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安魂师与八神器》第八章、沙漠小说

《安魂师与八神器》第八章、沙漠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1-02-23 23:05:30
安魂师与八神器状态:已完成作者:阅读王全文阅读

《安魂师与草薙京器》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怀曼,斐安,碧朵,威利,丹尼,雪熊,柯亭,伊妮德,达仑之间的故事。安魂师与草薙京器约8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安魂师与八神器 精彩章节

怀曼斐安小说名字叫做《安魂师与八神器》,这里提供怀曼斐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安魂师与八神器小说精选: 斐安刚开始睡得很浅,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半夜的时候觉得周围的空气温度下降了不少,仿佛置身于冰库之中,让她不由自主地把自己抱得更紧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她,但她累得睁不开眼,不多久就被温暖怀抱,斐安这才舒舒服服地沉沉睡去。睁开双眼,眼前白白的一片,还有一股臭臭的气味,斐安眨眨眼清醒了一下,揉揉眼睛坐了起来。躺在她旁边的是母雪熊,她的怀中缩着可爱的小雪熊。昨晚的温暖是它们吗?看着将她围在墙边为她挡风的…

斐安刚开始睡得很浅,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半夜的时候觉得周围的空气温度下降了不少,仿佛置身于冰库之中,让她不由自主地把自己抱得更紧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她,但她累得睁不开眼,不多久就被温暖怀抱,斐安这才舒舒服服地沉沉睡去。

睁开双眼,眼前白白的一片,还有一股臭臭的气味,斐安眨眨眼清醒了一下,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躺在她旁边的是母雪熊,她的怀中缩着可爱的小雪熊。昨晚的温暖是它们吗?

看着将她围在墙边为她挡风的雪熊母子,斐安浅浅一笑,轻轻拿起背包,念了一声“跳”,越过母雪熊庞大的身躯,稳稳落在外面。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洞口。外面的天气很好,好像昨天那场暴风雪是斐安的幻觉。天蒙蒙亮,其实并不太适合出发,但她已经耽搁太久了,不得不早点出发离开雪原,前往下一个地形。

她回到雪熊身边,从背包里把所剩无几的饼干几乎全部倒在了地上,自己只留了两三块,然后越过母雪熊揉了揉小雪熊的头,小家伙扭了扭又昏睡过去。

“谢谢你们。”临走时斐安轻声说道,也不管它们听不听得到听不听得懂,没想到自己竟是从野兽身上体会到久违的温情。

出了山洞后,路途上竟异常顺利,令斐安都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就这么放过她了?不,应该不是,或许是有什么事绊住了,让他无暇顾及自己?不管怎么样,她终于走出了这片雪原。

在休息平原区,斐安稍作调整,然后走到了下一个地形的入口处。

不出她所料,果然是沙漠!这里将是她最后的挑战了!

此刻太阳刚刚起床,要是想要活着出去的话,在太阳再次回去睡觉前,她必须走出这片沙漠!

踏进最终的试炼场,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从满眼的白色到如今满眼的黄色,斐安还稍微有点适应不过来。

日光还不太强,她向前走了几步,回头,不同于在雪原,她的足迹迅速被风和沙吹走了。脚下的沙石很柔软,却让她有种会被吞噬的感觉,心里不安感顿生。

沙漠中只有沙,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斐安惴惴不安地前进。才走了一小会儿,额头上和鼻尖上已然冒出了汗,现在还只是清晨,这要是到了正午该有多热啊!

她深深吸了口气向前望去,广袤无垠的沙漠,安静得像是一片沉睡的海,被阳光洒射到的地方如同镀了一层薄薄的金,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远处的沙丘一层一层铺展开,连绵起伏,微风吹过,皱起一池沙浪,复又一泻如注。

这是斐安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被这壮丽却又苍茫的景象惊住了,呆呆地站定许久才缓缓舒出了口气。

一边赶路,一边欣赏着沙漠壮观的景象,斐安忽然想起醉酒后的怀曼和她说的一个故事。

在哈尔莫内王国南部有一个被称作阿兹尔沙漠的地方,那是大陆上最大的沙漠。听说那里有沙漠之神,怀曼年轻时曾踏上过那片土地,不,准确说来是沙地。

历经艰辛,他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神,但令他失望的是,那并不是什么神祇,而仅仅是一个无法获得解脱的魂。也就是说,他在身死后,身上原本应该进入轮回圈的魂困在了这里。

按照斐安曾读过的关于东方魂师的书中内容来说,在东方,这种身死后而未入轮回的魂被称为鬼,这个所谓的沙漠之神就是一种鬼。这只鬼的名字叫塞特,按怀曼口述的说法,塞特被黑暗吞噬成为了怨魂,终日在阿兹尔沙漠中徘徊。

而当怀曼想要进入塞特所在的区域时,他会突然用沙石组成一具形体来阻止他,年轻气盛的怀曼就和塞特纠缠了很久,一直到傍晚,塞特先停手了。就当怀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天边出现了让他一生难以忘怀的景象。

