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章起底仙人手小说

第七十章起底仙人手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4:06:08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状态:连载作者:小灭绝全文阅读

“小姐,皇后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贵妃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丞相家的千金请您去看脸。”“不去。”“丞相我们也开罪不起啊。”“那是个事儿妈,我并不想她变好看。”因为,她是被尿憋醒的。。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 精彩章节

一切收拾停当,天也擦黑了,祝耽却在这时候来了。

陈士杰见了他就发了好一通牢骚,说他又来捡现成的。

祝耽并不在意:“不是你三番几次催着要来侯府吗?”

“我是想来侯府玩,不是来侯府当苦力,再说了,小四只顾忙活自己的事儿,也没跟我说上几句话。”

祝耽一脸无奈:“那好吧,本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邀你同去的,现在看倒也不必了。”

陈士杰嘻嘻一笑:“你别想再坑我一次了哼。”

二夫人带着全家来给祝耽见礼,为表对陈士杰帮忙搬家的感激,又持续大力地夸赞了陈士杰一番。

祝耽眼瞅着他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宋管家手里拿着一支毛刷走过来,跪地说道:“殿下,请殿下高抬贵足。”

祝耽疑惑,抬起脚一看,原来是鞋帮上沾了枝珙桐枝子,还有些泥垢。

宋管家一边刷着祝耽鞋上的脏东西,一边说道:“殿下想必是从京郊梁郡过来。”

祝耽纳闷:“你如何知道?”

林汝行插话道:“我府上这位宋管家是个京城百事通,就没他不知道的人,不知道的事儿。”

宋管家谦虚笑笑:“郡主言重了,老奴只不过是多活了些年岁,在京城走动的多点而已。珙桐在京城没有人栽种,只有梁郡多种这种树。”

待他忙完站起身,祝耽又问:“那你可知道隔壁仙人手的什么事么?”

宋管家顿时来了兴致,一板一眼地给众人介绍起来:“那草民就多嘴说上一嘴,若有不当之处,还望殿下恕罪。”

祝耽抬了抬手:“但说无妨。”

“仙人手本名孙守礼,原就是京郊梁郡人士。据说此人祖上曾有数人在钦天监拜职,家族早就有些古怪灵异之说。

传闻他出生时是夜半,产房却突然亮如白昼,三日乃绝,全家上下都以为是吉兆,可是随着时日渐长,家人却慢慢发现孙守礼是一个痴傻儿,至七八岁还在厅中便溺,就连送去书院都被先生婉拒,称其无法教化。

一直到十四岁上,孙守礼去河边捉鱼,几天不见踪影,家人沿两岸百余里遍寻无果,以为他溺水而亡,尸身漂去了下游,便给他立了衣冠冢,权当没有了这个人。

谁知前两年的一个秋后,有人在河边发现了孙守礼,他躺在杂草中不闻声息,观者便急忙跑回去告诉他的家人,家人将他抬回去疗养了一段时间,发现孙守礼无灾也无痛,一朝醒来竟然神智如常人,再无半点憨傻之状。

问其数年居于何处,摇头不知,只记得陆压道君、指上点痣这两句话。

家人翻掌查看,果然左手掌心多了六个粟米般大小的黑痣,就有人说:陆压道君乃创始元灵关门弟子,痴儿此次就是受陆压道君点化成了正果。于是,‘仙人手’的绰号也叫了开来。

众人见孙守礼不但神智如常,甚至无师自通了八卦六爻、相学风水,便对他多有崇仰之意。”

“原来仙人手的出处在这儿,所以京城里许多皇亲国戚达官显贵都私下找他选吉日、看坟地、批八字?”陈士杰接了一句。

史进也在旁说:“且他真的每卦必验。”

林汝行却不这么认为,她听完这个故事,眉头紧紧皱着,仿佛在斟酌什么。

祝耽看在眼里,轻问了一句:“郡主觉得呢?”

林汝行摇摇头:“我觉得不堪其实。”

转而又问宋管家:“方才你说仙人手出生便是痴傻儿?”

宋管家默默点头。

史进也说:“郡主可以在状元街上打听嘛,人尽皆知。”

“既然他祖上有人在钦天监,想必也是富贵人家,定不乏寻医问药?”

“药石无医啊,甚至连御医都请到了。”

“天生痴傻、药石无医,依我看来,他不可能再神志如常了。”林汝行幽幽说了一句。

陈士杰摇摇扇子:“可现在的仙人手确实正常,不然怎跟人卜卦。”

林汝行不以为然:“这有何难,说明现在的仙人手跟失踪的孙守礼根本不是一个人呗。”

祝耽端茶的手停在半空,一脸严肃地说:“郡主有何见解?”

