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七章婆婆妈妈小说

第五十七章婆婆妈妈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14:06:06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状态:连载作者:小灭绝全文阅读

“小姐,皇后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贵妃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丞相家的千金请您去看脸。”“不去。”“丞相我们也开罪不起啊。”“那是个事儿妈,我并不想她变好看。”因为,她是被尿憋醒的。。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 精彩章节

“实在不招,干脆打一顿得了。”

陈士杰在密室门口跟祝耽说道:“这几件衣裳能有什么用?他就招了?”

祝耽叹息:“试试吧。”

推门进去,刘寅峰正翘着二郎腿躺在破木板上,这一天有了吃喝,安逸得不得了。

祝耽朝陈士杰点了下下巴,陈士杰将昨晚偷来的衣服扔在刘寅峰身上。

刘寅峰坐起身子,将几件衣服翻腾两下,脸色大变。

“这是秀儿的衣服,你们怎么会有?”

陈士杰刚要开口,祝耽伸手阻止他:“你觉得呢?”

刘寅峰睚眦欲裂,直接冲上来就要动手,祝耽一只手跟他对过几招,刘寅峰不敌,又被打回了地上。

“你到底把她怎么了?你说!”

祝耽坐到他对面,面无表情:“本王觉得,应该你先说。”

刘寅峰一脸绝望,恶狠狠地盯着他。

祝耽起身叫上陈士杰:“我们走。”

陈士杰跟在身后:“这就走了?你就为了给他送衣裳来了?”

他还以为王毓秀的几件衣裳是什么刑讯逼供的大杀器,或者开了神光可以避雷招魂无所不能呢,否则都对不起他俩忙到多半宿。

“本王说了赌一把,赌不赢就算了。”

刘寅峰把着密室的铁栏,在他们身后叫了声:“我说。”

陈士杰朝祝耽挤挤眼:“行,你可以啊。”

其实那天刘寅峰一脸哀怨地问他“殿下又可曾对哪个女子说过真心话”的时候,他就觉得方向错了,极有可能指使他的不是王士斛,而是王毓秀。

果然他将王毓秀的衣裳给他看过之后,他的心理防线就彻底崩坏了。

刘寅峰凄惨一笑:“当时王士斛还没有做丞相,我们两家住一条街上,关系也好,我跟王毓秀说不上青梅竹马,却也算两小无猜。后来王士斛做了丞相,便极力拉拢我爹做他的耳目。我爹本是在前朝靠狎戏上位低人一等,便深觉王相抬举他,凡是王士斛的指令莫敢不从。”

陈士杰听到这里也叹口气:“一切恶法,皆源自心魔,刘纪糊涂啊。”

刘寅峰苦笑一声:“不糊涂又能如何?只要开了口子,后边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祝耽沉声问了一句:“你喜欢王毓秀?”

“我不配,我知道我们不可能结合了,她喜欢殿下。”

说罢将眼神转向祝耽:“可是殿下辜负了她……你与她虚与委蛇假意敷衍,别人看不出来,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陈士杰小声在祝耽耳边说道:“这可是你自己惹出来的桃花债。”

祝耽也沉思了一会儿:“那本王便与你说说这其中的债。本王去蚩离之前,元宵节的合欢宫宴上,王毓秀将本王叫到合欢殿的后湖边,她向本王表明心迹,本王当场就回绝了。”

陈士杰偷偷看了刘寅峰一眼,刘寅峰紧紧盯着祝耽,面色凝重肃穆。

“她让本王不要急着拒绝,待从蚩离凯旋得归后再将答案告诉她,然后她将自己带来的一瓶酒敬给本王,本王不疑有他便喝了。岂知她在酒里下了蒙汗药,然后将本王拖到后殿的一间空房内。皇兄见本王迟迟不归席,便命人到后殿来找。”

陈士杰一脸兴致:“你、你被人酒后非礼了?”

祝耽白了他一眼:“那日后殿无人掌灯,几个宫女找到本王时,说看见一名女子从殿内匆匆逃出,没看得清是谁,但是她留下了一个荷包穗子在本王枕边。”

“合欢宴散了之后,半夜王士斛又匆忙进宫向皇兄禀明了此事,言语间敦促皇兄为他做主,下旨赐婚。”

刘寅峰面如死灰:“殿下与她已有了肌肤之亲,皇上赐婚乃是天经地义,难道殿下做了的事还想不认么?”

祝耽摇摇头:“本王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并未反对皇兄赐婚。”

陈士杰插嘴道:“那为什么皇上最终又没有赐婚呢?”

祝耽一脸好笑地看着他:“那不是太常卿大人出来插了一杠子么?”

