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61 剖一剖小说

061 剖一剖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2-07-24 18:28:35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许明意再度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回了十七岁身患重病奇怪的病的那一年。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逢凯旋而归——“路上救下的这位更年轻人长得颇好,送回家给孙女冲喜再不合宜但是。”便,陷入昏迷中被安排好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正版读者群:734187674(任意选择一本书粉丝值满2000进)一处隐于山脚下的清雅别院中,此时格外安静。。

如意事 精彩章节

“姑娘。”朱秀来到姐弟二人面前,微微垂首行礼:“公子。”

许明意点头,问道:“朱叔有事找我?”

朱秀微一点头,却未言语。

许明时适时地道:“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朱秀是许明意的生母留下的心腹,他作为弟弟即便关心许明意的事情,却也懂得不该什么事情都要插一脚的道理。

“这些时日小人依照姑娘的吩咐,一直都在暗中留意占家公子的举动。”

前院石壁旁,四下无人,身形高大魁梧的朱秀压低了声音道:“占家公子近来多是在家中温书,天不亮便起身,至深夜子时前后方才入睡,白日里亦甚少出门,看似并无异样之处。”

许明意思索了片刻。

占云竹已有秀才功名,今年便要考秋闱了,此人行事目的性极强,为了秋闱这般上心再正常不过——

“可是当真半分异样都没有吗?若有其它细节,朱叔切也要告知于我。”

当然她也清楚,所谓监视,只朱叔一人,本也不可能做得到无一丝遗漏之处。

“占家公子这边小人确实没有什么发现,但占大人那边,倒有所得,只是不知对姑娘有无用处。”

他不知道姑娘要他监视占家公子的目的何在,但他心思尚算缜密,并非是如秦五那般,主子吩咐什么就只会一味埋头苦干不懂变通之人——

在确保占云竹不会外出的时候,他腾出了部分精力去留意了其父占潜。

“朱叔请说。”

“占潜此人,小人曾亲眼见过他趁夜吩咐心腹,前往夏府送去过信函,半月之内,足有三次之多。”朱秀道:“由此看来,占家表面看似中立清高,不与人结党,暗中却似有攀附夏廷贞之意。”

至于为何说是攀附,而非效力——占潜一个芝麻大点儿的小官,夏廷贞堂堂内阁首辅岂能看得上眼?

许明意听出他话中之意,却并不赞同。

确实,如占潜这等小官,想攀附夏廷贞者不知凡几,若能借中间之人扯上一星半点的牵扯,于许多人而言已是天大的荣幸了。

可夏廷贞不将那些人看进眼中,不外乎只有一个原因——对他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用处。

但占潜不同。

占家与镇国公府走得颇近,其子占云竹同她青梅竹马,更是自幼被她二叔收作弟子。

不起眼的小棋子,若放在合适的地方,也能有大用处——

她此前便曾想过,若无幕后推手,单凭区区占家,根本不足以毁去镇国公府……

而上一世,镇国公府轰然倒下之后,占云竹一路平步青云,迎娶夏廷贞幺女夏曦为妻,可谓风光至极。

如今结合方才朱叔所言来看,又可见夏家与占家往来,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而占云竹这数年来一直通过柳宜在探听镇国公府大小事宜……

直至此时,她几乎已经可以断定夏廷贞同上一世他们镇国公府被构陷之事难脱干系。

至于夏廷贞这么做,究竟是出于排除异己,还是得了什么人授意或是默许,眼下固然尚无从查实——

但是,由她今日在东宫中所闻之事来看,似乎也不难猜测了。

一个可以对亲子下手之人,大可以这世间最大的恶意去揣测。

许明意交待了朱秀一些话之后,径直去了镇国公院中。

太子被害真相,她自该当作从未听过,但那是对外——

她可以将此事瞒着任何人,却断不能连同祖父也一并瞒住。

她还需借此,让祖父心中时刻保持警醒。

镇国公此时正打算歇午觉,听闻孙女来了,忙去了外堂中。

今日上门的那个敬王世子废话太多,他为了让对方少说几句,只能不时劝酒,因此自己也喝了不少。

“今日是被皇后娘娘留下用膳了?”镇国公在椅中坐下,望着行礼的少女笑着问道。

许明意点头,道:“祖父,我有要紧的话要同您讲。”

镇国公眼中清醒了些许,抬手屏退堂中伺候的仆人。

又吩咐秦五在外面守好四下。

“今日孙女随皇后娘娘去了东宫看望太子殿下……”

许明意坐下后,简单扼要地将事情说明。

镇国公听罢脸色微变,低声正色问道:“太子当真是这么说的?”

“孙女决不会听错。且太子受惊之态,断不似、也没有道理作伪。”

镇国公皱眉沉默了片刻。

才道:“我此前也并非全无猜测,只是因诸多思虑而打消了这个怀疑。皇上看似待人接物仁善温和,然从其登基后的诸多举措来看,倒也并非是真真正正的执仁政者,因此我心中也不曾将他全然看作一位仁君……”

“太子朦胧中所言,是认定皇上是因荣贵妃有孕之事,才将他视作了未出生皇子的绊脚石。”许明意道:“但这只是一个孩子听到了一些不知真假的传言之后,生出的想法,并经不起仔细推敲。”

镇国公点头。

“不错。”

皇上确实不可能因为一个未出世,还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而对太子下死手。

便是将此说成未雨绸缪,都显得过分荒诞。

“若当真是皇上设计了这一切,那么他的目的,只能是敬王世子。”镇国公眸光微沉:“确切来说,是敬王。”

许明意点了头。

敬王府的惨剧,她上一世是亲眼见证过的。

“可皇上为何独独要对敬王下手?”她不解地问道:“先帝有四子,皇上为长子,下面三位王爷,唯独敬王是其一母同胞的亲弟。”

她不觉得这是偶然。

此次一同进京的还有湘王世子。

至于燕王——

如今世人皆知,燕王至今无子。

镇国公喝了两口茶,将茶盏稳稳地放下。

“或许是因为燕王。”

出于谨言,他平日里从不与人谈这些,便是亲生儿子也不例外,但今日既同孙女说到了此处,且将此事仔细剖一剖便是。

“燕王?”

许明意有些意外。

这同燕王又有何干连?

上一世敬王府出事之后,驻守北境的燕王那边并无动静——反而是他们镇国公府被牵扯了进去。

她只能猜测着道:“祖父之意,是指皇上意在借此震慑提醒燕王?”

“只怕不仅如此……”

或是思及旧事,镇国公的目光逐渐有些悠远。

如意事状态:完本作者:非10全文阅读

许明意再度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回了十七岁身患重病奇怪的病的那一年。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逢凯旋而归——“路上救下的这位更年轻人长得颇好,送回家给孙女冲喜再不合宜但是。”便,陷入昏迷中被安排好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正版读者群:734187674(任意选择一本书粉丝值满2000进)一处隐于山脚下的清雅别院中,此时格外安静。。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