落日的余晖将云朵晕散开,像鱼鳞一样细细层叠着,疏密不一,每一片鳞片各有一种颜色,由这些云又组成不同的样子,开出朵朵形态各异、颜色不同的花来。

这些还不是最震撼的,当晚霞映照在沙丘上时,红色与黄色的碰撞变化出更多梦幻般的光。有时烈焰如火,像红色裙子的多情妩媚少女在沙漠中跳起了旋舞;有时则金光闪耀,像端庄优雅的女神,优美的身姿绚丽夺目,让人移不开目光。

当时,仅凭怀曼的描述,斐安就已听得如痴如醉、歆羡不已,接下去的故事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那些瑰丽的霞光是由另一个魂变幻出来的。原来塞特的挚友长乘因为他的缘故而葬身此地,他跑到阿兹尔沙漠乞求得到长乘的原谅,却迟迟得不到回应。久而久之他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长乘是因我而死,那么我就在这里永远陪着他吧。

“那霞光是长乘变的?”斐安那时迅速抓到终点,看向还在继续喝酒的怀曼。

怀曼点点头,拿起桌上的兰花豆放进嘴里:“长乘并不是不原谅他,而是无法将原谅他的信息传递给他,结果塞特就死在了那里,并且成为了怨魂。长乘只能每日黄昏时化身为晚霞,用美丽的景色来陪伴塞特。”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无论斐安怎么威逼利诱,怀曼始终都不肯说出最后他怎么通过了塞特所在的地方,长乘因塞特的什么事情而亡,又为什么也没有进入轮回圈。

可惜,不能在这片沙漠中看到晚霞的景色,斐安从回忆中慢慢走了出来,等出去后,一定要去一次阿兹尔沙漠。

尽管这么想着,但现实情况却是越来越糟糕了,气温不断地上升,斐安想节省水都没有办法做到,完全控制不住拿水壶的手。

而且就算有水,这样的高温也是很难挨过去的。斐安走了那么久,渐渐有点头晕眼花,便又不自觉地喝了一口水,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出去?

她摇摇脑袋,定睛往前看,前方居然出现了一片绿洲,怎么会有绿洲呢?不,仔细看的话,绿洲的样子模模糊糊、摇摇晃晃的,可能是海市蜃楼?

太阳此时已悬在头顶,晒,暴晒。斐安像一条脱了水的鱼,人已经萎靡不堪,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使自己的头脑一直保持清醒,到极限了吗?自己就真得到此为止了?不,不行,绝对不行,自己承诺过的,向妈妈,向怀曼承诺过的,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斐安晕乎乎地将手伸进长袍,去拿自己最喜欢的那柄怀曼给她的小刀,但是还没有碰到,人已经失去意识向后倒了下去。

“斐安,妈妈回来了!”

五岁的斐安听到那温柔的声音,开心地放下书,跳下椅子,小跑着冲到门口。

“妈妈!”斐安扑到伊妮德的怀里,妈妈的怀抱让她感觉很温暖很舒服。

“斐安有好好吃午饭吗?作业写好了吗?”妈妈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

“有!”斐安跑回房间拿出了本子,“这些我都写完了!”

伊妮德没有去看她的作业本子,而是仔仔细细将女儿全身上下检查了遍,确定没有受伤后才道:“斐安去把写作业的桌子整理一下,洗好手帮妈妈来准备晚饭吧。然后等爸爸回来了我们就一起吃晚餐好不好?”

“好!”斐安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乖乖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书本放回书架上,搬了小凳子站在上面,涂上肥皂好好洗手。

刚冲掉泡沫,妈妈突然叫道:“斐安,过来一下。”

斐安赶紧擦干手,小短腿“蹬蹬蹬”跑到厨房,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地看向妈妈。

伊妮德蹲下,盯着斐安:“斐安,跟妈妈说实话,今天你只热了午饭,做了作业吗?”

斐安一呆,迅速瞥向地面:“……对……”

“没有做过其他事?”

“没、没有……”

伊妮德轻叹一声,站了起来,毫不掩饰失望之情道:“斐安,知道妈妈最讨厌什么吗?最讨厌撒谎!”

斐安一惊,小脸皱了起来,可还是没有坦白出来。

伊妮德摇摇头,不再理会她,转身去做晚饭。斐安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妈妈不理斐安了,妈妈讨厌斐安了,想着想着眼泪涌了上来在眼眶里打转。

“伊薇!斐安!我回来了哦!”

听到声音,斐安原本下着雨的心情一下子转为多云,连忙跑到门口,冲来人扑上去跳了起来:“爸爸!爸爸!”

她的爸爸叫柯亭,名字很奇怪,因为他来自东方大陆。斐安的头发和眼睛颜色就是继承了他的,全部都是黑色的。

尽管刚来这里的时候,她和爸爸都遭人嫌弃过,说他们的黑色眼睛和乌黑的头发完完全全是死神的样子,可斐安一点都不在意,她觉得黑色真是漂亮极了。而且爸爸在这里生活多年后,有些人已经慢慢接受他了。

爸爸是一个知识渊博、幽默风趣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他的!

安魂师与八神器状态:已完成作者:阅读王全文阅读

《安魂师与草薙京器》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怀曼,斐安,碧朵,威利,丹尼,雪熊,柯亭,伊妮德,达仑之间的故事。安魂师与草薙京器约8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