“嗨,我瞎说的。”林汝行摆摆手,真不习惯别人一本正经听她讲话的样子。

可是祝耽执意让她说,她只好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他们。

“孙守礼失踪时只有十几岁,还是少年模样,若前两年才找到,怕是中间相隔了很久吧?”

宋管家想了一下:“少说也有二十几年。”

“这就是了,二十几年之后,孙守礼已是中年,容貌变化固然很大。别人觉得他是孙守礼,我倒觉得未必不是个冒牌的。”

史进不认同:“那在河边发现他的人,怎么一眼就认出他是孙守礼的呢?”

“找个跟他族人里相貌接近的人来扮演就是了,或者收买那个在河边救下他的人,再或者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一口咬定就是孙守礼罢了。”

“那更不可能,他家几代都住梁郡,家中还有两房族亲,难道都认不出来?”

林汝行眨巴眨巴眼:“不知大人今年贵庚?”

“刚、刚弱冠……”

陈士杰在旁用扇子拍了他一下:“你不二十二了吗?”

史进连连低头认错:“是……是属下记错了……”

“那你幼时跟殿下可否相识?”

“那倒没有,不过听说陈大人跟我家殿下倒是自幼的玩伴。”

陈士杰开口证实:“这话倒没错,我家几代都住在百里街,殿下经常来找我,我俩那是从小光屁股玩到大的。”

“咳!”祝耽在旁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

林汝行笑笑:“我听闻殿下幼时就去了破凉山拜师学艺,且是一去七八年之久……”

祝耽突然打断她:“郡主怎么知道这些的?”

“也是听……听京城的百姓说的。”

算了,祝耽喜欢用“妄议皇室”给人定罪,还是别出卖张子瑞了。

祝耽“哦”了一声:“请郡主接着说。”

“那大家觉得殿下的容貌变化大不大呢?”

这话刚落地,众人都齐刷刷看向祝耽。

祝耽扫了一眼众人:“照实说啊。”

林汝行心里羡慕嫉妒恨,别看祝耽平时从不恃美行凶,但对自己的样貌还是很有底气的。

换我就不敢这么坦然。

陈士杰咂咂嘴:“还真别说,殿下十三岁回京时我们就见面了,那时候他是真的丑,没现在这么好看。”

祝耽脸上的淡定渐渐消失……

林汝行明白,十三四岁的青春期嘛,正是男孩子的颜值尴尬期。

有的人熬过了尴尬期,后边就越长越好看。

熬不过去的就会越来越尴尬,也就是俗称的长残了。

显然,祝耽不属于这两者,他属于第三种,好看得像基因突变似的。

“咳!”祝耽又咳嗽了一声。

林汝行这才发现自己盯着人家看了许久,赶忙将眼神拉回来,继续说道:“所以说,他的那些族亲相隔多年,单凭相貌与他认亲是不可靠的。”

史进纳闷:“除了相貌,认亲肯定也要问些他失踪前的旧事吧?”

陈士杰扇他脑门一下:“你是不是也傻了?他失踪前就一直是个傻子,能记得些什么,如何跟族亲对质?”

史进恍然大悟地使劲点头。

陈士杰又问:“那要照你这么说,那真正的孙守礼呢,哪儿去了?”

林汝行喝了口茶,很是随意地回了一句:“这谁知道呢?或许真的掉入河中溺死了吧。”

“那他每卦必验也是假的?”

“那都有谁找他卜卦呢?”

此时宋管家恭敬回道:“听闻他之前为工部尚书大人卜过卦,那年是尚书大人被皇上派去巡灾,当时京郊洪水肆虐,尚书大人为求个心安便去仙人手处问了一卦,仙人手焚香瞑目半日,直说只要尚书大人避开与安桥便会无恙。

尚书大人便依言绕开了与安桥,走了条远路。

就是那日,与安桥突然塌方,淹死了四五个村夫。尚书大人巡灾回城中,以重金相谢。此后仙人手名声大噪,卦金也是水涨船高,再后来他直接放话——

朝中四品以下官员不接待、京中的大户人家需要有四品以上官员引荐才能进得了仙人手的院子,但所有到他那里问卦的贵人们都说他的卦象出奇地灵验,后来人自然也肯舍得掏银子。如今仙人手的住处在威严气势上与京官府邸都不遑多让。”

众人一片唏嘘,只有林汝行点头轻笑:“这就是了,谁安排他冒充孙守礼,谁便可以替他做足每卦必验的舆论。”

陈士杰犹疑问道:“你的意思是,所有达官贵人都替他吹牛?”