陈士杰看看刘寅峰,又指着祝耽:“我警告你啊,你别想着给我泼脏水,这中间究竟是怎么档子事儿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么?”

“你紧张什么?后来本王去了前线,王毓秀给本王写信问安,当时战事艰难无暇顾及,史进便以本王的名义给她回了一封信,说本王腰伤复发,下地上马颇为不便。”

陈士杰下意识地仰着身子看了看祝耽身后,随后满是同情地说:“可惜了……啧啧……这可如何是好。”

“结果王毓秀给本王回信,言之前便见过本王腰上的伤疤,皆是国之功勋,希望本王多加保养,还命人送了些药剂过来。”

陈士杰舒了一口气:“看来治好了?”

祝耽冷笑一声:“本王腰部根本就没受过伤,哪里来的伤疤?”

陈士杰傻眼:“我懂了……你俩根本就没那什么吧?”

祝耽轻轻点头。

“那史进干嘛骗人家啊?哎呦未来的王妃啊,我家殿下腰可废了,你自己看着办……”

“歪打正着。”

刘寅峰麻木地一直摇头:“我不信,她不是那样的人,如此少廉寡耻之事,她不可能做的。”

“你认识的王毓秀,早已不是年幼时的王毓秀了,本王也觉得堂堂相府的千金,怎么可能设计本王?但是后边她听闻皇兄有意撮合我跟和平郡主,竟然派了一群地痞泼皮去侯府闹事,对郡主极尽辱骂,蔚为恶毒。”

刘寅峰一脸茫然,看得出他心碎不已。

“她让你潜入簪花会伺机非礼郡主你都做了,还没认清她么?”

刘寅峰猛然抬起头:“不是这样的,她说郡主受封后便向皇上请旨要嫁入王府,说郡主迷惑殿下移情别恋,她终日郁郁寡欢生不如死……她还叮嘱我不需要真的非礼郡主,只要让人发现就行,届时郡主名誉尽毁,一定不能嫁给殿下了。”

陈士杰砸砸嘴一直摇头:“这种鬼话你是当什么信的?和平郡主才十五啊,从蕲州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她怎么会初来乍到就算计丞相府的千金呢?再说了,人家根本也没喜欢殿下啊,赐什么婚,做什么妃?”

祝耽歪头看了他一眼,陈士杰回敬一眼:“怎么?你不服?人家稀罕不稀罕你你心里真没数?我母亲说过,任何一个姑娘,若是你从未见过她温柔的一面,那她肯定就是没喜欢你。”

祝耽沉默不语,仿佛在考校这句话的真实性。

“别想了,你俩每次见面都跟斗鸡眼似的,没戏。”

刘寅峰没注意到他俩谈话,在旁轻声问道:“其他呢?还有么?”

祝耽回过神来:“本王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合欢宴上随她一同去后湖的两个相府侍女,在协助她将本王安置在空殿之后,回府当晚就被王毓秀下令密杀了。”

刘寅峰嘴唇止不住地哆嗦了一下:“殿下如何知道?”

“本王酒醒后察觉不对头,自然要派人盯着相府。”

陈士杰大为震惊:“这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能这么歹毒呢?侍女的命也是命啊,说处决就处决了,真是造孽。”

说完窥了眼刘寅峰:“殿下,你觉得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祝耽嗤之以鼻:“还能为什么?随根。王士斛心狠手辣,王毓秀深得家传。万幸她没有王士斛的老谋深算,不然她何止算计本王和刘寅峰呢,又万幸她是女儿身,否则皇兄的江山都怕她惦记。”

……

“我都知道了……任凭殿下处置。”

“本王念你一片情深被人蛊惑,暂且留你一命,但是你非礼郡主不可原谅,你自削一指权当惩罚。”

“呵呵……殿下还是将我赐死吧。”

陈士杰走到他身前,开启说教模式:“你还不到二十岁,怎么轻易就死啊活啊的呢?你一死了之,你父亲怎么办?你妹子怎么办?她可还在王毓秀手下为虎作伥呢,难道你想把刘晚意的命也搭进去?你要监察使一家家破人亡不成?”

刘寅峰眼神终于转了转,仿佛有些动容。

“既然王毓秀不喜欢你,就让她一直闷头作大死好了,还有王士斛,早晚有报应,你若还对王毓秀抱有幻想,也是等于把全家往火坑里推。”

刘寅峰长叹一口气:“我已经推了,户部的度支主事张奇,便是我作梗诬陷,使他丢了官职,只因为户部侍郎给朝廷进献的贡缎中掺入了稍次一点的巴缎,结果被张奇识破上告了户部尚书,尚书大人以货不对板为由直接截了这批贡缎的货银,王士斛没能从中贪墨便起了杀心,可是当时王士斛拿我爹的官位和人头威胁,我实在没有办法……”

“张奇没死,现在本王麾下。”

刘寅峰似是不相信:“真的?”

