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打破平静的信小说

第九章 打破平静的信

来源:丫丫梅文学网 时间:2022-05-14 23:44:03
穿书追凶状态:连载作者:薇花奈落全文阅读

醒过来后,意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部推理小说中,本我以为明白了这本书的内容,就能顺利抓到凶手,谁知剧情全变了……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个人倒在地板上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念头。。

穿书追凶 精彩章节

一天管家飞利浦费恩在一堆邮件中发现了一封写给已故艾隆老爷的信。就算是在艾隆老爷过世之后,这种情况也不罕见,所以他就将这封信交到了当时一家之主的埃琳娜小姐手上。

埃琳娜小姐虽然一脸不悦,但是觉得这封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然而就在飞利浦管家离开房间正准备上关门的时候,却听到埃琳娜小姐的尖叫声,然后飞利浦迅速的跑了回去。

飞利浦跑到房间内看到埃琳娜小姐颤抖着躲在远处,而刚才的那封信被丢在地板上。飞利浦捡起掉在地上的信,一面安抚着埃琳娜小姐,一面查看着信的内容。信是由两部分组成的,第一页的内容只有一行字。

<记住布莱特的诅咒>

第二封信写的内容就是之前提到的《安妮的下午茶》的全文。

<星期一快乐的周一穿新衣

星期二远方的朋友送来了包

星期三好朋友一起搬椅子

星期四我摆好了所有的咖啡杯

星期五我来给你倒咖啡

星期六另一位朋友递我糖

星期日我们谁来切蛋糕

漂亮的安妮,最喜欢喝咖啡>

这两封信都是通过剪切和粘贴报纸和杂志上的文字制作而成的。

听到埃琳娜尖叫声就跑过来的阿曼达和艾达看到信的内容也是面如土色,随后阿曼达立刻把信和信封揉成一团,扔进了壁炉里烧掉了。

本案最重要的证据之一,就这样被烧掉了。虽然事后警长也安排人手去调查了寄件人的信息,可惜的是那只是个假地址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对于这封来信,大家都认为是低劣的恶作剧而已,甚至懒得向警方报案。

但就在一周之后,这种警告发展成了最严重的后果。

那天午饭时分,在庄园借宿的奥德丽夫人想起要与埃琳娜商讨一些事情,但是在整个庄园内都找不到埃琳娜的身影。

奥德丽摩根夫人是这三个姐妹的姑姑,几年前带着她的儿子科尔顿摩根来到庄园并一直住了下来。

明明早饭的时候大家还都在坐在那里,但是在那之后不管是女仆还是管家都没有再看到过埃琳娜。大家找遍了庄园的房间、客厅、厨房、书房,甚至连庭院也都找了,仍然没有找到埃琳娜。

埃琳娜做事一丝不苟,从来不会忘记约定,更不可能一句话不说的就出了门。管家飞利浦问了在前门修剪树木的园丁哈里,但是他也说没有看到埃琳娜小姐出去。

后来,奥德丽夫人报了警,但据说从那时开始,她就预感到这座庄园里要发生不得了的事情。不过其他人都没有多想,告诉奥德丽夫人说,埃琳娜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的让她不必担心。不过只有奥德丽夫人仍在继续寻找埃琳娜。

奥德丽夫人在怀特三姐妹已故母亲的房间里,发现一件裙子的下摆从壁橱的门缝中伸出来。

奥德丽夫人原本以为是哪个懒散的女仆没有整理好衣服,便走上前去打开了壁橱的门。

随后,奥德丽夫人疯狂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庄园中。

埃琳娜的遗体就像布娃娃一样从壁橱里掉到了地板上,所有在场的人都吓坏了。

后来根据警方的调查显示,埃琳娜是被一根细细的绳子加害的,但是在发现遗体的现场并没有找到那根绳子。取而代之的是挂在壁橱内一件外套的袖子系在了埃琳娜的脖子上。

而让房间里所有人背后发凉的是那张放在外套口袋的纸条。纸条上面看着像是用左手匆匆写下的潦草字迹。

<快乐的周一穿新衣>

这是《安妮的下午茶》里面的一句歌词。

可能庄园内的人还没有察觉到什么,但其实推理小说《绝望者之歌》的连环凶案已经正式开始了。

在遗体与留有歌词纸条的双重打击下,庄园内的人们惊恐不安,此刻仿佛大家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一般。

随即,大家想起在一周之前邮寄来的那份不详的信件,众人面面相觑。

“这一定是布莱特的诅咒所做的!”

阿曼达用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打破了寂静。

当然,警察们并不相信有鬼或是诅咒。他们无视了阿曼达的言论。

不过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信息就是那个名字“布莱特“。

随即,对警方来说似乎非常重要的信息传来:一周前邮寄给庄园的警告信。在人们的传言中,流传着怀特家族和布莱特墨菲的关系。包括布莱特墨菲破产以及复仇等等流言蜚语也许是动机之一。

埃琳娜的遗体被带到外面进行尸检,对庄园内所有人的不在犯罪现场调查随即展开。

当然,凶手也许可以翻墙进入庄园后进行作案,但没有任何人从外面闯入的迹象。也没有人提到看到一个陌生人在庄园里闲逛。况且凶手不太可能因为无聊而做出精心设计的行迹。

比如引诱埃琳娜到已故夫人的房间里,并加害了她。再将她的遗体挂在衣柜里并留下歌词,最后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离开庄园。

综上所述,这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庄园里某一个人犯下的罪行。警察们反复询问这里的所有人那个时候都在哪里,在早餐到发现遗体之前都在做些什么?

然而在调查的第一天,警察们并没有得到需要值得注意的事情或者线索,因为没有人能提供可以称之为不在场证明的证词。

庄园内的人一如往常。早餐后阿曼达、艾达和吉米怀特都声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没有人能证明这一点。

奥德丽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着和埃琳娜商量一下于是她一个个房间找着埃琳娜。管家飞利浦菲恩正在三楼的书房里写信。

音乐老师康纳斯密斯声称自己在客厅的钢琴前,但没有人听到。对此,康纳斯密斯回答说他没有弹钢琴是因为他太忙于阅读。

奥德丽夫人的儿子科尔顿摩根说,他在谷仓里玩,但因为他的口齿不清很难听懂。科尔顿年轻时得了重病,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是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

厨师奥利芙罗兰夫人在厨房准备午餐,三个女佣帮忙打扫厨房和打扫房子。

也有两个人或更多人在同一个房间的情况,但这对陈述没有帮助,因为每个人都不关心对方,而且一直在走动。唯一有不在场证明的是正在前门前修剪树木的园丁哈利,而这也不是其他人一直盯着的重要人物。

毕竟,任何人都有机会加害埃琳娜。

这座庄园里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靠近埃琳娜,就算是一个比较柔弱的女人,从埃琳娜身后在她的脖子上系一根绳子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加害她。

在调查了一整天之后,并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或者是证词。

所以警方对于目前的调查进展十分头疼。

穿书追凶状态:连载作者:薇花奈落全文阅读

醒过来后,意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部推理小说中,本我以为明白了这本书的内容,就能顺利抓到凶手,谁知剧情全变了……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个人倒在地板上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念头。。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