史进头摇得像拨浪鼓:“那不可能,一个算卦的,谁会凭白替他吹嘘?况且还是达官贵人。”

林汝行反问:“怎么不可能?给他造出声势,要么跟他分账卦金,要么借他勾连显贵,总要有所图的。”

祝耽和陈士杰眉头越皱越紧。

陈士杰小声跟祝耽说了一句:“郡主的推理跟你的倒是都对上了。”

祝耽没应他,看了眼宋管家:“如此说来,这仙人手肯定跟京中的显贵们混得很熟了。”

宋管家束手答道:“那倒不是,听说仙人手沉默少言,替人卜卦时不许任何人在场,好多大臣们不欲家事外传,也会特意叮嘱他守口如瓶。

仙人手自己也怕树大招风,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若问他卜过卦的显贵们叫甚名谁他也许知道,但若问些朝堂上的事他恐怕一无所知。”

祝耽点头,想必也没人跟一个算卦的去谈论朝堂情势。

至于仙人手,他自然不敢不低调,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吧。

陈士杰借机狠狠夸了林汝行一番,又是那套礼官说辞。

林汝行笑笑:“陈大人过誉,无非是给大伙解闷罢了,要说起讲故事说笑话,还是陈大人口舌伶俐的多。”

陈士杰猛然被夸,害羞地挠挠头:“小四有所不知,当初皇上刚登基时忙于肃清六部,又怕做得太过惹言官不满,便请殿下为他寻一个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的人,每日负责对付言官弹劾,殿下便向皇上举荐了我。”

祝耽质疑:“你记错了吧?皇兄跟本王说的是要找个能见秃子骂光、见癞子骂疮的人,然后本王才将你举荐给了皇兄,事后皇兄还称赞本王办事得力。”

身边众人都憋着不敢笑出声。

林汝行也强忍着笑:“呃……殿下果然心疼皇上,都不舍得骗他。”

陈士杰委屈巴巴:“在殿下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祝耽一脸好笑:“你没听出来这是皇兄的意思吗?”

林汝行偷偷瞧着祝耽的脸色,宋管家说他白天去了梁郡,此处正是仙人手的老家,估计他也早就怀疑这个孙守礼来头不正,亲自前去查探消息了吧。

就是不知道他查探一个算卦的有什么企图,莫非是怀疑他勾结朝臣不成?

那不能够啊,朝臣勾结一个算卦的有什么用呢?

难道还想借他能上听天意下达地灵的本事,干涉超纲或者铲除政敌么?

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自己之前看过的穿越文里还真不乏这种桥段。

陈士杰见林汝行又自己陷入沉思不理人,朝她喊了一声:“嘿。”

林汝行吓一跳:“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我就是好奇,你一个女子,怎么会懂这些呢?你这番推论都快赶上军机大臣了。”

祝耽虽然没说话,但也斜着眼神看向她。

她理所当然地笑笑:“这有什么可纳闷的?因为我从不信这些东西,所有推论都是基于这个论断之上的。”

她若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岂不是白白做了二十几年的现代人?

陈士杰却还不死心:“大家都信,你为何不信?”

林汝行笑笑:“要我信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他能算到殿下很快就要去拜访他了。”

祝耽一愣:这也能猜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士杰赶紧蹭到祝耽面前:“你真要去孙府?”

祝耽觑他一眼:“是啊,不过方才本王邀你同往,你已然拒绝了。”

好么,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我去!我去!”

祝耽摇头:“去了就是被本王坑,还是不去的好。”

“我不怕挨坑,就再信你一次。”

祝耽没多搭理他,转而对林汝行说:“之前你们住的宅子,今天已经找到买家,交易所得以齐宣侯府名义充了军饷。”

林汝行颔首道谢,这祝耽还真是事事精打细算,原本以为他这样的武将不善筹谋这些。

陈士杰显然比林汝行更加高兴,他已经大大超额完成了皇上布置的捐输任务。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陈士杰讪讪地问道:“这次,咱们不用再扒屋顶了吧?”

这话问出来他自己也觉得傻,若真要窥探孙府,直接在侯府扒墙头也比扒屋顶方便多了。

“屋顶肯定是不用扒了,只不过……”

“只要不扒屋顶喂蚊子,其他都不叫事儿。”

祝耽冲他诡秘一笑,陈士杰见了浑身直打冷战。

莫名觉得自己大话说早了,祝耽的坏心眼可多着呢。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状态:连载作者:小灭绝全文阅读

“小姐,皇后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贵妃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丞相家的千金请您去看脸。”“不去。”“丞相我们也开罪不起啊。”“那是个事儿妈,我并不想她变好看。”因为,她是被尿憋醒的。。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