“殿下的话你都不信?你值得殿下开金口骗你么?”

刘寅峰眼泪哗哗直流:“多谢殿下,我与张奇本是莫逆之交,是我糊涂……”

祝耽趁热打铁:“本王问你,王士斛在相府可时常私会朝臣?”

刘寅峰急忙擦擦眼泪:“回殿下,王士斛之前确实会在后院私会朝臣,但是从两年前皇上登基后,除了做寿,便再也没有大臣来过相府了。”

祝耽点点头,王士斛也知道皇兄防备他,而皇兄又是个洞若观火心如明镜的人,他终究是不敢在皇兄眼皮子地下搞小动作。

“不过,他肯定在京城还有其他地方发布指令,因为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趟门,绝大部分时候只行脚的功夫便又回来,只有不过几次会在外边呆上半日。”

“果然狡兔三窟。”

“你先在本王这里呆一段日子吧,你失踪这些天,便是放你出去,王士斛也不会再信任你。至于你爹刘纪那里,我会想办法通知他你的消息。”

刘寅峰掀起衣摆,跪地叩谢。

临走时祝耽又叮嘱了一句:“索性你没有酿下大祸,尚且迷途知返,若还有心从仕,万不要再受王士斛摆布了。”

刘寅峰高喊:“今日臣自断一指痛改前非,日后追随殿下必当肝脑涂地。”

陈士杰已经跟祝耽走到密室外边,听到刘寅峰喊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催促祝耽道:“你能不能快走两步?”

祝耽纳闷:“怎么了?你尿急?”

陈士杰扯着他的袖子便小跑开:“快走,我可不想听到他自断一指时的哀嚎,我是个心软的人,从来就听不得这些。”

祝耽没好气地甩开陈士杰:“就你这样,以后怎么为皇兄办事?现在盘查王士斛才刚刚有一点眉目,后边不知道有多少腥风血雨,实在胆小呢,就在家抱着侍妾睡大觉好了。”

“嘿,腥风血雨我几时怕过?我又不是没杀过人,可是杀人跟这个……算了,跟你说不通。”

二人回到祝耽的寝殿才略微歇息片刻,便听到远处传来了第一遍鸡叫声。

祝耽将他的夜行衣扔给他,催促道:“趁着天没亮,赶紧滚回你府上。”

陈士杰耍赖地朝榻上一趟:“不行,上半宿去相府偷东西,下半宿又跟你去审刘寅峰,整整熬了一夜,我走不动了,我要在你这里睡足了再回去。”

祝耽挑眉威胁:“你走不走?”

陈士杰从榻上蹿起来,几步走出房门外,朝外边喊了一声:“来人。”

侧殿跑来一个府丁一个侍女。

“去给本大人弄点吃的,越快越好,饿死了。”

祝耽本以为他走了,谁成想他还拿王府当自己家了。

“再过半个时辰就该上朝了,那时候你怎么走?”

陈士杰已经困得迷迷糊糊:“我坐你的马车走就是了……”

“不行,如果被大臣们看见,之前的经营可都白费了。”

陈士杰拧着眉头,十分不耐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有人看见我就说我在你这儿睡了一晚,又能怎样?”

好巧不巧,这话被端着吃食进屋的史进又听了个正着。

他狠狠地瞪了陈士杰一眼,转向祝耽时,又一脸复杂神色。

祝耽觉得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不然任由他这么误会下去,怕是要出大事儿。

于是他将今夜的事一一都跟史进描述一番。

本来以为史进会恍然大悟,谁知他开口就问:“殿下怎么不要我陪您去呢?”

祝耽事先没有预设到这个问题,他干咳了一声用来掩饰:“这种鸡鸣狗盗的事,你自然是做不来,陈士杰就不一样了,他哪有你人品贵重……”

史进看了陈士杰一眼,人已经睡着了。

他满目感怀几乎要流下眼泪,最终化作了行动,将一盘吃食推到祝耽面前:“殿下,你自己吃。”

祝耽端起一盏粥,猛然想起在密室里陈士杰说的那句话“你若是从没见过一个姑娘对你温柔,那她肯定没喜欢你”。

顿时一点食欲都无了。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状态:连载作者:小灭绝全文阅读

“小姐,皇后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贵妃娘娘请您去看脸。”好嘞。“小姐,丞相家的千金请您去看脸。”“不去。”“丞相我们也开罪不起啊。”“那是个事儿妈,我并不想她变好看。”因为,她是被尿憋醒的。。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