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15你若是敢逃,朕定是会拉你下地狱小说

15你若是敢逃,朕定是会拉你下地狱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3-07-29 08:09:50
疯批暴君,带崽夺妻状态:连载作者:叁拾尔立全文阅读

【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夏予记得陆淮钦曾经说过要与她相濡以沫,可转身之间,这男人为了权势,可以毫不心软地算计她,杀她。三年后再相见,他是万人之上的皇,她是无权无势的民。本以为是殊途,他却拽着她走过一片厚雪,将她逼入绝境,瞬息之间,又对她温言细语。他说:“阿迢,你再乖一点。再乖一些,朕一定对你很好。”他吻过她,软声哄过她,问她愿不愿意同他进宫。夏予自然不愿意。她当初是被美色迷晕了头,才会被他算计得一无所有。如今再见,她已决然同他不再有瓜葛。--夏予第一次逃出京城,就被陆淮钦抓到手。他不过威胁了一句要她生不如影影绰绰的烛光里,醉风楼旖旎无双。。

疯批暴君,带崽夺妻 精彩章节

陆淮钦听到人进来,抬眼看了过去。

见了一袭火红嫁衣的夏予,他笔尖的墨在字帖上晕开。

他眼底满是红色,再深处,也有许多平常难见的动容。

像是危石开始崩塌之际,落下的一点乱石,虽隐隐有地裂山崩之势,却可克制。

夏予未曾没有感受到他眼里的浓烈,虽然他有意半敛眸子,用长睫遮去情绪。

夏予被盯得有些难受,微微低头避开了他的目光。陆淮钦见状,才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找朕何事?”

夏予困惑,“不是你让何幸喊我来的吗?”

陆淮钦眉梢微挑,想到外头的林意笙,便知道夏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把笔搁起,端坐在椅子上,指尖习惯地轻轻敲着桌面。

“过来。”

陆淮钦把夏予揽进了怀中。

摸到她半身都是湿的,微拧了眉头又将人推开,“把湿衣脱了,架子上有朕的外衣,随意披一件。”

夏予早就不想穿这件嫁衣,连忙褪了外衫,还没拿到陆淮钦的衣服,先是打了一个喷嚏。

知道自己是要感冒了,拽了陆淮钦最厚的衣服便裹在了身上。

太大了,都拖地了。

夏予却不敢嫌弃。

这衣服一瞧,就知道是顶好的。不管是料子,还是刺绣,定是独一无二。

夏予受不了的,是他那清一色的黑。

“过来。”陆淮钦见自己的衣服到她身上变那么宽大,眸色又深了几分。

将人揽在怀中,手伸进里衣暗自比了一下她的腰。貌似比上次还要细了,陆淮钦把外衣给她裹紧,又比了一次,才稍稍满意了些许。

“那嫁衣穿的好看。”陆淮钦把她垂挡在眼前的头发捋了捋,声音越来越低,“下次再穿给朕看,只穿里面的。”

夏予脸颊绯红,抿唇低头。

陆淮钦非但不知羞,反将人搂得更紧,“等朕看完几份折子,一起用膳,晚上留在乾宇宫。”

“我有件事想求你。”

夏予终于要说林意笙的请求,陆淮钦也终于听她说明了来意。

陆淮钦一只手轻叩着膝盖,脸色虽然还是沉的,但却看得出不大高兴。

他晾了夏予这么久,今日送了东西去乐和宫试探一二。

听何幸说她来了,心底自是高兴。又见她穿了嫁衣,当真以为她是看清了局势,日后都打算安安稳稳留在宫内。

谁知是被何幸骗了来,还是带目的来求他的。

陆淮钦下颚绷的更紧,死死盯着夏予。似乎她只要开口求了,他便会将人吃了一般。

夏予会看脸色,但还是求了。“我想去救太子。”

“朕看你是想去外面同皇后一起跪着。”

“我听说那孩子与谦儿年纪一般大小?”

“怎的,你还以为是你儿子不成?”

