁股。

此时的郗无邪忽然急了,这情景太熟悉了,完全无法保持镇定了,面对父母,他三十多年的生活阅历都消失了一般,他急声道:“妈,你得说明白啊,我怎么就惹你了?”

苏秀玲把那暑假作业甩到了郗无邪眼前,胸口起伏不定,冷声道:“还不承认?这字迹是你的?你那狗爬的字我会不认得?”

拍拍额头,郗无邪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因由,于是从书包里取出文具盒,又掏出本子,在苏秀玲面前写了一段文字,然后递给了苏秀玲。

“妈,这作业是我自己做的,没有谁帮我。”苏秀玲读了一遍后脸色更加阴沉地道:“怎么?嘴上说不过就写出来。这都谁教你,从小不学好,长大你还了得?你给我过来。”

眼看老妈要动手,郗无邪急忙大声辩道:“妈,你看字迹,字迹,我写给你的那条子,和我作业上的一样不?”

“呃?”苏秀玲刚才也是气上心头,没注意,只以为儿子耍滑头,现在再一看那字条,上面的字迹和暑假作业上的如出一辙。苏秀玲皱着眉头想:俩月不见,儿子的字练得这么好了?他爷爷也太神了吧?

冤枉了儿子,苏秀玲有些拉不下脸道歉,于是让郗无邪赶紧把作业收好,整理好明天上学的东西,洗过澡就把他赶**。

在床前,苏秀玲亲自为郗无邪盖上被子,表情显然还有些余怒,郗无邪很纳闷:该生气的人是我吧?

“妈,你僵着脸算怎么回事啊?好象是你冤枉了我,该我哭丧着脸吧?”郗无邪很无辜地问道。

苏秀玲脸色有些挂不住,装出一副凶恶的表情,然后右手轻轻在郗无邪脸上拍了一巴掌,道:“我是你妈,冤枉你怎么了?从小你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将来还不知道要闯多少祸呢?这次算妈欠你的,下次你要是惹事了,我不收拾你就是了。”

“这也有欠的啊?那我以后要是不惹事,那我今天这冤不就一辈子洗不清了吗?”郗无邪更加无辜了。

苏秀玲为郗无邪掖好被子,气笑道:“行了行了,妈妈不对,行了吧?明天给你做好吃的,算给你赔罪,满意了吧?”

“好。”郗无邪清脆的应了声。

苏秀玲俯身亲了一下郗无邪的额头,然后转身关了灯,离开了郗无邪的卧室。

黑暗中的郗无邪并没有入睡,他睁着眼睛望向天花板,就这样沉寂了一个多小时后,他才起身,拉开房门,看向父母的卧室,门缝中没有灯光透出,显然父母已经睡下。

回了卧室,打开灯,郗无邪走到自己的书桌前,上面摆着小学生的书籍还有个录音机,是父亲让他从小学英语准备的。从自己的书包中掏出从爷爷那里带回来的宣纸,摆到了书桌上,忽然觉得面积有些小,他又将纸张全部铺到了地板上。

右臂内侧绿芒闪过,翡翠化神笔出现在了郗无邪的手上,他歪着头想了很久,眼神略带追忆之色,他想着的是很多年以前见过的一副画。

为了让父亲不离家南下,郗无邪必须做些什么,改变家庭状况是其一,更多的是希望给父亲一份创业资本。

思绪拉回现实,郗无邪俯下身子挥动起了手中的翡翠化神笔。

神笔绘逍遥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神笔绘消遥》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郗无邪,潘虎,苏秀玲,周阿姨,家长,何雪情,明上河图,郗志远,清明时上河之间的故事。神笔绘消遥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