“不是,我没有这样想。只是陆淮钦,孩子虽不是你的,可到底是条人命。才那个年纪,你忍心让他——”

夏予突然止住了话。

陆淮钦可以算计自己亲儿子,那别人的儿子又算什么?他忍心,他定是忍心看着那孩子去死的。

夏予心如刀绞,想到自己死去的孩子,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她真的有很努力很努力地不去想谦儿了,可总是因为种种原因回忆起。

她那么努力地将那段记忆封存,但实际上越是如此,越是根植,到最后难以拔除。

陆淮钦瞧着她欲落不落的泪,心底渐渐升起一股烦意。

直到夏予的眼泪掉了下来,他粗粝的指腹才抚了上去,将那滴泪抹去。

这一抹,女人的泪就像冰山之上的融雪,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

到最后,陆淮钦的手掌都湿了,还是止不住她的泪。

“阿迢,别哭了。”陆淮钦无奈。

不知这声“阿迢”是不是触发了夏予眼中的阀门,眼泪又迎来了一波高峰。

陆淮钦真是讨厌流眼泪的女人呐,可偏生对夏予的眼泪无能为力。

“朕应了,可以吗?”

夏予渐渐止了泪,看着陆淮钦,似乎在询问真假。

“君子一言九鼎,你害怕朕诓你不成?不过……”

陆淮钦上下扫了一眼夏予,“阿迢,再乖点,你若再乖一点,朕一定万事如你意。天上星海底月说来假了一些,可六月飞雪,冬日流萤,朕定是能给你弄来。”

“那——”

“除了出宫。”陆淮钦打断她的不切实际。

夏予吸了吸鼻子,面露几分不爽。

“不爽也无用。”陆淮钦捏她的脸,语气诡异:“朕话放在这里了,你若是敢逃,朕定是会拉你下地狱,要你生不如死。”

夏予看着男人眼底的偏执,寒意顿生,不想再议论这话题。

她乖巧地扯了扯陆淮钦的衣袖,声音软软的:“那我可以去看看那个孩子吗?”

“朕等你用晚膳。”

夏予点头。

出去的时候,林意笙还跪着。

奇怪的是,何幸本可以站在檐下遮雨,却偏要站在雨里。

夏予觉得,何幸若是不说话,只是看那张脸,是有几分文人气概的。

听星若说何幸是陆淮钦的侍读,出身贵族,以前并非太监。那此时身上的气质倒也解释的通。

“何公公,陛下同意了。”

何幸面露高兴,连忙让人带夏予去东宫。

夏予第一眼见到太子的时候,大约猜到陆淮去为什么能容忍这孩子当太子了。

因为这孩子长的太像他了,若不是他的,那也是陆家其他人的。总之,身上一定流了皇家的血脉。

听说陆淮钦还有一个弟弟,叫陆徊远。当初陆淮钦潜伏的时候,陆徊远替他拉拢各路人马。后来陆淮钦登基,陆徊远也一直替他征战四方。

那孩子莫不是陆徊远的?

夏予暗自揣测了一下,便一心救人。

“昏迷多久了?以前用过什么药?寻清楚的人把方子拿来,再同我细讲。”

夏予说完就把脉,面上端着,倒有几分让人信服。

这一场的诊断一直到戌时末才结束,早早过了用晚膳的时间。

夏予尽心救人,对于时间流逝浑然不知。

掐着时间又替太子把脉,夏予拧紧的眉头稍稍松了一些。

她替太子拿了一床被子,摸了摸他的身上,见还有虚汗,便替他擦拭了一下。

疯批暴君,带崽夺妻状态:连载作者:叁拾尔立全文阅读

【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夏予记得陆淮钦曾经说过要与她相濡以沫,可转身之间,这男人为了权势,可以毫不心软地算计她,杀她。三年后再相见,他是万人之上的皇,她是无权无势的民。本以为是殊途,他却拽着她走过一片厚雪,将她逼入绝境,瞬息之间,又对她温言细语。他说:“阿迢,你再乖一点。再乖一些,朕一定对你很好。”他吻过她,软声哄过她,问她愿不愿意同他进宫。夏予自然不愿意。她当初是被美色迷晕了头,才会被他算计得一无所有。如今再见,她已决然同他不再有瓜葛。--夏予第一次逃出京城,就被陆淮钦抓到手。他不过威胁了一句要她生不如影影绰绰的烛光里,醉风楼旖旎无双。。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